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9章 有冤屈都给我憋着!
    杜克话音落下,一个高大魁梧的绿皮肤身影顿时跨越虚空,从一个豁然打开的传送门当中出现。

    大、小萨鲁法尔,他们身后的部落护卫们,再加上加尔鲁什身后的那些战歌兽人副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相当精彩。

    小萨鲁法尔憋红了脸,完全是便秘似的表情,他想笑不好意思笑的表情,更让加尔鲁什羞怒交加。

    凡人总是渴望着有超越凡世的存在,因为这样的存在可以做到很多自己做不到的事。

    凡人又不喜欢有高高在上的存在束缚着自己,因为这样会让自己感觉像个奴隶。

    可惜,艾泽拉斯是一个魔幻的世界。

    哪怕早在黑暗之门打开之前,这已经是一个神灵频频显圣的地方。

    早在第一次黑暗之门大战结束时,出现的第一个死亡骑士,代表着生与死的界线已经变得模糊。

    部落尚且可以接受死亡骑士和被遗忘者加入部落,对于身为英灵的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出现,其实真是见怪不怪。

    可是,自己最讨厌的存在召唤出自己最无可奈何的老爸来教训自己,加尔鲁什甭提心里多憋屈了。

    这一刻,如果可以的话,加尔鲁什绝对想杀了杜克,让杜克彻底陨落什么的。

    他做不到,这才是所谓的绝望。

    吼爷提着他那把闻名天下的,沉声对着自家儿砸说:“加尔鲁什,去角斗场!让我看看你在我死去之后,到底成长了多少?是否已经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士?以及一个真正可以领到族人的酋长!”

    加尔鲁什真是哗了狗了!

    他的脖子,他的脸颊,他的额角,全是暴凸的青筋。

    众目睽睽之下,他连反对的余地都没。

    在兽人的传统里,儿砸挑战老子,或者老子教训儿砸,那是不需要理由必须强制接受的。

    什么时候儿砸可以不听老子的?

    嗯,你打赢老子就行了。

    血亲之间的比斗从来不是一锤子的买卖,随时可以再来。反正谁打赢谁说了算。在你成为胜利者之前,有什么冤枉憋屈,都给我憋着。胜利者给你什么命令,你都必须服从,否则就去死吧!

    如果真的去死,还会受到其余所有兽人的唾弃!

    没错,拳头大就是硬道理,野蛮的传统兽人骨子里就信这个道道。

    加尔鲁什曾经打赢过格罗姆,但那是犹如风中残烛、断了一条手臂、即将老死的格罗姆。因此哪怕他从格罗姆手上接过战歌氏族的酋长之位,总会收到质疑。

    被骂虎父犬子,这几乎是所有英雄二代的悲哀。

    所有人都不会叫你的名字,而是称呼你为谁谁谁的儿子,他们甚至不会愿意记得你的名字。

    “哦!你就是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儿子啊?”这是部落的版本。

    “噢噢!你就是小吼啊!”这是联盟的版本。

    大家只会记得格罗姆有多牛逼,多厉害。在加尔鲁什做出超越他老子的伟绩之前,这种状况完全不会有改变。

    再退一万步,哪怕加尔鲁什超越了吼爷,只要不是远远超越那种,也只会落个‘龙生龙,凤生凤’之类的评价。

    但超越吼爷的功绩有这么容易!?

    这一世的吼爷,十四岁就独立杀死一头成年戈隆,名震战歌氏族。

    二十多岁参与对德莱尼的战争,是攻陷沙塔斯城的急先锋,公认的部落强者。

    随后参与第一、二次黑暗之门大战,曾压着风行者大姐二姐打,跟当时的联盟第一强者安度因*洛萨等联盟顶尖强者拼个不分上下。

    此后在黑石氏族和萨尔在战俘营里当奴隶时,他率领战歌氏族一直在洛丹伦的林地和山区里跟人类打游击,从不曾屈服。

    萨尔自郭霍尔德城堡脱出,又是他跟萨尔和奥格瑞姆并肩作战,对抗巫妖王阿尔萨斯。

    不久后,兽人西渡卡利姆多,吼爷在灰谷击杀坑害兽人的燃烧军团高阶虚空领主玛诺洛斯。

    在海加尔山之战,合力击杀多个虚空领主,是击杀阿克蒙德的主力团员。

    再下来,就是讨伐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黑龙王子奈法利安、上古之神克苏恩……

    吼爷征战一生,每一次大战都充满浓厚的传奇色彩,而且从无败绩,顶多是不分胜负。

    这样的伟绩,从哪个角度都稳压年轻的加尔鲁什九条街。

    此时此刻,加尔鲁什圆睁的眼睛里分明在说着诸如:

    “你就这样死了不就好了?”

    “你为什么要成为人类的奴隶?”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些眼神,非常好懂。

    同时倒影在他眼睛里的,还有对杜克的仇恨和怒火。所有的一切,在对自己实力的羞愧和对父亲的隐隐恐惧的助燃下,越发高涨。虽然不至于不可控制,但距离失控,仿佛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走吧!”吼爷转身就往外面走。

    加尔鲁什仿佛行尸走肉似的跟了上去。

    这边大小萨鲁法尔,还有那两个侏儒法师都沉默了。

    诚然,如果刚刚打开的话,对于联盟和部落之间略显脆弱的关系,绝对会是一次冲击。若是在有心人唆摆或者传播消息下,无疑会破坏联盟和部落之间的关系。

    就憋屈加尔鲁什一个……这样做真的好么?

    对此,萨鲁法尔大王的反应是沉默——因为在部落年轻一辈当中,萨尔最为看重的其实是他的儿子德拉诺什。

    小萨鲁法尔和加尔鲁什都是优秀的战士,虽然他们都有着年轻兽人的毛躁,但小萨鲁法尔的大局观更好。

    小萨鲁法尔将来肯定会接任黑石氏族酋长。可谁家的父亲不希望自己儿子更有成就?

    作为格罗姆的老相识,萨鲁法尔大王当然知道吼爷全盛状态有多可怕,部落第一勇士之名可不是吹出来的,教训儿砸的场面简直不要太美。

    哪怕隐隐感觉到杜克对加尔鲁什的针对,萨鲁法尔大王依然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杜克压下那两个侏儒的暴躁情绪之后,萨鲁法尔大王开口:“那……可以开始今天的比赛了?”

    米尔豪斯施施然地行礼:“呃,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冲动了。现在,就请容许我向大家介绍,今天比斗的,来自联盟和部落的冠军队伍!”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