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4章 凭什么!?
    这个布甲肩饰,相当地引人注目。

    内弯、呈弯月型的肩饰上,有着一个跟肩甲轮廓相似的粉红色光罩,这不光提供额外的魔法防御能力,还像霓虹灯一样亮瞎眼。

    真是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当年,跟杜克一起游戏的小伙伴不知为了这玩意多少次抢破头。

    拿到它,杜克也算还了一个小小的心愿。

    装备分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剩下一个饰品没人要了。

    “咦,这玩意……”杜克一看,就明白大家为何表情古怪了。

    这个小钳子似的饰品是,顾名思义,可以通过它召唤出一条尤格萨隆的触须为自己作战。

    直属于尤格萨隆的生体组织绝大部分已经崩溃坏死,这属于例外。更像是黑暗帝国时期某个大能,把它崇拜的神的一部分脱落的肢体,以特殊的手段培养起来,化为听从自己指令的一条单独的触须。

    “喏,杜克,你之前那次不是……已经有一条这玩意了吗?既然你爱好这个,不如拿去凑一对?”加文拉德说这段骚话时,完全不知道几乎全场女性用看蟑螂的表情看向他。

    然后杜克跟着躺枪了。

    “呵呵!”那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背地里,杜克巴不得掐死加文拉德这个大嘴巴。

    没错,杜克之前的确弄了一个饰品!

    如果他再拿,那他就会有两件深得绅士喜爱的道具。

    连带着,杜克自家后宫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

    一张张俏脸僵硬着,无声无息地,她们全都站在一块,组成了一个坚定的同盟。

    她们分明在说‘杜克你敢把它们用到我们身上,你等着后宫爆炸吧!’。

    杜克一个绝望的眼神回过去,反问:我像是这么重口的家伙吗?

    最为核心的那五人齐齐转头,望望瓦斯琪,再看看奥妮克希亚,然后五个人特么一起点头了,明摆着说:嗯!对!世事难料,人心难测!我们当年也不知道你是这么重口味的家伙,否则就不跟你了!

    呜呜——

    杜某克泪奔了。

    一时不察,管不住自己,现在举世英名一朝丧。

    俺不活了!

    好吧!死道友不死贫道。

    光是我一个人掉坑里太不公平了。

    杜克满面郑重,叫来加文拉德和凯尔萨斯:“现在,我以联盟统帅之名交给你们一个艰巨而漫长的任务。这东西给你们。”

    说罢,杜克把给了凯尔萨斯,把给了加文拉德。

    正人君子杜某克一面凛然:“联盟需要你们深入地了解这两个被击败的古神,是否还有残余的生体组织遗留在世上,又或者试试看能否开发出侦查古神残余的道具。你们一个是联盟最为称颂的伟大圣骑士,一个是最为睿智的肯瑞托议长。把任务交给你们,联盟放心。”

    加文拉德他仿佛收到了马上倒立拉翔的命令一般,苦涩的脸上透露出明晰的绝望与沮丧。

    反而不明所以的凯尔萨斯正经地接下了任务。

    “呼!”

    问题解决,杜某克长舒一口气。

    “好了,我们去跟奥尔加隆大人好好聊聊吧!”

    分了装备,大家美滋滋,战力再次提升一阶。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砍柴不误磨刀工!

    有米米尔隆的变相带路,联盟强者和杜克的手下浩浩荡荡地杀向天文台。

    作为泰坦亲手打造的天文台,当然不会就放着一个巨大望远镜什么的就了事。

    说是天文台,其实这里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星界传送中心。

    步入这个辉煌而巨大的大殿,可以看到好多个立体星象图在虚空中漂浮。连接着星球与星球之间的空间通道也标注得一清二楚。

    几乎看到观察者奥尔加隆的瞬间,除了杜克之外,所有艾泽拉斯强者都惊呆了。

    表面上,奥尔加隆是一个人形存在,标准的巨人体型,有着飘飘欲仙似的长袍,以及清晰的人面轮廓。

    实则上,谁都说不准,他是怎样一个存在。

    因为大家可以透过他半透明的身躯,看到他身躯当中的‘骨骼’。

    说是骨骼,实则是一连串仿佛星座一般的光点的连线,这些亮眼的蓝白色光点与光线,组成了一个火柴人似的内骨骼,支撑起整个庞大而看似轻盈的身躯。

    “应该是元素生物。”杜克下了定论。

    “你们是谁!?”奥尔加隆对于杜克等强者的到来,感到相当意外:“奥杜尔的守护者呢?我能感到他们依然生存。为什么他们会容许你们来到这里?”

    杜克越众而出,微笑着对奥尔加隆深深施礼。

    “你好!奥尔加隆阁下,请允许我向你介绍——我们是艾泽拉斯联军!代表着诞生于这个星球,成长于这个星球的各大原生智慧种族,向你提出交涉请求。”

    能当钦差的,就没一个是傻子。

    奥尔加隆半透明的脸庞上,露出相当拟人化的表情:“可以首先告诉我,囚禁在奥杜尔的上古邪神尤格萨隆怎样了吗?我感到了它的气息,但那是死亡的气息!”

    “很遗憾地通知你,它腐蚀了智慧之王洛肯的神智,控制了他,然后借着洛肯之手,破坏了奥杜尔的囚笼,一度解脱了出来,只不过在我们和奥杜尔的守护者们的努力下,尤格萨隆的核心已经被我们联手摧毁了。”

    “哦!这真是好消息!但你在干什么?你们来又是为什么?别以为我没发现你的小花招。”奥尔加隆突然变得声色俱厉起来。

    杜克笑了,他就没打算瞒着对方。

    封锁空间这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了谁。

    “我们只是希望不会遭到莫名其妙的‘净化’而已!”

    “哼!”奥尔加隆一声冷哼:“我见证过无数的世界经受造物主的洗礼——那里的居民木然地接受命运,甚至没流过一滴眼泪。在你们凡人的心脏跳动一拍的时间里,就有无数的星球系统消失在绚丽的光芒中。然而直到现在,我对他们都没有丝毫的感情,丝毫的同情——我什么也感受不到!一千万,一亿万的生命空归尘土。”

    “凭什么我要同意你们的请求!?”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