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8章 我的姓氏是风行者
    狂风卷起。

    风暴看守者艾玛尔隆身上的蓝色泰坦符文一闪,立马掀起十二级台风似的龙卷风暴。

    猛烈的风暴让艾玛尔隆巨大的身躯看过去都觉得有点模糊,要知道希女王跟这个八层楼高的巨人相隔不过二十米啊!

    “凡人,既然你选择挑战自我,追寻神域之路,那么就用你的身躯好好感受一下风暴的伟大吧——”

    巨人轰隆隆的声音完全跟雷鸣融为一体。

    不知从何而来的乌云笼罩了整个半球形大殿的穹顶,黑压压的,相当吓人。

    更让希女王脸上铁寒一片的是,她赫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攻击手段。

    那种级别的烈风,箭矢刚离弦就会出现偏斜,什么弓技,什么抛物线都没用,这就是纯粹的元素领域的碾压。

    除非在元素领域上取得突破口,否则艾玛尔隆对于她来说就是个无解的存在。

    后退后退,再后退。

    游侠引以为傲的闪避能力在这种广域范围伤害面前毫无意义。精灵单薄的身躯只要被扯入风暴范围内就只有灭亡一路。

    “切。”希女王狠狠地啐了一口。

    龙卷风暴的范围在艾玛尔隆的大笑声中不断扩大。从开始只占大殿中心,变成了一个大圆。

    本来开始希女王还有一个圆环可以游走,到最后几乎变成一条窄窄的圆线。

    诚然,她可以原路推出这座大殿,但对她来说这就是最惨烈的失败。

    她可以闪避,可以退开,绝不可以逃走。

    因为这就是她的路,她的强者之心,她最后的倔强。

    本来,她大可以像黑暗之门事件发生前,当个薪水小偷。

    哪怕她当了女王,也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政客。

    甚至躲在杜克怀抱里,当个幸福的小女人。

    反正有姐姐,有杜克,可以当她遮风挡雨的保护伞。

    “路——可是我自己选的啊!”仿佛是自嘲,又像是某种自我催眠,说完这句话之后,希尔瓦娜斯整个人充满一种近乎殉道者的精神光辉。

    看得远处的杜克一阵揪心,更不要说此时此刻正在卡拉赞里观看这一幕的风行者姐妹。

    “啊!”有那么一瞬,奥蕾莉亚有种不顾一切喊杜克过去救她二妹的冲动。

    可是,她看到了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的杜克。

    这时温蕾莎的手握了上来,摇摇头:“路是二姐选的,不管是我们还是杜克都只能支持她。她不是蜗居在鸟笼的金丝雀,而是在风暴中高歌翱翔的海燕啊!”

    “嗯。”重重点头的奥蕾莉亚,眼睛里已满是泪花。

    那边,希尔瓦娜斯动了。

    没有任何的攻击姿势,甚至连那把新近获得、在吟游诗人传唱下、以及联盟宣传下让全天下联盟猎人和游侠都羡慕不已的神器弓都没拿,就这样以一个优美的跳水姿势扑入了风暴圈当中。

    在旁人看来,这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风行者姐妹都低头不敢看了。

    连远在辛多雷本土的洛瑟玛和哈杜伦都做好了很可能要失去他们女王陛下的心理准备。

    杜克甚至已经拿出了神器,连短途空间传送门都打开了。

    然而,就在这个万众瞩目的时刻,狂风中传出一个铿锵有力的女音——

    “别小看我!我的姓氏可是——风!行!者!”

    几乎所有正通过杜克的法师之眼观战的人都有着相同的反应:先惊,后喜。

    魔法镜像中,希尔瓦娜斯的表现震惊了凡人们,她看似纤薄的身躯竟然随着龙卷风暴的回旋而跟着高速转动起来。

    那可是比丢进滚筒洗衣机还要凶残不知多少倍的极速。

    每分钟是多少转?

    凡人的肉眼完全跟不上希女王的转动,哪怕是目力最强的游侠英雄也仅仅能跟上她的虚影。

    是五十圈?一百圈,反正除了杜克之外,没人可以数清楚。

    大家只看到杜克收回了,那意味着什么,大家秒懂了。

    这个世界的姓氏跟杜克穿越前不同。原来的世界御手洗什么的就代表哪里出生。

    艾泽拉斯的姓氏往往代表着血脉。逐日者就是玩火的。而风行者自然是踏风而行。

    只是谁都没想到,风行者家族的血脉力量,上限竟然如此惊人。

    暗夜精灵来源于巨魔当中最有元素天赋的那一部分。

    高等精灵前身是暗夜精灵当中最有魔法天分的那批人。

    为了维持下一代的魔法天赋,在过去八千年当中,高等精灵上层用各种方法保持‘血统的纯洁’,比如辉月以上级别的法师只能找同为辉月级的结婚。所以在当时才形成了银月议会这个权力、利益与血统全都交织在一块、连国王都无法对抗的庞然大物。

    失去了施法能力的精灵,被视为劣等,所以才有了当时在奎尔萨拉斯里地位并不高的各个游侠家族。

    现在的希尔瓦娜斯,已经不能称作是单纯的游侠了。她身上澎湃到极致的风元素能量,哪怕隔着魔法镜像都能清晰感觉到。

    因为,风——已然变色!

    艾玛尔隆的风是灰白色的,现在希女王所高速飞翔划过的地方,已然变成了紫黑色。

    杜克愕然地定住了。

    他的目光投到了从大殿穹顶之上淤积的云层里不停闪现的雷霆,外人看似无恙的闪电,实则进行着惊人的对耗。

    杜克有点陌生,但依然认识这样的手段:当初加文拉德在获得风剑时,风王子桑德兰用过。

    这意味着,貌似处于下风的希尔瓦娜斯正在直接调动云层里的雷霆力量。

    这绝非凡人之力!

    旁人连希女王的身影都看不清,杜克借助系统却可以清楚看到:希尔瓦娜斯眼中倒映出一个近似闪电的紫色的徽记,它闪闪发光,被一股暗淡一点、龙卷风似的光辉隐隐包裹着。

    “你……”察觉到不对路的艾玛尔隆开始用心关注希尔瓦娜斯了。

    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笼罩住了他,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遥远了,不知道是多少时光之前,一个拥有同样恐怖气息的伟大存在,一击之下差点将他炸得彻底灰飞烟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