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6 牛奶,请认准武藏野
    藤美学园,停车场内。

    在经过一段不可描述的治疗体验后,伊天诚先是利用止痛药,大幅度缓解了冴子的疼痛,从而顺利拔出了刺穿她大腿上的铁丝;之后又用止血喷雾剂,止住了伤口处的出血;最后利用绑带与急救包,有效清除烧伤感染症状。

    这些由系统提供的药物药剂,治疗效果毋庸置疑,甚至就连肌肤上残留的焦痂瘢痕,都以肉眼可视的速度自行愈合。

    随着伤口逐渐愈合,冴子的诱惑力便直线飙升。

    伊天诚在经过这场杀戮后,体内的血气原本就有些喷张,再经过这一番香艳旖旎的治疗后,身为男人的凭证顿时就开始昂扬挺立了起来。

    毕竟是身无寸缕,冴子自然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变化,脸上原本就没有消散的红晕,立刻染得更加潮红了。

    正所谓:微微一硬,以示尊敬;轻轻一舔,与君共勉。

    所以,伊天诚坦然自若,挑了挑眉头,轻笑道:“别在意,这也是向你表达我心中的尊敬,是你极具魅力的最直接的证明。”

    不得不说,污到深处自然纯,当无耻到了一定境界后,很难说清楚他到底是毫无廉耻之心,还是回归天性、崇尚自然。

    “你……”毒岛伢子显然没有伊天诚这么放飞自我,下意识的就用双手抱住双膝,遮挡住自己暴露出来的春色,羞赧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顺势问了一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她并不是智商欠费的白痴,无论是伊天诚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还是他比之杀人鬼都更加恐怖的特质,以及这些她亲身体验到的神奇药物……

    种种迹象都在向她表明一点,那就是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青年,决非常人。

    “抱歉抱歉,居然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伊……伊藤诚,冴子可以直接叫我名字便是,其他的暂且无法告诉你太多,稍后你自然就会知道。”

    “总而言之,你就乖乖做我的剑鞘好了。”

    伊天诚为冴子包扎好脱脂绷带,然后便一把将她公主抱起来。

    “我,我自己可以走。”

    “听话,我想抱着你。”

    踩踏着遍地的死体尸骸,两人就此离开了停车场……

    在冴子的指引下,伊天诚抱着她走进学校室内体育馆,直奔剑道社团的道场,准备为冴子清洗一下身体,并且找两剑道服先穿上。

    伊天诚虽然不在乎裸奔,但冴子肯定无法适应,等忙完一切走出道场后,天色已经彻底漆黑了。

    “咱们先弄点东西填饱肚子,你们学校的餐厅在哪里?”伊天诚问道。

    “没有餐厅,但是有小卖部,那栋楼一层最左边的房屋就是,门口还安装了两台自动售卖机。”冴子用手中的制式木剑,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房说道。

    她现在已经可以正常行走了,虽然尚未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是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餐厅门前,两台自动售卖机排放在一起,一台里面装满了饮品,另一台里都是些面包、蛋糕之类的零食。

    ——砰!

    站在自动售卖机前,伊天诚跃跃欲试的掂了掂脚,然后就直接效仿某位放电妹,以九十度回旋飞踢的物理手段,来强行获取里面的饮料与食物。

    只可惜,这售卖机意外的坚挺,反倒是将他的腿脚震得发麻。

    “啧~!”伊天诚不爽的咂嘴,然后取出了消防尖斧,直接就是暴力三板斧怒劈了下去,一举将这售卖机砸报废,同时也引得警鸣声大作。

    冴子眯着眼,亲眼目睹了伊天诚手中突然出现的消防斧,这无疑再度佐证了她的某些猜测。

    “女士优先,不知道你的口味,请自便。”伊天诚接着又强拆了另一台售卖机,然后冲着冴子撇头笑道:“来了一位不解风情的家伙,我先去解决一下。”

    伴随着喑哑的哮喘声,小卖店里走出了一头死体,径直锁定了伊天诚,朝着他走了过去。

    “诚,可以把他交给我吗?”看着那头死体,冴子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木剑,眸子里一改之前的矜持,闪烁着一缕抑制不住的兴奋,甚至连语气都有些发颤。

    “当然。”伊天诚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耸了耸肩,为她腾开了位置。

    伊天诚从售卖机中取出两盒武藏野牛奶,看着冴子向死体发起赶紧利落的攻击,表情很是愉悦。

    当少女解决掉死体后,他忍不住笑道:“真不愧是冴子呢。”

    看着脸色有些微微潮红的少女,伊天诚突然开口道:“原来那种和平的生活,那种处处充斥着秩序教条与道德伦理的世界,肯定让你活得很压抑吧。”

    听到伊天诚的话,毒岛冴子表情略显恍惚的一凝,旋即凝视着伊天诚,看着对方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没有认同,也没有否认。

    伊天诚递给他一盒牛奶,笑道:“追随我,以后的日子,必将精彩刺激的超乎你的想象。”

    “是嘛?”毒岛冴子抿了抿嘴唇,抬手将身前一缕紫色长发撩至身后,然后接过了伊天诚手里的牛奶,那双深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渴望却又不失矜持的幽光:“可以先回答我三个问题吗?”

    “当然,只要是可以回答的问题,”伊天诚坦然笑道。

    “如何像你那么强大?”冴子并没有去问那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而是直接问了她最在意的问题。

    不久前的那场屠杀,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过强烈,以至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瞬间,都始终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看着少女有些灼热的眼神,伊天诚吸了一口牛奶,然后轻描淡写的回答道:“把信仰交给剑,把身心交给我。”

    “嗯?能否说的更明白一些?”

    “斩断所有让你的剑变得迟钝的东西,释放所有让你的剑变得锐利的东西;追随我的脚步,我会带着你挑战无数强者,其中最不缺的就是剑道天才,直至永恒或者死亡。”

    “……”伢子低眉垂眼思索了片刻,然后抬起头不解的凝视着身前的男子,最终还是放弃了刨根问底,继续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是如何看待杀戮的?”

    听到这个问题,伊天诚看了眼手中的斧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首先,杀戮是罪,无论基于任何理由的杀戮,都是罪。

    其次,杀戮是手段,不是目的,有人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但也有少数人为了手段不在乎目的,而我本人属于前者。

    此外,生命存在的意义也许有很多,但之所以有意义那都是死亡赋予的,能够直接予生命以死亡的杀戮,会让人畏惧,也会让人上瘾。

    最后,只有被杀觉悟的人,才有资格行使杀戮。这就是我的杀戮观。”

    听到伊天诚的回答,冴子口中吸着牛奶,沉默了将近三分钟,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深吸一口气后,冴子仿佛释怀一般的将其呼出,然后眯着眼柔情的看着伊天诚,柔美的俏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微笑,最后晃了晃手里的牛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武藏野牛奶?”

    “……诶?我并不知道啊!”伊天诚仿佛被问住了一样愣了愣神,然后转眼就恍然大雾,目光也随之锁定在少女胸前那对儿傲然挺立的丰满上,脸上顿时露出了暧昧十足的笑容。

    “果然,牛奶还是武藏野的好。”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