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0章 这次到我了
    大地成片成片地拱起来,仿佛下面有成百上千条巨大沙虫在涌动。轿车大小的大冰块如同沙粒,轻易被抛飞到半空,然后再爆散成更为细小的碎块。

    一个小号的环形山,就在众人眼中形成。

    除此之外,到处是飞散的烟尘与冰渣,什么都看不真切。

    这一击的效果杠杠的。

    传说中,一发陨石要了地球上无数恐龙的命,地球直接进入冰河时代。

    艾露恩的全力一发星辰坠落,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也直接大地改貌。

    所谓的天崩地裂,莫过于此。

    “哇塞!不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好厉害。”

    这距离,看上去有点近,实则也有个两、三公里,正是看烟花的好距离。

    烟花这玩意,近了看其实效果不好,是有点距离能看到全貌才爽。杜克一个响指,他家的半神女仆就从储物袋里搬出桌椅,他就这样带着一群莺莺燕燕坐在阿尔卡冯的宝库大门口,当吃瓜群众。

    明明是杜克策划了坑人大计,事成后自己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吉安娜也被杜克笑哭了:“说得跟你无关似的……”

    “阿尔萨斯好好躲在他的乌龟壳里,不就跟我无关咯。我只不过来旅个游,顺便打打秋风,犯得着那么大阵仗出来吓人吗?还冰做的天梯。”

    旁边众女听到后都吃吃地笑着。

    杜克还有半句没说出来的话是:“我都没你这么装逼。”

    于是乎,以惩罚邪恶之名,杜克直接让艾露恩给二傻子天降正义了。

    希女王有点儿小幽怨:“就不能直接把阿尔萨斯砸死在这里么?”

    杜克略带遗憾地摇摇头:“如果可以,我可不会放过他。可惜不行。”

    杜克用手指着阿尔萨斯所在的地方。

    那边,片刻前还紊乱不堪的沙尘乱流一下子变得有序起来。

    有什么东西,以一股更加强绝的气势,破开元素与尘土的乱流,冉冉升起!

    烟尘被冲开了。

    一个仿佛一座体育馆那么巨大的半透明半实质的冰骷髅头出现了!

    无法形容这倒是怎样一个存在。

    极恶?

    可怕?

    还是难以形容的恶心!?

    在看到这个虚幻冰骷髅的刹那,吉安娜心中对阿尔萨斯童年时最后一丝美好印象都消失了。

    那个冰骷髅最贴切的形容就是邪恶的聚合物。

    千千万万惨死在天灾军团下的智慧生物冤魂,全都被束缚在霜之哀伤里面。

    正义的信念可以形成圣光。

    极恶者的祈祷化作最深黯的怨念,再混淆了冤魂,就会形成这种不容于世界的邪恶之物。

    这种只能用天量来形容的恐怖负能量,就是阿尔萨斯最大的依仗。

    当然,还有冰元素界。

    “你竟然又一次不要脸地围攻我!?杜克*马库斯!”阿尔萨斯非常狼狈,那套蓝黑色的神秘铠甲上有着明晰的裂纹,冰彻的声音虚弱了不知多少。纯粹就是心中那股怨恨,让他再次恨恨地喊了出来。

    “噗!”杜克没节操地笑喷了,带含神性的声音马上回传了过去:“说得好像天灾军团哪次出战不是靠数量一样。有本事在中立地跟我单挑啊!出了诺森德,地方随你挑。”

    “哼!不用那么麻烦!”

    没想到,阿尔萨斯居然还不死心。

    脚下一抖,刚刚崩溃的冰桥再次重塑,阿尔萨斯就往杜克这边杀过来。而且远在千米开外,已经一个大号冰骷髅丢了过来。

    那是从巨大的怨灵聚合物骷髅里分出来的冤魂炮弹!

    “真的是不长记性……就让我再一次勾起你灵魂深处的恐怖记忆吧。”杜克淡淡笑着。

    伫立在貌似废弃了无数年月的冬拥湖要塞正中间的大道上,杜克迎风而立。

    在足足有十层楼高的巨大骷髅虚体面前,他的身躯显得无比渺小。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蚂蚁不自量力地向大象发出掰手腕挑战一样可笑。

    咋看上去,杜克必定会被巫妖王恐怖的冤魂之力碾碎成齑粉。

    可是,无论是杜克的女人,还是围观的联盟将士,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任何的惊骇,反而大多是等着看戏的表情。

    杜克出手了。

    看上去有点粗糙的手凭空伸向那颗虚幻的骷髅。

    明明看上去一人,一骷髅,在体积上完全不成比例。

    这只手上展现出一种通天彻地似的魔力——杜克身后的半空中,同样有无数闪烁着奥术特有的紫蓝色光辉的能量脉络呈现出来。从千万化为十百,不停百川入海般汇聚在一起。

    当最终这些仿佛魔法回路的魔力线束汇聚到杜克的手臂上时,手掌呈现出紫电似的光芒。

    杜克看似轻而易举地将整个骷髅抓在手心中。

    在他手中,骷髅飞速缩小着,内里奔涌狂窜的灵魂全都被约束在一起。

    张牙舞爪的冤魂们像是碰上了一个无形的囚笼,在那种同样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壁障上,纷纷折射回去。

    旋即,杜克的五个手指头上,每一块指甲都亮出了神圣的金光。

    站得近的人,甚至能听到渺渺中有牧师晨祷的祷言声。

    冰冷刺骨的白色骷髅最后似乎张大了空荡的下颚,要发出最后一声哀嚎,可惜在刺眼的金光中不过微微一晃,狰狞的骷髅就发生了变化。

    他变成了一张人脸。

    五官相当模糊,只能依稀辨认出五官的所在。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这样脸上,每一个部件的位置,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如果说刚才的骷髅是最最邪恶残暴的凶徒,那么现在的人脸就是最最虔诚平和的信徒。

    周围的温度霎时间变得温和起来,所有的冤魂都变了颜色和形态,变成一个个小小的黄色光点,好像萤火虫一样渺小而温馨。光点很快聚成一团温暖的光球,最终被杜克的手牢牢地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

    杜克脸上依然挂着笑意:“阿尔萨斯!还有什么招数想耍出来么?有的话,要赶紧了,不然等会儿就没机会咯!”

    这一次,是杜克向阿尔萨斯迈出脚步了!

    -----------------------

    气温急降,我重感冒跪了……

    顺便推一下老胡的书《恶之破碎》,完本保证……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