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8章 二傻子要拼命
    冰封的王座前面,在那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冰铸高台上,杜克依然跟阿尔萨斯缠斗着。

    受伤的奥妮克希亚和瓦斯琪已经被杜克瞧准机会,以传送术送到了刚刚他击杀玛里苟斯的地方,杜克还郑重警告她俩,不许碰玛里苟斯的咸鱼,哦,尸体。

    “一个疯狂的龙巫妖,其灵魂的余音或许还有着不可知的破坏力。想变成傻子就去碰吧。”杜克是这样说的。

    杜克的警告,让奥妮克希亚的身子抖了一下。

    这货要恢复勇气,估计很难了。

    杜克自己一手将她的气焰打下来,又一手将她收复,就很难指望这货将来跑出去独当一面。这就是因果。

    瓦斯琪的话,杜克倒是很放心。

    剩下一个希女王,杜克更有了缠住阿尔萨斯的资本。

    法师一直以来都很牛逼,世界亲儿子之名,可不是靠浪就能弄到的。

    原本阿尔萨斯可以通过元素支配力度碾压三大半神,差点还成功三杀,可惜碰上杜克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明知道自己的魔力总量远逊于阿尔萨斯,杜克也不跟二傻子对耗魔力。

    毕竟魔网就像ifi,信号不好的时候,还跟人家的有线网络拼网速,那就是他傻了。

    杜克就是跟二傻子耗时间。

    一个又一个不属于阿尔萨斯支配的冰棱柱从地面上爆射出来,阻挡其去路。

    阿尔萨斯固然可以用霜疫来污染杜克的冰霜元素,但在他稍微疏忽的地方,杜克就让阿隆索斯用神圣力量净化周遭的元素。

    只要没毒,杜克对元素几乎是腥荤不忌。

    骑上无敌的阿尔萨斯,又一次被杜克招来的冰山挡住去路。

    当‘双’一次劈碎冰山时,阿尔萨斯忍不住破口大骂:“你就这么有把握那些凡人英雄会获得完全的胜利!?”

    “对啊!”杜克一边施法,一边还来得及耸耸肩:“不是我吹,你手下的家伙,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那份风轻云淡、理所当然的蔑视,几乎把阿尔萨斯的肺都气炸了。

    看到阿尔萨斯七窍生烟的样子,在杜克身后一直充当援护角色的希尔瓦娜斯罕有地吃吃笑了起来。

    杜克转头,一翻眼睛:“我突然发现你也挺恶劣的。居然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敌人的痛苦之上。”

    杜克这么说时,希尔瓦娜斯愣了一下,她不知该怎么接话。..

    可气的是,下一秒钟,杜克这混蛋自己也变脸了:“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一点。因为我也只这样的家伙啊!当年从阿尔萨斯手上抢来吉安娜,心中那个爽啊!”

    杜克这算是指鹿为马了。明明是人家倒贴,自己却怕吉安娜继承‘丫卖爹’之天煞孤星命运,快躲到火星,哦,德拉诺了。

    现在胡扯起来,就成了他主动抢人家梦中情人,还特么一副‘避免了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嘚瑟。

    如果阿尔萨斯是个球,这次绝逼气炸到四分五裂了。

    后面的希尔瓦娜斯本能地想嗔骂杜克一下,突然间她醒悟了:杜克这是帮她出气呢。

    一言惊醒梦中人。

    报仇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

    彻底毁灭对方,固然是一种方式。

    但复仇之后呢?

    大姐和三妹不止一次劝导过她,复仇不急于一时。复仇终究会完成,日子也要继续过。

    既能复仇,也过上幸福的日子,这才是对仇人最大的复仇,也是对死去同胞最好的慰藉。

    希尔瓦娜斯开口:“杜克……我答应你,只要你毁灭了阿尔萨斯,我会放下我的偏执与仇恨。”

    这话仿佛没头没脑,却正是杜克所渴望听到的。

    “嘿嘿!这才像样嘛!要不要为夫替你作弊一下,让你后发先至?超越你家大姐和三妹?”

    “混蛋!先给我毁掉阿尔萨斯再说。”

    阿尔萨斯终究没能忍住杜克这对狗男女对他的蔑视。他一改步步紧逼的态势,反而走到了这座虚空平台的正中间,高高举起了。

    杜克眼睛一眯,沉声道:“我们退到边缘的浮冰区。”

    听到杜克这话,有那么一刹那,阿尔萨斯自己都犹豫了,不知是否该放出这招。

    没错,唯有躲到平台边上的浮冰区,才能真正躲过这一记杀招。只要杜克敢留在中心区,别说杜克是半神,哪怕杜克是真神,在这一招之下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偏偏他还没出招,杜克就已经‘看穿’了一切。

    一咬牙,阿尔萨斯终究还是把狠狠地插入平台的正中。

    “嘭——”一股仿佛能把整个世界都彻底冻结掉的恐怖冰浪,以阿尔萨斯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炸开。

    杜克屹立于浮冰区,前面竖起一个三角形的冰盾,任由阿尔萨斯制造的冰浪通天彻地,冰浪袭来时愣是将其一分为二,向左右两边荡开。

    在这股极寒狂澜侵袭下,饶是希尔瓦娜斯有着半神之躯,依然感到寒气从体表无可抗拒地侵入进来。不自觉地,她用力抱紧了杜克。

    杜克皱了皱眉,不是因为希女王,而是因为他看出来,二傻子要拼命了。

    杜克心中暗骂着:“你们这群混蛋,给我快点搞定啊!”

    这就是客场作战的不利了。

    除非杜克肯拼命,把纳克萨玛斯和达拉然一同撞到冰冠堡垒上,否则杜克别想获得跟阿尔萨斯同等的魔力储备和补给。

    这世上,最大的东西名叫——道理!

    以要塞对要塞,还是对撞这种拼老命的事,不是随便可以做出来的。

    纳克萨玛斯是杜克一手夺过来的,为了胜利,杜克勉强可以这样做。

    达拉然就不行了。

    拥有两千八百年传承的达拉然,虽然已经被阿克蒙德拆过一次,但杜克在道理上无法做出逼达拉然去撞冰冠堡垒。

    杜克固然可以凭自己半神的身份强令下去。

    这样做,矛盾就会埋下。

    大家不说,打心底肯定不舒服,将来反过来又会影响到魔网的推广,甚至是人才的培养。

    纳克萨玛斯也差不多,作为联盟仅有的、纯军事用途的空中堡垒,杜克还指望它将来抵抗燃烧军团呢。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