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4章 不安
    被遗忘者,并不是简单的骷髅或者僵尸。

    他们的独立,固然有着当时的巫妖王耐奥祖放松了精神控制的因素。另一面,也是因为他们有着同类当中最强大的精神和意志力。

    有意志力的存在,总是容易变得出类拔萃的。

    经历过从天灾军团叛离、跟联盟在洛丹伦城的混战、在危机四伏的冬泉谷里求存,如今被遗忘者的主力已经相当精锐。

    在达拉然城最高的法师塔里坐镇的凯尔萨斯透过魔法镜像,冷眼看着下方的被遗忘者大军。

    凯尔萨斯自言自语:“超过三万名职业者么?”

    在那里,有他曾经的同胞,也有他死去的……父亲!

    那个恍如烈阳的身影,从背后看上去,给凯尔萨斯一种恍如昨天的错觉——他依然是奎尔萨拉斯的王储,他父亲仍是那个万民敬仰的太阳王。

    只可惜,那个身影已经变得无比陌生,干瘦且充满了不祥的气息。

    从过去开始,他就搞不懂自己父亲的想法,如今,更加不懂。

    就在这时候,仿佛感知到凯尔萨斯的窥视,阿纳斯特里安转过头来,依然保有熟悉轮廓的干枯脸庞仰起来,朝着凯尔萨斯咧了咧嘴。

    凯尔萨斯本来是坐在肯瑞托议长宝座上,托着头的,此刻他霍然站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他……是在嘲笑我么?”

    无声无息的咧嘴,也就那么一小会,太阳王没继续看着天空中,那座高高在上的浮空城堡,转过身,在不多的高阶巫妖簇拥下,开始朝前方进发。

    数以万计的被遗忘者战士,挥舞着联盟提供的利刃,穿着崭新的铠甲,冲向大坝的废墟。他们像行军蚁一样,吞噬掉沿途所有企图反抗的天灾战士。

    看上去有着一模一样外表的他们,轻易把自己的‘同胞’拆成零件。

    隶属于被遗忘者的巨大憎恶,挥舞着沉重的巨斧或者切肉刀,劈砍着犹自在挣扎的血肉巨人。

    整个山坡上弥漫着一股**的腥臭味。

    这就好似没有人打扫的战场,完全就是一个瘟疫的温床。

    天空中的凯尔萨斯用力地把眼睛眯成一条线。这就是为什么联盟绝对不会派出部队跟被遗忘者协同作战的原因。光是那股恶臭,就足以让联盟战士的战力大降三成。

    所以这一路的联盟采用了全空军进行配合,只要天灾军团敢出击空军,就由达拉然来负责截击和毁灭。

    西北方。

    暗影拱顶的黑锋骑士团整装待发,五千名死亡骑士无声无息地骑着骸骨战马,伫立在高原上。

    任由他们后方的联盟炮兵部队在炮阵上,向山下峡谷当中倾泻炮弹。

    黑锋骑士团并不会在现在出击。他们唯有在联盟大军攻到荒凉之门奥尔杜萨时,才会里应外合,从西面夹击。

    唯一的变数出现在东北方。

    “什么!?”瓦里安惊叫了出来:“你说杜克叔叔勒令我们暂停攻势,改由奥杜尔的机械侏儒大军打头阵?”

    出现在瓦里安面前的,是凡妮莎。她直接出示了有杜克印记的手令。

    “见鬼,我们在角斗场这边训练了一整个冬天,从野战到攻坚战。兄弟们全都摩拳擦掌,等的就是今天,怎么突然叫停了!?我们可是先锋啊!”史诗英雄盗贼、瓦里安三人组当中的盗贼瓦莉拉尖叫着。

    关于谁是联盟第一盗贼,瓦莉拉一直认为,如果在相同装备下,她绝对可以打赢凡妮莎。可惜装备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实力相差不超过一个档次的情况下,装备不够好的她永远都只有被完虐的份。

    看到凡妮莎叫停了大军进攻,瓦莉拉相当不爽。

    反而是德鲁伊布罗尔*熊皮最为老成稳重,在三人组当中,他经常就充当镇场子的作用。瓦里安和瓦莉拉都是那种看似冷静,一打起来就嗷嗷猛的角色,唯有他在扯着他俩的缰绳,不让他们作大死。

    所以他一把拽住了瓦莉拉的胳膊。

    “杜克叔叔还有什么口令吗?”瓦里安沉住气问道。

    “小心部落的攻城武器!”凡妮莎正色道:“我们查到了在被遗忘者部队里,携带了一种未知的瘟疫武器。它是以液态的方式储存在罐子里,以投掷武器的方式发射。我亲自去偷了一点点回来,经过马库斯主人的紧急研究,发现那东西不光可以毁灭不死者,对生者也有恐怖的杀伤力。”

    凡妮莎说完,瓦里安三人组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诛邪用的东西,比如灌注满神圣力量的圣水是最好用的。无数次实战证明,这种用途单一的东西,绝对是天灾军团的克星。而且圣水对人体无害,反而有益,在驱邪和促进伤口愈合方面的功效,可谓相当显着。

    联盟同样有给部落提供大量圣水和制式圣光武器。

    部落放着那么好、绝对安全的武器不用,运来瘟疫型武器,这是几个意思?

    “为什么不制止他们?或者禁止他们靠近战场?”瓦里安已经有点声色俱厉的味道了。

    “他们向联盟正式提交过报告,说要试验新型武器。”

    瓦里安沉默了。

    联盟和部落始终是暂时性的同盟。双方并没有相互的隶属关系,联盟可以在战斗中试验新武器,部落亦然。

    人家打了报告,预先提醒了。自家哪怕再不安,也只能自己做预防,而管不到人家头上。

    瓦里安几乎是咬着牙地说道:“副官,通知部队停止进军,改为警戒状态。还有,麻烦通知一下瓦罗克*萨鲁法尔阁下,让他过来一趟。”

    瓦莉拉追问:“真要小心到这个地步吗?”

    布罗尔:“没看到马库斯统帅专门派人来通知吗?他甚至没有用魔法传信。”

    魔法传信,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一种魔法能量传递的变种应用。既然是魔法,就有被破解的可能。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是当世有数的魔法大师。没有谁知道,他的实力到底去到哪个地步。

    说不定,在杜克之下最有机会冲击半神的不是凯子,而是他。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