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8章 魔剑飞了
    杜克简直哗了狗。

    他二话不说,直接跑路。

    左右手一扬,周遭直接一片暗影能量将他的身影覆盖住了。

    下一瞬,杜克直接将自己转换成暗影牧师,发动大招!

    当杜克把身体暂时分解成暗影能量形态时,轮到耐奥祖一面哗了狗的表情。

    如果没有诺森德跟杜克的连场对决,耐奥祖对杜克的了解还停留在二十多年前。

    即便是阿纳斯特里安二度加入天灾军团,得到的也只是表面上的情报。太阳王根本不可能知道,杜克当年捅死阿克蒙德时受重伤,反而开发出暗影牧师这个奇葩副职业。更不可能知道,杜克当过燃烧军团的虚空领主。因为格罗姆给萨尔打了报告之后,萨尔并没有向阿纳斯特里安通报。

    情报上的不对等,导致耐奥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杜克有点狼狈地逃走了。

    那也只是有点狼狈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系统精灵的分析更为详尽了。

    杜克自忖着:“嗯,这里是的暗影能量储存处,那没什么好看的。”

    既然是巫妖王的自留地,想必里面的暗影能量都打上了巫妖王的印记。杜克要夺取不是不行,但很费时间和工夫,还会惊动耐奥祖这货。

    “那……囚禁灵魂的地方,应该是这边……”

    杜克这个大窃贼首先找到了囚禁普通灵魂的地方。

    看着下方那个乱糟糟、囚禁着成千上万冤魂的巨大囚笼,杜克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即便里面很可能随便一个灵魂残片,联系着外界一个天灾军团指挥官。

    杜克继续前进,来到一处更隐蔽的地方。

    眼前的确有两个灵魂守卫,它们也有着相当不俗的威能。

    但在这个充满了暗影能量的剑中世界里,杜克可以保持状态相当长一段时间。

    在它们空洞的灵界视野当中,杜克此时跟一缕普通的暗影能量烟尘没什么区别。

    或许这也跟铸造以来,从未有过真正的外敌的缘故。

    杜克很简单地溜了进去。

    “这里是……”

    重新化为人形,杜克毫无难度地扳动了墙上一个机关。

    房间底部打开,顿时升起了几个祭台。好几团灵魂残片本来被分割保管在那些祭台上。祭台上支撑着的,居然是几个独立的、类似保险柜的独立空间。

    系统分析得出结论,这里的开启方式居然是……声控?

    “是要口头的密码吗?”杜克皱了眉:“系统,给我模仿阿尔萨斯的声音。”

    下一刻,当杜克再开口时。

    杜克开始乱试密码了。

    “霜之哀伤?”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巫妖王?”

    当杜克乱试了七、八个之后,灵机一动:“卡莉娅……姐姐?”

    顿时祭台有反应了。

    几个祭台开始自己移动,拼凑到一块。

    当各自独立的空间合并之后,里面的灵魂残片也开始融合。

    当这些残片最终完全融合在一起时,好像忽然之间具备了生命一般蠕动起来,逆流而上,向半空‘生长’过去。

    最终,它们居然生成一个黑色的灵魂骷髅头。

    “哈!居然是他的灵魂!?”不得不说,杜克有了非常意外的收获。

    杜克一扬手,轻轻以虚空领主的手法,将这个大号的灵魂残片收入手中。然后再度发动,离开这个房间。

    杜克继续寻找着从内部破解的法子。

    光是打败耐奥祖,似乎并不足够。不过在剑里面的时间流逝显然跟外界有所不同,系统估算了一下,大概是外界时间流速的四分之一。

    终于,杜克七转八拐之下,来到了的最上层,那应该是剑柄所在的位置。

    呈现在杜克面前的,是一个容貌迷糊的男性灵魂,他紧闭着双眼,貌似在沉眠。

    但杜克知道,这个灵魂应该是被困陷于一个永久循环的梦境之中,唯有他胸口那团极为微弱,依然缓缓地摇曳不止的灵魂之火,证明这个灵魂尚未完全湮灭,并不是一具徒有外表的空壳。

    杜克不知道这个灵魂是谁,他只是感到有股莫名的熟悉感。

    杜克敢肯定,自己应该见过这人。

    问题来了,能被阿尔萨斯困住,郑重其事地供养起来,又不肯摧毁其灵魂的存在……是谁?

    同一时刻,外界的鏖战已经到了最要紧的关头。

    当阿尔萨斯再度发动了一次时,外头几乎人人带伤。这也幸亏里面的灵魂之力储备早已跌破警戒线,使得这一次的威力大为减弱。

    由麦格尼、加文拉德和提里奥三大猛男齐齐顶在最前面,还是两大圣骑开了无敌,以圣光硬顶过去的。

    “阿尔萨斯!你还记得你父亲泰瑞纳斯吗?”提里奥咆哮着把一剑砍来。

    “记得!是我一剑刺死的老不死!”阿尔萨斯仿佛自暴自弃地狂笑着,用跟提里奥的剑对拼一记,逼退了提里奥。

    “还记得乌瑟尔吗?”加文拉德扑上来,又跟阿尔萨斯拼了一记。

    当阿尔萨斯隔开了希女王一箭,又荡开了麦格尼一锤之后,卡莉娅对着阿尔萨斯遥遥轰出一锤。

    的神圣金光轰在了上面。

    这一下过后,大名鼎鼎的不再是完好无损。这一刻,全场每个人都听到了一声突如其来的金属嗡鸣,这是魔剑的悲鸣。

    金光旋转着,仿佛要钻入剑身当中。

    而的剑身突兀地产生了凹陷,一束有着不同色调的金光从中射出,两股色调不同的金光糅合在一块,流淌进符文大剑剑身上的花纹中。

    整把大剑变得闪闪发光,这不是一直所散发的蓝白色邪恶灵光,这是跟邪恶完全相反的圣光。

    “啊!”完全无法控制手中的魔剑,阿尔萨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魔剑悬浮飞起,剑锋朝下,直立悬停在冰铸平台的正中间上空。

    “不可能——”阿尔萨斯完全蒙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