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3章 对质(下)
    梦魇之王从此控制了部份世界树的力量,就可以借由泰达希尔与世界的连结进行一连串的散播行动。

    梦魇之王当然在范达尔替他立下了这些功劳之后赐予其一个新的儿子,一个梦魇爪牙化身成瓦斯坦恩的样子,同时读取范达尔的梦境,让这个儿子跟范达尔记忆中一模一样。

    范达尔一直把这个儿子藏得好好的,让假瓦斯坦恩当做他和梦魇之王沟通的桥梁。

    而这次梦魇之王已经预备好要大举入侵艾泽拉斯,假瓦斯坦恩传达了一个指令:要范达尔把所有的德鲁伊聚集在世界树这边,以避免他们发现梦魇们接下来的攻击计划,再让范达尔领导这些德鲁伊用看似治疗、实际却是下毒的方式加深世界之树的疾病。

    如果是在原来历史中,就会有一个恐怖的事件爆发,并蔓延至整个艾泽拉斯大陆。世界各地,无论什么种族,什么人都开始陷入无尽的噩梦之中。无论是卡利姆多还是东部王国的人都开始陷入不醒的沉睡,并且都在做着噩梦,只有极少意志力强大的人才免于陷入沉睡。

    这直接给死亡之翼的阴谋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恰好在这时候,就是牛头人大德鲁伊哈缪尔将意志沉入翡翠梦境,听到了泰达希尔的求救。而且范达尔洞察到哈穆尔发现了他的秘密,并且偷袭了这位高贵的大德鲁伊。

    原本应当是一场大德鲁伊之间势均力敌的战斗,但是范达尔得到了梦魇之王赐给他的力量,再加上他抽取了堕落世界之树的力量,于是击败了哈穆尔将其囚禁起来,预备要腐化他成为另一个梦魇之王的爪牙。

    只不过,这一世的范达尔没有机会对泰达希尔进一步下毒。

    几乎是卡着范达尔完全堕落的这个时间节点,杜克直接杀出来跟范达尔对质。

    其实,当杜克说出最近发现范达尔有萨维斯的味道时,泰兰德也质问过杜克,为什么不马上跟她说。

    杜克是这样回答的:“智慧生物的灵魂和意志,是世间最为复杂的东西。很少有绝对的光明或者最彻底的黑暗。大部分智慧生物的灵魂都处于一种同时混杂了正义与邪恶意念的混淆状态。我们不可以凭着对方有一丝邪念就去灭了对方。”

    这道理就像是杜克当年念书时,一群牲口叫嚣要强推冰冰姐。然后听到一群恐龙喊着要逆推男神什么的。

    想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

    范达尔这些年的行事固然偏激,但他的心灵还没真正堕落。关于对儿砸的执念,这可是谁都解不开的。

    听到杜克的解释,泰兰德当时也沉默了,反而举了一个例子:“就好像我虽然一心为公,愿意为卡多雷奉献一切,背地里却不知羞耻地被你解锁了所有姿势吗?”

    杜克当时是龇了龇牙,不敢把话接下去的。

    时间回到此刻,杜克既然敢抛出梦魇之王萨维斯的名字,自然就有更大的杀手锏。

    “范达尔!我对你太失望了!”伴随一个德鲁伊们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仿佛是披着一身草皮、头上有着鹿角的塞纳里奥议会正牌首领玛法里奥*怒风,在泰兰德等人的身后出现。

    队伍自然让出一条道来,让这位暗夜精灵精神领袖入场。

    玛法里奥拄着法杖,大步流星地冲过来。

    “哈缪尔,不用去翡翠梦境了!我已经接触过泰达希尔,它把所有原因告诉我了……至于你……范达尔”玛法里奥转而对视范达尔*鹿盔,眼睛里有着震怒,但更多的是悲哀与痛心。显然,他从没想到自己亲手栽培出来的范达尔竟然会堕落到这种地步。

    范达尔终于失去所有方寸了,他大惊失色之余,冲口而出:“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挣脱梦魇之王的囚笼!?”

    杜克冷笑:“嗬?你明知道玛法里奥被困在梦魇之王的囚笼,还给晨光麦上去?不再继续装下去了吗?”

    装!

    你继续装!

    杜克本来还想吐槽两句,可泰兰德悄然拉了拉他的衣袖子,几乎微不可察地摇摇头:“你能及时把玛法里奥救出来,这足够了。”

    杜克顿时偃旗息鼓。

    其实救醒玛法里奥是个小小的意外。

    当杜克赶来时,通知泰兰德玛法里奥的问题时,他去了看玛法里奥。

    作为一个曾经混过燃烧军团的牛人,杜克对于灵魂波动是非常敏感的。在系统提示下,他收到了一段噩梦信息。

    玛法里奥虽然被梦魇之王囚禁,但是同样利用噩梦的力量作为提示把一个最关键的人物的名字,告知了杜克。

    那就是兽人英雄布洛克斯的魔法战斧持有者——索拉*萨鲁法尔。

    这名女兽人是布洛克斯*萨鲁法尔的侄女。当年塞纳留斯被吼爷干掉后,他亲手用橡木树铸造并受到月神祝福的神器,最终以战利品的方式落到这名女兽人手上。而这把武器正是破坏梦魇之王牢笼的关键所在。

    剩下的就顺理成章了。

    杜克让泰兰德绕过脑残吼,私底下联系上沃金。正苦于没办法维系跟联盟友好关系的沃金立即同意,让并不受脑残吼重视的索拉来跑一趟。

    正好,在此时此刻,让玛法里奥完美地赶上了。

    “范达尔——你还要冥顽不灵吗?放弃你那该死的计划!什么狗屁梦魇之王,萨维斯就是个骗子!他根本不可能复活你的儿子!”玛法里奥用尽肺部每一滴空气,大喊着。

    范达尔*鹿盔的脸上露出哀伤的神情,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何而哀伤:“太晚了!玛法里奥,而且,我愿意为我的瓦斯坦恩付出任何代价……”

    一扬手,这位大名鼎鼎的德鲁伊双手上顿时泛出似幻似真的黑色光芒。一眨眼的工夫,周围有成千上万半透明、有着扭曲肢体和触须的梦魇爪牙凭空跳了出来,开始对在场所有生灵发动攻击。

    玛法里奥转头看着完全跟杜克站在一起的泰兰德,再把视线转向杜克:“接下来,是我们师徒的事了。杜克,你同意么?”

    “同意。”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