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8章 联盟有选择
    贝利萨成功地帮助格雷迈恩国王长时间的压抑住了狼人的本质,并向他讲述了狼人诅咒的由来:一群暗夜精灵德鲁伊滥用自然给予的野性之力所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和无可救药的堕落。

    随着阿鲁高的死亡,他手下被召唤出来的狼人亦重获自由。曾经的堕落者,顽固的利爪德鲁伊之一的莱拉尔自称头领并在狼人之中组织起了一支被称为“血牙狼人”的拜狼教。

    许多吉尔尼斯人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加入了这个秘密组织。他们在吉尔尼斯王国高墙之下隐秘的行动着,向越来越多的人以不可遏止的方式传播着诅咒。

    在狼人诅咒越传越广,而民众既无法得到安全又无法逃离高墙时,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发动了兵变并进攻吉尔尼斯城的格雷迈恩宫廷。

    他宣称要推翻吉恩的暴政,并结束封闭的状况拯救吉尔尼斯。这场内战十分血腥且激烈,虽然最终克罗雷的军队被国王击败且锒铛入狱,但王国亦因为这种内耗损失惨重并陷入混乱。反抗军的残余依然不时的活跃于整个王国,甚至在都城里藏下难以计数的火器试图发动第二次内战。

    趁此机会,越发壮大的头狼莱拉尔向这座脆弱的都城发起了致命的攻击。吉尔尼斯城卫兵部队和皇家卫队很快在血牙狼人的攻势下惨败,难以计数的平民在这次战役之中被杀死或是被诅咒感染。

    情急之下,吉恩国王释放并赦免了达利乌斯和他的士兵。在其女儿罗娜的帮助下,北门叛军重新获得了本用于内战的武器并在教堂广场的黎明之光大教堂为撤离都城的难民断后。

    跟历史上不同,这一世并没有什么被遗忘者进攻吉尔尼斯,所以在集合了全国的兵力,并让隐居在塔伦多尔被救赎的狼人们加入吉尔尼斯之后,血牙狼人的进攻被击溃了。

    接下来的数年当中,吉尔尼斯又经历了数场严重的叛乱与政变,几乎把王国所有元气都耗光了。

    在大灾变到来时,吉尔尼斯的经济民生终于宣告崩溃。

    本来吉尔尼斯的国土面积在七国当中几乎是最小的,也就比奥特兰克略大一点。当初为了防止联盟粗暴干涉内政,还放弃了最肥沃的银松森林领地,在更南端靠山的地方,举倾国之力建造了格雷迈恩之墙。

    剩下的以山地为主的糟糕地形,注定了粮产不多。即便是这样不多的耕地,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去开垦与种植。

    狼人肆虐,使得不光粮产下降,连去森林里狩猎都变得无比艰难。大灾变没有给吉尔尼斯造成什么地怒裂口,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惜地震轻易弄塌了大量的房子,还震塌了大段大段吉尔尼斯城的城墙。

    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原本历史上,吉恩国王是在大德鲁伊玛法里奥引见下,搭上了联盟的线,见到了瓦里安。

    可这一世,杜克却感到有一点点意外。

    “什么?吉恩*格雷迈恩想见我?半夜三更?”刚好在南海城邦的南海城,在半夜跟伊露希亚进行国事访问的杜克,收到了这个消息。

    杜克有点不爽。

    “杜克,吉恩好歹是个国王。半夜求见,肯定有急事。”身下的伊露希亚如此贴心地劝着。

    “好吧。”杜克一口气发动杜克神剑999连击,把奥特兰克的女王陛下送上天之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在书房里见到了一面疲惫的老狼王。

    吉恩显然很意外,他没想到杜克竟然真的愿意在半夜见他。他嘴巴蠕蠕了半天,居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杜克仔细打量着老狼王,忽然发现自己不知该怎么说他好了。

    诚然,吉恩老了,一头头发变得无比苍白。

    杜克感觉看他更顺眼了。

    当年那个吉恩,就是典型的政治上的小人,不光长得肚满肠肥,还各种尖酸与挑剔。有困难就缩卵,有好处就屁颠屁颠地滚过来,像见到骨头的饿狗。

    现在老归老,样子反倒变得精干起来。

    一头白发以六四分,垂到下巴边上。手臂上曾经满是肥猪肉,如今变得只剩下有着爆炸性力量美感的肌肉。

    一身黑色紧身绸衣,把肌肉都凸显出来,而露出肩膀的金色皮甲和腿甲,则让他彻底摆脱了文人的形象。

    曾经初代联盟里公认的战五渣,打仗时只配跟泰瑞纳斯一起玩堆沙子游戏的吉恩,如今战斗力应该相当爆表。

    杜克调笑道:“吉恩,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比当年更帅了呢?”

    一句话就让吉恩紧张的心情飞走了:啊!至少杜克对我还不算太生分嘛!

    他长舒一口气:“比不上你啊!永恒的生命与年轻。”

    杜克走向酒柜:“喝点什么吗?伊露希亚有钱得很,你喝不穷她的。”

    这里其实是女王的书房,实际上是伊露希亚特地准备给杜克用的。杜克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

    吉恩有点尴尬,他很快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有奥特兰克的金酒吗?我倒是很怀念这个。”

    “当然有。”

    杜克斟酒,递给吉恩杯子。

    吉恩摇了摇水晶酒杯,让这种近乎朗姆酒的酒液在空气中散发出迷人的酒香,然后一饮而尽,突然道:“天啊!我当年到底在想什么?居然因为害怕联盟吞了我的国家而把国家封闭了二十多年。”

    杜克耸耸肩:“你就不怕现在的联盟吞掉吉尔尼斯么?你应该知道,没有大灾变,我已经跟四个女王结婚了。”

    吉恩有点颓然,他甚至不敢望向杜克,他用手指头搓着酒杯,似乎在回忆,又像是在掩饰自己的不安:“不管有没有联盟,吉尔尼斯已经快完了。一半的国民变成狼人,另一半在饥饿与恐慌之中挣扎。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但联盟有选择的余地!”杜克强调。

    这句话让吉恩的心脏几乎被冻住了。

    是啊!

    联盟不是非接受吉尔尼斯不可。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