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3章 绝望的重创
    不管是希尔瓦娜斯的雷箭,还是瓦斯琪的元素争夺,哪一方得逞,都会给阿尔萨斯带来不小的损失。

    阿尔萨斯,不闪不躲。

    肉眼可见的地方,足足有数百立方米内的冰霜元素被抢走了控制权。

    以往会被轻易阻挡下来的雷霆箭,毫无障碍地射到了阿尔萨斯的身上。因为角度的偏斜,这一箭改为瞄准他的胸口。

    阿尔萨斯生生受了这一箭,雷霆电蛇在他胸口蜿蜒扭动,连他那件重铠上的骷髅浮雕都被这一箭弄得开裂,蛛网似的裂痕蔓延开来。

    可以预见,这一箭的伤害绝对不低。

    如果在之前,希女王绝对开心得要死。可这一瞬,她的心情直往寒冰深渊里沉。

    能让阿尔萨斯不惜拼着受伤都要发动的攻击,绝对不是小儿科。

    为这段进攻画上终焉的句号。

    奥妮克希亚也知道是自己的锅了,只是她还抱有那么一丝丝侥幸的心理,祈祷阿尔萨斯劈不中她。

    可惜下一个刹那,她忽然感到一股战栗的感觉从自己身上掠过。那感觉吓得她下意识地卷缩起来。

    马上她就看到一道冷冽的黑色光芒,从她身上扫过。即便她努力做出最大程度的闪避,依然感到下身和右翼一痛。

    撕心裂肺的痛楚,伴随着黑暗的力量,快速以伤口处为边界,朝身体的各个角落扩散开来,那就像是一块巨石坠落入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一圈圈的巨浪。在巨浪的波峰与波谷之间,还不停闪烁着白中带黑的精神力量。这股力量组成一个类似蛛网的结构,开始飞快侵蚀奥妮克希亚的身体。

    “完了!”

    奥妮克希亚努力地再次平衡身体,与此同时,她狠狠地甩出尾巴,心底想着至少要拼个两败俱伤。

    可是腾出手来的阿尔萨斯无视了挥剑杀过来的瓦斯琪,将左手遥遥朝着黑龙一握。

    !

    以阿尔萨斯的强悍,哪怕牵扯一条数十吨重的黑龙,也毫不费力。

    那种意外的失平衡,再次打乱了黑龙公主的节奏。

    希尔瓦娜斯全力援护,又全力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直接射爆了阿尔萨斯的左肩铠,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他肩膀上的三角肌仿佛被野兽啃食了,崩了一大块。

    阿尔萨斯依然不管不顾,刺出了第三剑,这一剑狠狠地扎入了龙腹当中,顿时引发黑龙一阵惊天动地的哀嚎。

    瓦斯琪杀到了。

    阿尔萨斯身遭的冰霜气息蓦然爆发,一座冰山以他为中心,以每秒百米的惊人速度膨胀着。

    新换上的六把史诗武器猛烈地劈砍上去,对冰山的破坏速度居然仅仅比生成速度快上了那么一线。

    要完成对巫妖王的攻击,显然是赶不上了。

    下一个刹那,阿尔萨斯已经挥剑冲向瓦斯琪。

    两个外形有点像天使,由冰霜元素为基础,有着两只翅膀、全身通体白皙的灵魂生物蓦然从虚空中杀出。她们打了瓦斯琪一个措手不及,直接扑上来,死死地抱住了瓦斯琪。

    那份排山倒海的钳制,居然让她一时间无法挣脱。

    阿尔萨斯到了。

    破开冰山的他,以奇异的姿势向瓦斯琪打横展示着。剑锷上的恐怖骷髅雕饰上,眼眶里摇曳着令人心悸的幽冥之火。

    瓦斯琪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不由看向那骷髅头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段嘈杂的灵魂之音。在这段声音里面,仿佛有成百上千人在交谈,在窃窃私语。

    那就像万年前艾萨拉城的宫廷宴会。

    明明自己想拒绝这份不停在耳边回响的嘈杂,但女王的命令又在强迫她聆听每一段声音,力图在里面找出对女王、或对自己不利的密谈。

    那种既模糊,又十分清晰的错乱感,极大地干扰了瓦斯琪的心神。

    当她从这段干扰里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阿尔萨斯的猛力横劈已经到了。

    那是仿佛可以将整个天地从地平线上分割开来的剑势,完全没有闪避的余裕。

    千钧一发之际,瓦斯琪能做的,唯有将六把武器全竖起来,徒劳地挡在前面。

    “乓!乓!乓!乓!乓!乓!”连绵的六声脆响,以及两声裂帛似的声响,宣告最后的挣扎失败。

    瓦斯琪脸上的血色尽褪,飘荡的红发仿似失去了颜色。

    饶是她已经拼命收腹,依然免不了重创。

    六把史诗武器崩碎,两条手臂被砍断,外加小腹处直接被开膛破肚,这就是下场。

    如果可以,瓦斯琪宁可看到自己肠子内脏流了一地,都不愿看到自己的伤口一滴血都没。因为这意味着的力量,已经开始完全入侵她的身躯。

    她的确是半神之躯,然而半神之躯并无法免疫更强大的灵魂侵蚀。

    瓦斯琪知道,如果自己就此死在寒冰王座之前,她连灵魂回归艾泽拉斯星球的机会都没,会像曾经的守护巨龙玛里苟斯一样,沦为阿尔萨斯的奴隶。

    “嘶!”从倒下的黑龙身上跳下来,希尔瓦娜斯的脸早已失去了颜色。

    太惨了!

    本来以为三个当中体质最弱的她会被阿尔萨斯当做突破口。她还一直为此小心防备,总是留着至少两成的风元素防备阿尔萨斯的死亡之握。若是她被强行拉到近战的距离,她就输了大半了。

    显然她的心思被彻底看穿并反过来利用了。

    阿尔萨斯根本没第一个攻击她的打算,只要以碾压式的实力击溃了体质更强的奥妮克希亚和瓦斯琪,希尔瓦娜斯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现在,阿尔萨斯露出他那充满狰狞的笑意了。

    “哈哈哈!可怜的女精灵!真以为你复仇的怒火能把身为巫妖王的我焚烧殆尽么?可笑!太可笑了!没有杜克*马库斯,你什么都不是!”

    阿尔萨斯的嘲弄,宛如最辛辣的利剑,狠狠地剜在希尔瓦娜斯的心窝上。

    自己的复仇被耻笑!

    自己万千同胞的鲜血在白流。

    甚至连她自己,都很可能步上她同胞的后尘,就像那个鲜血女王兰娜瑟尔一样,违心地匍匐在这个大仇人的脚下。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