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6章 收割灵魂
    一巴掌下来,加文拉德当场扑街。

    “我#@%#+——”肾骑士皮粗肉厚,更别说是传说级的英雄。加文拉德除了风剑外,一身最顶级的史诗装备,跪倒是不会跪。

    最后时刻,他更是直接开了,可被一巴掌打到雪地里,那个丢人哪——

    不光拍扁了加文拉德,更是直接一手握住提里奥。

    提里奥直接给了自己一个,这种可以让受术者短时间内抵受最顶级物理攻击的祝福,基本上可以免疫物理攻击,这期间受术者也无法砍人。当然,若是阿尔萨斯直接用这种神器砍过来就另当别论。

    无法用物理攻击,不等于不能攻击。

    提里奥一个反手握剑柄,单手将灰烬使者插在地上。

    下一个刹那。

    阿尔萨斯就看到灿烂的神圣金焰从半空之中倾泻而下。

    一帘,两帘,金色的火焰河流如同瀑布般倒垂而下。

    沿着瀑布蔓延的,是灼烧地面的神圣火焰。联盟英雄对此毫无感觉,被触及的畸变兽那比轮胎还要坚韧的肢体顿时发出仿若被灼烧的“吱吱”声音。

    不得不说,天灾军团研发出来的畸变兽,防御和生命力都极为吓人。

    的金焰居然还无法直接烧死它们,但随着更多的圣骑士或者牧师前去补刀,这些怪物也只能尖叫着化为一地不知算是焦炭还是粘液的东西,最终死去。

    可是,阿尔萨斯抓住了机会,朝杜克冲锋了。

    胯下骑着,在这个不大的平台上,阿尔萨斯几乎是转瞬杀到。

    “别想过去!”两个巨大的矮子拦在了路上。

    铁炉堡没有受过天灾军团的直接攻击,这让他没好意思跟其他深受其害的苦主争夺主攻的位置。这不等于麦格尼和穆拉丁兄弟会放弃自己的职责。

    他们咆哮的怒吼一声,同样燃烧着熊熊战意,这俩个声音竟震得空间都战栗起来。

    “切!”阿尔萨斯狠狠啐了一口。

    联盟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在阿纳斯特里安二度投靠之后,阿尔萨斯知悉了,杜克是怎样一步步将如此多的联盟首领,从清一色普通的英雄级,一直锻炼成如今的传奇英雄n多的局面。

    阿尔萨斯左手牵着的缰绳,让爱马在高速奔腾中转了一个不科学的九十度直角弯,直接躲过了麦格尼轰然砸下的巨大炎魔锤。

    与此同时,一挥剑。

    “!”

    澎湃的暗影之力,以锥形喷射向麦格尼。这种高等阶的神秘,饶是以他的状态,都无法免疫。

    本来麦格尼还有机会补上一锤,拦住阿尔萨斯的。

    只是阿尔萨斯一个神念下达命令,数十头巨大的恐兽就一下子从虚空中冲出来,扑向麦格尼。哪怕炽烈的炎魔锤就挡在它们面前,也绝不停步。

    这一幕极为壮烈。

    这些实验室里的失败作,诞生于黑暗之中的畸形生物,却如同飞蛾一般,前仆后继地涌向狂暴的炎魔之火,转眼化为灰烬。

    只因为其主人阿尔萨斯的一个命令,那怕明知道自己是炮灰,哪怕只能阻挡一秒不到的时间,他们拼死拦住麦格尼。

    机会,刹那就足够了。

    绕过麦格尼,阿尔萨斯跟杜克之间再无阻碍。为了防止大块头穆拉丁跟着冲过来,他还丢了个,将周遭数十平方米的地域全变成暗影能量的淤积地。哪怕是穆拉丁这样的存在,真的淌进去这个区域,也活不过十秒。

    “还有我——”吉安娜出手了,她射出了五枚巨大的冰锥。

    可惜,等阶的差距如同天堑。几乎在冰锥射出来的瞬间,她对冰锥的支配权就被阿尔萨斯所夺取。那些冰锥在半空中就自行崩解,为阿尔萨斯的冲锋让出一条路来。

    明明只有十米不到了。

    这时,一条冰龙蓦然从虚空出现,化虚为实,虽然它仅仅探出半个身子,但它巨大龙爪的攻击对象,无疑是阿尔萨斯,而不是杜克。

    因为它的名字是——萨菲隆。

    曾经镇守纳克萨玛斯的倒数第二号boss,现在杜克的冰霜元素使者。

    “叛徒!”

    阿尔萨斯举起霜之哀伤怒吼一声,一剑劈中那伸出来的龙爪子。

    龙族本身就有着极为坚硬的骨骼,再加上冰霜元素那种级别的固化,说爪子比钢铁硬上好几倍也毫不为过。

    以霜之哀伤的锋锐,重重一剑直劈在它爪子上,竟然发出一声类似于刀剑交击的脆响。

    阿尔萨斯的本体是人类,在失去了大量暗影能量加持之后,其力量终究无法比得过一头骨龙。

    在巨响过后,霜之哀伤毫无悬念地弹开。

    这一剑,仅仅在萨菲隆的爪尖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子。

    不过,阿尔萨斯可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家伙。

    明明是大剑尺寸的霜之哀伤,在他狂暴化的攻击下,简直变成了刺剑一样快捷。散发出幽蓝光辉的符文大剑连续形成五道幻影。

    只听到……

    “当、当、咔、嚓、嚓……”

    本应是连成一片的金属对击声,却因为先后五剑命中同一部位,结果在第二剑之后,谁都听出,成了利器砍在冰渣上的奇异声响。

    没想到,阿尔萨斯居然把萨菲隆的爪子都彻底化为冰块一样的存在,最后彻底劈断。

    萨菲隆顿时发出一声惨叫,让自己的身影消弭在虚空中。

    “渣子,我全盛时期一剑一个的货色,现在对付起来居然这么麻烦!”阿尔萨斯心中忍不住咒骂起来。

    “那你还好意思跟我分裂!?”耐奥祖猛地反骂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愣了愣,终究没辩驳下去,对他来说,时间已经是争分夺秒,没办法击倒杜克,他就别想赢。

    既然状况由不得他多想,他一拉缰绳,再度化身那道仿佛可以冲出天际的幻影,冲向杜克。

    这一次,他不敢留手,直接以他最后的大招劈向杜克。

    他害怕杜克会用逃走。

    然而,杜克不闪不避,仿佛就等着他这招似的,任由暗影属性的攻击打中自己。

    “你……”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