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3章 不对头的底牌
    在暴风城的公爵府当中,杜克用近百个魔法镜像,硬生生把自己公爵府的大厅弄成了比联盟指挥部还要牛逼的控制中心。

    近百个画面只是联盟各个重要城镇的俯瞰画面,每一个大画面当中,还有十数个乃至上百个小画面以小视窗的方式附在里头,只要杜克神念一动,立马可以调出来仔细查看。

    事实上,在紧连着魔网的卡拉赞里面,卡德加正在指挥着七、八个辉月、近百个晨星级英灵法师,一层一层监控着各个地方暮光信徒的情况。

    这些英灵法师大多是在杜克成为半神之后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的联盟法师。或许是寿命已尽,或许是战死沙场,他们坚定地认为自己这样的家伙应该也去不了所谓的天堂,干脆以英灵的方式投入杜克麾下,成为魔网的一部分。

    作为魔网半神,杜克现在越发有神的味道了。

    只可惜,现在这位理应高高在上的半神大人,正在干着不搭调的事。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

    “从来都没有打断你。”

    “你能秒天秒地秒空气。”

    “你爸你妈都害怕你——”

    唱着不靠谱的怪歌,杜克把自家两个闺女逗得咯咯大笑。只不过,两位母亲大人则满头黑线。

    虽说女儿跟当爹的亲近是好事,但总觉得如果所有的教育都交给杜克的话,精灵小姑娘那种美如画的画风,用不了三岁就会被杜克给带歪了。

    嗯,没错,理论上这两个小丫头是半人半精灵。因为杜克是在拥有半神之躯的情况下,才让两女受孕的,所以标准来说两个小丫头应该是半神半精灵才对。

    这使得两个小宝贝看上去就是彻底的高等精灵婴儿,一点都看不出人类特征。有趣的是,明明奥蕾莉亚是一头灿烂金发,生出来的伊妮莉斯却是跟温雷莎一样几乎纯白的银发。阿塔兰忒偏偏是一头金发。

    只能说,风行者家关于发色方面的基因,显然有着纯金和纯银两种色调。区别只在于什么时候作为显性基因表露出来。

    奥蕾莉亚担心过孩子不像杜克,会不会杜克有意见,杜克则不以为然:“女孩当然要像妈妈才好。像我就不好了,你看我,跟精灵比起来就是典型的腰长腿短。这样的女娃长大后迷不住男人啊!”

    逗玩女儿,杜克看了看自家女人显然大了一号的海加尔峰,也就龇了龇牙,就进入工作状态了。

    家人撤场了,一个极少在杜克面前出来的存在出现了。

    “参见主人。”典型的恶魔羊角,皮肤颜色更为深紫色的萨洛拉丝女王,单膝跪下。

    杜克摆摆手:“那些渣滓的灵魂送你了,回头给我好好从本尼迪塔斯那里撬出点东西来。”

    一句话就定了数千名活跃在联盟境内的暮光信徒的命运,这就是联盟统帅的权力。

    萨洛拉丝相当兴奋,这还是杜克第一次公开赏给她们灵魂。投靠杜克这么久,双子都快憋坏了。

    至于本尼迪塔斯,他的确死了。他的灵魂却无法解脱,当场就被杜克偷偷出手逮住了。

    也没什么特别强大的首领。在联盟这边是本尼迪塔斯,部落那边则是双头食人魔的老大古加尔。

    古加尔的话,杜克是没兴趣了。

    联盟这边敲掉了本尼迪塔斯,也不成气候。

    观察了两天,杜克终究对弱鸡暮光之锤失去了耐心。

    杜克唯一关心的是,上古之神的那张底牌到底是什么。

    仅仅一个小时,萨洛拉丝女王就给出了答案——死亡之翼耐萨里奥。

    这是一个不稀奇,也不靠谱的答案。

    杜克把眉宇都拧成个川字。

    太不合理了。

    很简单,因为之翼凉了很久了。

    如果还是一如历史,耐萨里奥仅仅是诈死躲过搜捕,那么这个时间点上,得到仅存的上古之神全力援助的死亡之翼很强。

    作为的关底boss,得到上古之神祝福的死亡之翼是强到秒天秒地的,甚至跳出了生命循环之外。为了成功围杀耐萨里奥,其余的守护巨龙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终失去了一身神力。

    然而这一世的耐萨里奥,很明显当不起这个大任。

    任何死亡巨龙,其能力都会大打折扣。

    好比玛里苟斯凉了变成龙巫妖,虽是保住了他半神级的施法能力,但强大的龙躯威能被削掉过半,直接导致杜克不耍魔法改玩近战时,一击就收工了。

    死亡之翼不光被杀,连龙头都被当年的玛里苟斯拿去耍,说不定还当过夜壶。

    它一身皮肉都拆成零件了,即使古神将其复活成幽灵龙或者骨龙,其水平也就那样了。

    杜克甚至不需要叫谁帮忙,他自己都可以单手做掉骨龙状态的耐萨里奥。

    而且耐萨里奥的灵魂,已经被杜克弄了一把狠的,再被龙眠神殿所镇压,早已消磨得七七八八。

    姑且算恩佐斯等上古之神还保有之翼一部分的灵魂,那也不顶事。

    综上所述,耐萨里奥绝对没资格作为一张底牌。

    杜克翘着二郎腿,左手托腮,右手食指不停有节奏地敲打着座椅的扶手,陷入了沉思当中。

    萨洛拉丝女王露出奉迎的魅惑笑容,她爬过来,轻轻给杜克按摩着小腿:“主人,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事?”

    “你说!”杜克平静地扫了这个女恶魔一眼。

    “生者的个体,跟不死者的个体,不是同一个概念的东西。比如……憎恶!”

    杜克倏然动容!

    对!一直以来,他的思维陷入了盲区。总是认定,如果大灾变还是以死亡之翼耐萨里奥为代表,那就必定是耐萨里奥一个作为总boss。

    他忘记了。

    既然他能把死亡之翼拆成零件,上古之神同样可以把这些零件重新拼凑起来,甚至加上更多他意想不到的新配件!

    杜克“噌”一下站了起来,对着萨洛拉丝笑了笑:“你做的很好,赏你这个。”说罢,杜克直接将丢给了脸色大变的女恶魔。

    然后,杜克以灵魂感应直接呼唤道:“奥妮克希亚,来我这,有个重要任务交给你。”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