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7章 冻结的笑容
    “姑且先看看情况再说。”阿莱克斯塔萨还能怎办呢?只能这样说了。

    会议有点不欢而散。

    谁都知道,很快就会有结果。

    魔法之王玛里苟斯从不是那种持久力强的巨龙,他的魔法更像是一波流,在力量悬殊时,直接秒杀对面。差距不大时,能伤到对方,说不定还可以靠巨龙之躯扛住敌人的反击,把对方打死。

    如果打不伤对方,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惊喜,该输就输。

    自大自傲的玛里苟斯,就这么冲进了阿尔萨斯老巢冰冠堡垒。阿尔萨斯甚至为他打开了冰冠堡垒上空的魔法防御法阵,好让这位蓝龙之王可以直接来到寒冰王座前面。

    普通的天灾强者面对这位龙族的魔法之王毫无胜算。

    既然抵抗是无意义的兵力损耗,还不如直接王对王!

    端坐于寒冰王座上,阿尔萨斯从深重的巫妖王全罩头盔中,只流泄出两道幽蓝的眼芒,他默默注视着这头冰蓝色的庞然大物缓缓从半空降下。

    它扑击着不属于这片灰暗天空的闪亮蓝色双翼,双翼每一次振动,卷起的寒流就像是一场冰风暴,从整个冰冠堡垒上空横扫而过。

    本来已经够冰冷的气温,进一步下跌,代表极限冰封的绝对零度湍流,轻易把冰冠堡垒上方除了寒冰王座之外的其余地区彻底用厚厚的积雪覆盖。

    “吼——”一声龙吟响起,靠近寒冰王座的那几层区域里,每个亡灵都被这声仿佛来自悠远过去的原始长啸所震撼。

    这声尖啸来自于两万五千年来一直盘踞食物链顶端的星球霸主——龙族!

    这声龙吼属于一个掌控元素的魔法之王!

    双重领域的恐怖压迫感,直接让稍微弱一点的精英亡灵战士都有种魂飞魄散的不稳感觉,仿佛窝在腐朽胸腔当中的灵魂之火会随时熄灭一样。

    从云层之中降下,玛里苟斯并没有直接降到冰冠堡垒顶部的广场上,他扇动深蓝色的双翼悬停在寒冰王座上空,

    金色的眼珠子像是一对用黄金铸造的金球,带着一种元素界共主的冷漠睥睨着端坐于寒冰王座上的阿尔萨斯。

    自称巫妖王的家伙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愿,仍大马金刀地端坐在王座之上,折让玛里苟斯很不爽,然而他喜欢这种居高临下地俯视敌人的感觉。

    “卑劣的亵渎者阿尔萨斯!你应该知道我为何事而来!”玛里苟斯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巨大的蓝色下颚下面,白色的发须随激荡的寒风飘扬。

    “辛达苟萨么?”阿尔萨斯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轻蔑:“我正好为缺乏空军发愁,你就来了。虽然我不相信运气,但似乎这东西的确存在。”

    玛里苟斯的脸变得非常精彩。

    或许在这位龙大爷想象中,阿尔萨斯即便不像看到神灵一样纳头便拜,也应该瑟瑟发抖才对。他实在看不到阿尔萨斯有什么打赢他的可能,不然也不会只身杀上冰冠堡垒来找阿尔萨斯麻烦。

    固然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同时,这又未尝不是跑过来捡便宜呢。

    冬拥湖离他的老巢可不算远。杜克为饵,阿莱克斯塔萨和艾露恩的联手一击,完全在他感应范围内。他可是绝对清楚,阿尔萨斯所受的伤有多重。

    谁知道,跑来装逼,居然被对方当送菜的傻x了,这让心高气傲的玛里苟斯如何不怒!?

    “放肆——”伴随可怕的龙吼,玛里苟斯深蓝色双翼之下卷动的寒风像是一团团冰云,云朵中带着星星点点的蓝色寒芒,这些淅淅索索地分散四周的光芒降下之后,整个冰冠堡垒上方的冰霜元素全都变得紊乱了起来。

    原本应该对巫妖王俯首听命的冰霜元素,全都朝拜一样,向艾泽拉斯世界的原初魔法之王,献上它们的忠诚。

    被剥夺了下属元素的控制权,这种感觉非常糟糕。在元素的世界里,阿尔萨斯的听觉中应该响起了无数根琴弦断掉的声音。

    几乎是一个照面,阿尔萨斯可以控制的元素就只剩下寒冰王座周遭不足十米的可怜距离。

    偌大一座冰冠堡垒,几乎成了玛里苟斯的领地。

    幽蓝的眸子仍旧散发着晦暗不明的光辉,这一次,阿尔萨斯终于长身而起,面对一面嘚瑟的蓝龙之王,阿尔萨斯笑了。

    这……或许应该归结为某种类似笑声的无机声音吧,听上去空洞而诡异。

    “玛里苟斯,你的确很强。自从杜克*马库斯一次又一次对我布下卑劣的陷阱,调集大批强者围剿我之后,我也觉得,我的手下的质素有点差了。你来了正好……”

    “呵?已经疯了吗?”玛里苟斯高昂起下巴,一副看你还有什么手段的样子。

    阿尔萨斯双手握着的剑柄,拄着剑,微微抬首:“不,我只是觉得好笑。难道我阿尔萨斯的外号已经从变成了?”

    玛里苟斯的高傲笑容骤然冻结。倘若对方是个法爷,或者靠元素吃饭的家伙,当对方所有的元素都被他这个魔法始祖掌控时,结果就是吊打。

    玛里苟斯冷静了一下:巫妖可是玩弄尸体的,哪怕是活着的辛达苟萨出来我都不怕。没什么绝顶强者的尸体可以给他奴役……

    蓝龙王的胡思乱想还没结束,阿尔萨斯已经自己解开谜底了。

    “嘿嘿!”阿尔萨斯发出一声应该是冷笑的声音:“伟大如我为什么会允许粗鄙的你来到我的王座面前?就是为了让你亲自品尝一下,由自己亲手铸造的万年悔恨啊!”

    他手上的蓦然变得通天彻底那么大,虽然只是一个虚影,但在巨大符文神剑的虚影当中束缚住的一些东西,让玛里苟斯差点当场崩溃。

    “不!不要!你们不要过来——”玛里苟斯像个受惊的小姑娘,尖叫着掉头就飞。

    然而,他身后那些蓝色的龙影比他速度更快。

    “父王——”

    “陛下——伟大的陛下——”

    “亲爱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