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5章 回去再算账
    “杜克!真的是你?你来了?”希尔瓦娜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哼!我再不来,你们都要被二傻子抢走咯。干!我可不想自家女人变成冰冷的尸体。”杜克狠狠地剜了希女王一眼。

    罕有地,希尔瓦娜斯浑身一颤,退缩了,声音也不复往日的强势:“你……你都看到听到了?”

    “当然!我再不来,你是不是要为了同胞牺牲?愚蠢!阿尔萨斯如果是那种靠牺牲就能消灭的对手,他早就坟头长草三尺高了!”杜克恶狠狠地骂着,让希女王的娇躯一颤再颤。

    不光如此,杜克还挑衅地朝回过身来的阿尔萨斯撇了撇嘴。

    “抱歉,我让你,让我的同胞失望了……”希女王罕有地低下了总是高高仰着的头颅。

    “对!我很失望!你的同胞也很失望!”突然,杜克话锋一转:“我们不是对你不努力而失望,不是对你不勇敢而失望。我们是对你看不清现状而失望。都什么时代了!面对这种世界公敌,自然应该集合全世界的力量去与之对抗。你看不清敌我实力对比就一头撞上去,就最幼稚的个人英雄主义!”

    杜克一番狠训,把希尔瓦娜斯教训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下巴抵在胸前沟壑里,脑袋深深埋到杜克的胸膛。咬着娇艳的红唇,她发出蚊子哼哼似的声音:“我错了,杜克,原谅我……好么?”

    “原谅?可以!做掉阿尔萨斯之后,我会狠狠地蹂躏你,让你一个月都下不了床,非要在你肚子里搞出人命不可!等有了孩子,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乱来。”说罢,杜克的右爪子更是深深地掐进希女王的右臀上,仿佛要把那块极具弹性的大肉给捏爆。

    “啊!”希尔瓦娜斯发出一声惊叫,娇美的面庞和修长的脖子上尽是难耐的绯红。

    很想反抗反对,可是对于杜克这种霸道的宣言,她又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被征服感与甜蜜。这种复杂的心绪,让她忘却了挣扎,居然在自己的大仇人面前,露出只有小女人才会有的娇涩表情。

    那边,平白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的阿尔萨斯再也忍不住,直接一个剑风过来。

    可惜注定会劈个空。

    杜克直接一个瞬发的传送术,带着希尔瓦娜斯换了个位置,他不光带走了希女王,还一个精神传讯,让奥妮克希亚和瓦斯琪恢复人形。

    一对硕大的法师之手,托着两位伤员。

    瓦斯琪有点惨,平坦的肚皮上有条十厘米长的豁口,属于巫妖王的冰霜之力正在不停侵袭着她的灵魂和身躯。如果没有杜克到来,估计哪怕她坚持战斗,也会因为无法抵抗伤势的加剧,而最终沦为巫妖王的奴仆。

    奥妮克希亚更惨。瓦斯琪是姑且还扛得住,她是快扛不住了。右边翅膀几乎被剁下来,哪怕变成人形,整个右后肩都是一片冰霜。加上小腹和大腿上两处相当严重的伤口,她哪怕回复卡特拉娜的外形,身体仍不住地因为极寒而哆嗦。

    这对于一条拥有半神之躯的巨龙来说,情况可说是相当恶劣了。..

    一个金色的人影,从杜克身后的虚空当中走出来。

    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作为克制邪恶的重要存在,杜克并没有将他留在魔网当中,而是早早地以灵魂寄存的形式带在身边。哪怕阿尔萨斯有本事将杜克与魔网分割,杜克都不会把大主教大人给弄丢了。

    阿隆索斯一出现,立刻开始对奥妮克希亚的治疗。

    “主人……”坐骑一号低垂着脑袋,不敢看杜克。她当然知道,正是因为她在紧要关头怂了,才导致连锁崩盘的。

    杜克看都不看她,直接丢回一段话:“哼!回头再收拾你。不过你记住——面对自己所不能匹敌的对手,卖队友就是卖自己。你越怂就死得越快!”

    “是……”奥妮克希亚尽管怕,但她知道,这次算是揭过了。

    呜呜!大不了回头皮鞭蜡烛什么的,总好过被变成尸龙啊!

    想起天灾军团那群丑b尸体,爱美的黑龙公主就打了个哆嗦。

    唯独对瓦斯琪,杜克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没有言语,就点点头。

    但就这么一个无声的交流,已经让因为疼痛而眉宇挤成一团的瓦斯琪,展露出花般笑容。

    一个肯定的眼神,就让她所有的辛劳、所承受的痛苦都变得有意义。

    一万年前,她不过是一个可以随便送人的卑微侍女。

    承受过最混乱的黑暗。

    遭受过最惨烈的虐待。

    在她最痛苦无助的时刻,是杜克教给她的,让她在无数次濒临崩溃的心灵当中保住了最后的净土。

    回归杜克麾下之后,她一直以狂热的心态侍奉杜克,不惜委曲求全地奉迎着杜克身边每个女人。明明她也是一族之主,一方女王。但她为了报恩,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很低。

    聪明如她,当然知道希尔瓦娜斯这种打法行不通。

    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帮忙了,哪怕自己也受了相当重的伤。

    现在她感到,自己的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只要杜克认可就足够了。

    瓦斯琪脸上露出殉道者似的光辉,她比了个嘴型。

    杜克认得,她在说“我永远是你的赛蕾嘉。”

    杜克搔搔头:世人皆说瓦斯琪阴险毒辣?我怎么觉得她傻的可爱呢?

    果然,境遇才是改变一个人性格的最大因素。

    甩甩头,不再想这些事,终于杜克站到了阿尔萨斯面前。

    阿尔萨斯的脸部肌肉抽动着。

    死人本应因为血脉的不流通,导致肌肉枯萎腐坏才对。激荡的暗影能量取代了血液的地位,为阿尔萨斯体内每一个细胞提供了只属于不死者的‘活性’。

    如果可以,阿尔萨斯很想在第一时间把杜克给劈了。省得他被喂了一肚子狗粮,还特么是牌的狗粮。

    可惜,他做不到。

    就在杜克出现的那一秒开始,杜克的攻击就开始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