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3 真正的邪恶
    “不错,你真的很聪明。”

    伊天诚终于走到了他身前,笑容虽然很冷淡,却毫不掩饰他对李铮的赞赏之意。

    李铮口中多余的事情,在当前这种形势下,自然不是说继续攻击伊天诚,而是在叮嘱其他人,千万不要去针对伊天诚的爷爷,做出会让局面彻底失控的事情。

    “如果你们敢动我爷爷,拿他老人家的安危来威胁我的话,你猜我接下来会怎么办?”伊天诚低眉垂眼,语气平静的问道。

    “不知道。”李铮摇了摇头,如实回答道,他实在是猜不透这个少年的心思,虽然老人是对方唯一的破绽,但同样也是对方唯一的逆鳞,哪怕对方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会投降,他也不敢放手一赌。

    他无法预料,这个少年如果大开杀戒的话,会带来何等严重的灾难。

    “很简单,我会直接杀过去,将所有对我爷爷不利的家伙直接干掉,而且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爷爷出了一丁点的意外,我就会百倍千倍的报复回去;而要是我爷爷出了生命危险,那我就直接报复全人类。”

    说着,伊天诚抬起头来,对李铮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继续说道:“相信我,只要有足够的灵子积分与个人成就,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难,比如原子弹、生化病毒、因果律道具……”

    “别开玩笑了!我也是代行者,我很清楚灵子空间的商城里面,根本没有售卖你说的这些东西。”李铮顿时忍不住冲着伊天诚嘶吼道,额头上甚至都已经青筋暴凸了起来。

    “不不不,那是因为你权限不够,等你成为lv2级代行者后,商城就会随机刷新特殊商品,我甚至在里面看到过「二向箔」这种大杀器,其他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伊天诚饶有趣味的看着对方,随口就爆出了一个猛料。

    “什么?你说的「二向箔」该不会是……”李铮瞪大了双眼,原本已经火冒三丈的怒气,直接凭空蒸发殆尽,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也变得更加惨白了起来。

    伊天诚点了点头,轻描淡写的确认道:“没错,就是你知道的那个「二向箔」。”

    “——咕噜~!”李铮咽喉蠕动,本能的将掺杂着血腥味的口水吞咽了下去,艰难的说道:“就算真有这些东西,想要具现到现实,也得付出超乎想象的代价吧?”

    “没错,代价的确很沉重,但是却不代表没有可能,不是吗?

    所以说,你们来惹我没有问题,但是最好不要去碰我爷爷一根指头,甚至还得尽一切努力,来保证他的健康与安全。”

    伊天诚看着狼狈不堪的李铮,不容质疑的强调道:“我说的话,千万记清楚了,这不是什么警告,而是在称述事实。

    因为在我心底,囚禁着一头恶魔,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将它放出来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而爷爷的存在就是拴住这头恶魔的最后一根锁链。

    现在,我把这条锁链,交由你们来看护,还请你们多多费心了。”

    听到这种近乎玩笑一般的话语,李铮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你、这、个、疯、子。”

    “我就算是个疯子——”伊天诚并不生气,反而笑容更盛的回答道:“那也得感谢这个把我逼疯的世道不是么。”

    “……”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漆黑眼瞳,李铮突然沉默了下来。

    如果说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之窗,那么从那双眼睛里,李铮看不到任何希望、快乐、幸福、美好的东西。

    那就仿佛是一潭死水,就算往里面扔一颗水雷,都掀不起半点涟漪。

    但是,这种死气沉沉只是冰山一角,在这种完全淡漠到找不出人性的死寂下面,李铮却隐隐窥探到了一股滔天的癫狂,以及最纯粹的恶意。

    在那一瞬间,李铮的瞳孔极具收缩,他甚至忍不住本能的打了个寒颤。

    他的身份与职业,让他见过太多隐藏在光鲜盛世之下的黑暗与罪恶,所以接触过太多阴险狡诈的人,也交手过太多恶贯满盈的人,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伊天诚这样的存在。

    “像你这种人,一定的没有真正体会过,无能、痛苦、仇恨以及绝望的滋味。”

    看着眼前这个铮铮铁骨的男人,伊天诚从容而又漠然的说道。

    所以,你不会知道,那种整个人都被仇恨以及痛苦所支配,变成了一颗燃烧着的炸弹的感觉。

    不到爆发的那一瞬间,没有人会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那种力量,甚至连时间都无法将其腐蚀、磨灭乃至遗忘,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发浓郁。

    无能,是男人痛苦的因。

    痛苦,是男人仇恨的果。

    仇恨,会成为男人强大的催化剂。

    可如果不够强大,就会彻底沉沦绝望的深渊。

    当一个男人深入骨髓的体会到自己的无能,当一个男人深入灵魂的品尝到因为无能到带来的痛苦,当一个男人除了仇恨也只剩下仇恨的时候,当一个男人哪怕禅精竭虑的挣扎,也依旧只能苟延残喘,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

    当这一切重新来过时,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碍这个男人追逐力量的脚步。

    这个男人,就是现在的伊天诚。

    重生后的他,绝不会再让自己在重蹈覆辙。

    就算是痛苦,也只能是他带给别人痛苦;就算是仇恨,也只能是他带给别人仇恨;就算是绝望,也只能是他带给别人绝望。

    “我爷爷从小就教我,做人要有担当,做事要不要冲动。我对这话的理解就是,只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人是我杀的,我不会主动自首,但更不会矢口否认,甚至连狡辩的理由借口都不需要一个字。”

    “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接下来我至少还会再出手一次,目标就是那群器官贩子。”

    “我并不在乎他们的业务是否合乎法理与道德,但是他们不该在我走投无路,拿命换取一线希望的时候,还欺骗了我。”

    “既然你们的情报部门这么厉害,那就拜托你们帮我把这伙人找出来,这是他们其中几个人的大致信息与特征……”

    “找到以后,就赶紧告诉我,毕竟我自己去找的话,难免会用一切极端的方式,殃及其他无辜群众。”

    说完,伊天诚便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看着对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李铮最终只能沉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整个人再度靠着墙壁,瘫坐在了地上。

    “该死!为什么会有这种混蛋存在啊?!”李铮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他从来不是胆小的人,甚至直面死亡都不会动摇他的意志与信念,但是面对伊天诚,却让他打心眼里忌惮。

    冷静的敌人不可怕,疯狂的敌人也不可怕,邪恶的敌人更不可怕,可三种特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时,没有人会愿意面对这样一个敌人。

    毫无疑问,这个伊天诚就是这样的存在。

    这家伙不喜欢纪律,也不会去遵守法律、道德、传统或任何信念,完全没有任何荣誉感和对象区别,有的只是单纯的自我与利己。

    这种人,为了自己想要达成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做出任何事,甚至连杀人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要划分阵营的话,伊天诚就是毫无疑问的中立邪恶,而这类人通常也被称作是:

    真正的邪恶。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