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1章 【霜之哀伤】之怒
    阿尔萨斯的脸霍然变色。

    全罩头盔果然是个好东西,如果没这玩意,估计连他的部下都会因为老大的脸变色而动摇。

    阿尔萨斯立马发现,自己正在失去部分冰霜元素的掌控权。

    “你……”

    “嘿嘿!”杜克冷笑不止。

    魔网本身就是存在于艾泽拉斯世界不同维度空间里的能量网,之前无法顺利入侵诺森德,就是因为这里所有元素的主导权都被固化了。

    冰霜元素是四大元素里最不活跃的,在正常状态下,要这些习惯了巫妖王指令的元素叛变,简直比兽人叛投人类还难。

    靠近冰冠冰川的地方,更是阿尔萨斯主场中的主场。

    想要鸠占鹊巢,首先有一个前提——主人家不在,或者主人受到了重创。

    利用阿莱克斯塔萨喷二傻子一脸龙息,外加艾露恩再来一发陨石,阿尔萨斯的伤绝对不轻,但想他伤重挂掉……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杜克现在所做的,就是趁着阿尔萨斯衰弱之际,抢夺冰冠冰川外围的冰霜元素控制权,挖二傻子的根。

    作为魔网半神,杜克最强的自然是奥术元素,其次才是冰霜与火焰两系。他的冰霜掌控力绝对不弱,只是相比起来没那么强。

    阿尔萨斯虽有地利,却是死亡骑士兼职部分法师,而且冰霜那部分能力,还是耐奥祖变为巫妖王之后,从火焰掌控改为冰霜这样转化过来的。毕竟耐奥祖本身先是个萨满,然后是术士。

    一个玩火出身的术士,能把冰霜元素玩得这么顺溜,还在灵魂融合之后把这部分能力全给了阿尔萨斯,这也算得上是天赋惊人了。

    可惜兼职的始终不如本身就是干这行的。

    在凡人看不到的元素疆界里,一场战争正在杜克和阿尔萨斯之间展开。趁着阿尔萨斯受创之际,属于杜克的冰霜元素正在狂暴突进,不停用分进合击,声东击西等手段,闪击属于阿尔萨斯的冰霜领域。

    仿佛割肉一样,每次像割韭菜一样把冰霜元素割下来一大片之后,没一会儿杜克就会彻底驯化这部分的冰霜元素,再来攻击阿尔萨斯的冰霜元素的地盘。

    杜克在玩的,就是法爷版本的滚雪球。

    不光如此,一股惊人的气势正在远方腾起,阿莱克斯塔萨正在拍打着她那对遮天蔽日般的红色双翼,高速向这边杀过来。

    庞大如小山的身躯,闪电般掠过长空,怒涛排壑般荡开半空的风雪,吹散卷积的冰云,眼看最多就那么一分钟多点,她就能杀到跟前。

    同一时刻,冬拥湖正上方的天空中,厚厚的云层早已荡开。

    不,看上去整个大气层仿佛已经被破开一个巨大的空洞,在这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冰冠冰川地区,赫然可以毫无障碍地看到星空。

    艾泽拉斯特有双月之一的艾露恩,正在密切注视着阿尔萨斯。

    远方,缥缈虚幻的祷言声正在若隐若现地传来。

    在飞空战舰上,刚才全力一击已经让泰兰德有点儿脱力,此时是珊蒂斯取代了她的位置,正在船头念动祷词,卖力地准备下一发。

    再联想到奥杜尔最近的不稳迹象……

    阿尔萨斯苦逼了。

    他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

    如果他坚持在这里迎击杜克,再等一会儿的话,分分钟就是被围殴至渣。他有那个自信凭着诺森德的地利怼死杜克,却没把握在杜克、艾露恩以及阿莱克斯塔萨三个踏入神域的绝顶强者手上讨好。

    若是他放弃,他的感情又受不了。身为一个王者,却被情敌加死敌的家伙堵在家门口,别说他一直自诩是洛丹伦正统,这样下去恐怕连诺森德都保不住。这种憋屈,简直让他要疯掉。

    正在此时,曾经属于耐奥祖那部分的理智开始占据了阿尔萨斯灵魂的主导地位了。

    如果说弑父杀师的阿尔萨斯是那种典型的怼天怼地怼万物的勇气典范,那么耐奥祖就是苟活流的代表人物。

    一开始被基尔加丹忽悠了发动对德莱尼战争,吼了两嗓子挑拨起兽人的怒火之后,自己就抽身离开,连权力都不要了,然后让弟子古尔丹钻了空子,控制住整个部落。

    旧部落犯下大错,还把整个诺森德星球的星核都榨干了,当诺森德开始变成死星,而旧部落又远征艾泽拉斯被团灭之时,耐奥祖才发现大事不妙,跑来出任第三任部落大酋长,组织一次半吊子的远征。被杜克灭了,又想跑去宇宙某个角落躲开基尔加丹。

    倘若把耐奥祖丢到《绝地逃生》这款游戏里,估计他就是那种一枪没开,苟活到最后2人,差点实力0杀躺鸡,却在最后关头自己摔死的倒霉鬼。

    反正,融合了耐奥祖的灵魂,让阿尔萨斯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实际上也削弱了阿尔萨斯的锐气。

    阿尔萨斯变得更加……懂得审时度势。

    在英勇锐气的那个性格做出的决定被证明是失败之后,冷静睿智的阿尔萨斯做出的判断就是——撤退!

    微微抬首,遥望星空中硕大的月亮,阿尔萨斯放出了一句狠话:“杜克*马库斯,我在寒冰王座那里等你!”

    说罢,整个人隐没在一个突然生成的寒冰龙卷里面,他脚下的冰桥拐了个180度的弯,随即转头,把阿尔萨斯承托去天谴之门……

    “他……这就走了!?”希尔瓦娜斯美丽的面庞上有着无法掩饰的愤怒。

    杜克叹气:“还是没能逼出他最后的那一招。”

    吉安娜问:“哪一招?”

    杜克一面凝重,不再有任何笑意。

    “那是真正的怒火。阿尔萨斯10年前横扫洛丹伦大陆,那把邪恶的符文剑吸取了两块大陆上亿生灵的灵魂,从最弱小的兔子,到最强大的巨龙。无数的冤魂造就了天灾军团的恐怖。这也是我们最为忌惮的。如果正面承受一击,不论是我还是阿莱克斯塔萨,还是艾露恩,估计也会直接陨落,永不超生。”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