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1 诗乃的过去
    在朝田诗乃的人生轨迹上,有两件事情是最大的分水岭,决定了她如今现在的模样。

    诗乃的记忆中,没有存储父亲的长相,因为这个原本最不应该缺失的男人,在她二岁时候便离开了,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当时,父亲带着诗乃与母亲,准备驾车回老家过年。

    就在车辆行驶到一处山坡斜面道路,途径一处紧急拐角口时,一辆大卡车突然从对向方向驶来,由于事发突然,大卡车刹车打滑,最后直接撞在了轿车的右侧。

    遭到卡车撞击的小型车,当场越过护栏掉落到山坡下,最后被两根树木挡住才停止下跌。

    值得庆幸的是,父亲虽然身负意识不明的重伤,但还不至于立即死亡;而在助手席上的母亲,也只是左大腿单纯骨折而已;至于年幼诗乃,则因为固定在后排婴儿安全座位上,几乎毫发无伤。

    但是,不幸的却是,事故发生时正值凌晨时分,母亲的手机电量耗竭关机,而父亲的手机则因为撞击而破损,这条山坡道路也因为地处人烟罕至的地方,所以过了很久都无人通过。

    当终于有车辆经过这里,注意到有事故发生而报警时,那已经是六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里,诗乃的母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丈夫,呼吸一点点的消失,心跳一点点的停止,身体一点点的冰冷,直至最后死亡。

    然后,母亲彻底崩溃了,当她再度苏醒过来后,心智年龄回到与父亲相识之前,彻底埋葬了有关那个男人的记忆。

    也因此,母亲虽然接受了诗乃是自己的亲人,但却从来不向诗乃提及任何关于父亲的事情,并且带着诗乃离开了东京,回到了乡下的老家,从此一心冀求平稳与寂静,过着宛若乡下少女般的俭朴生活。

    在诗乃认知里,母亲始终都是一副容易受伤的脆弱少女模样,这也让诗乃从懂事开始,便时常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要保护自己的妈妈不受伤害。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会发生后来那场事故,也成了命中注定的事情。

    十一岁那年,诗乃陪着母亲到附近的邮局办事,母亲在储汇款窗口办理手续时,诗乃就坐在等候区的长椅上,翻看着一本书籍。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名男人走进邮局,诗乃至今都清晰的记得,那是一名穿着灰色服装,一只手上拿着波士顿包的瘦小中年男子。

    男人在入口处停下脚步,往邮局内看了一圈,诗乃瞬间和他四目相对。

    那是一双如同黑洞般的瞳孔,泛黄的眼白中央不停移动着,诗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人的瞳孔可以扩大成这样,但是她却本能意识到了危险。

    但是,诗乃来不及做出应对,男人便直接朝窗口走去,并且走到了母亲的身旁。

    下一秒,男人忽然抓住了母亲的手腕,一把将她拖拽了起来,并且狠狠地推在了窗口上。

    诗乃顿时站了起来,想要冲上去为母亲打抱不平时,男人却突然将波士顿包放在柜台上,并且从里面抓出某样黑色物体。

    那是一把手枪,不是玩具枪,而是真真正正的杀人凶器。

    男人将枪口指向窗口里的男性职员,歇斯底里的大吼着:“把钱放到包包里面去!”

    同时,又马上叫道:“把两手都放到桌上!别想按警铃!其他人也别乱动!谁敢动,我立马杀了他!”

    他左右晃动手枪,威胁着邮局内部的职员以及安保人员。

    相比其他已经吓得抱头蹲地、瑟瑟发抖的女性职员,窗口里面唯一的那名男性职员,虽然紧绷着脸庞,但还是用右手拿起一叠纸钞递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瞧瞧伸向了桌子下面,就在那一瞬间……

    枪声响起,双耳感到阵阵麻痹,然后隐隐听到锵的金属落地声,一个细长的铅笔状的金属物体,弹到墙壁上后滚落到诗乃脚边。

    那是一枚子弹壳。

    再抬起脸来时,诗乃就看到柜台内侧的那名男性职员,已经瞪大了眼睛,两手按住自己染血的胸口,直接一头栽倒了下去。

    “我再说一边,不要按警铃!”男人的声音已经整个沙哑了,握住枪的右手也开始不断发抖,但是他的眼神也彻底疯狂起来。

    诗乃不知道该如何做,她只知道母亲现在很危险,因为她是距离这个杀人犯最近的人。

    正当她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男人再度叫了起来:“喂!你们两个过来,快点把钱放进去!”

    男人的枪口对准了柜台里面两名抱头蹲地的女性职员。

    可是女性职员们,除了摇头发抖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行动。

    看到这种局面,男人急躁地用脚踢了柜台下方好几次,然后便半转过身子,冲着门口两名企图靠近的安保人员怒吼道:“给我抱头蹲下,再靠近一步,我就再杀一个人!”

    说着,男人将枪口,瞄准了瘫倒在地上,已经彻底虚脱过去的诗乃母亲。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诗乃脑子里所有的惊慌失措,全部都在这一瞬间腾空了,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保护妈妈。

    从幼儿期以来,这就一直是诗乃的信念,也让她促使它必须要克服畏惧,展开行动的意志力。

    连想都没有去想,就在男人再度转身看向窗台里面时,诗乃突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男人拿着手枪的右手,接着就用力咬了下去。

    “——啊啊啊!”男人发出惊愕而又痛不可忍的声音,本能的就甩动着整只右手,将诗乃一起甩到柜台侧面上。

    同时,男人手上的枪械,也滑落到了诗乃面前。

    诗乃不由自主地将它捡了起来,两条手臂马上就感觉到金属的质感与重量。

    虽然年仅十一岁,但是诗乃也知道手上拿着的是杀人的凶器,但是她更加清楚的指导,只要使用这东西,就可以阻止那个可怕的男人,就可以保护自己的母亲。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如果自己这样做的话,会给她今后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

    在脑海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她就已经模仿着刚才目睹到的姿势,哆嗦的举起手枪对准男人,并且将两手食指按在了扳机上面。

    对此,男人压根就不在意,因为他根本就没考虑过,眼前这个小女孩有向他开枪的可能,一边发出怪声一边往诗乃扑了过去,准备将手枪夺下来。

    结果,枪声响起。

    巨大的后座力,猛烈冲击着诗乃细嫩的手臂,从手腕到手肘再到肩膀,都被震得发麻。

    而眼前的男人,也接连往后退了几步,那花纹灰衬衫的腹部,也开始印上一道红黑色的痕迹。

    “——啊啊啊啊!”男人一边嘶吼着,一边用两手按住腹部,满脸狰狞着想要再度朝着诗乃抓过去。

    而诗乃的双手,也再度像痉挛般抖动,本能的就再一次扣下扳机。

    第二发子弹,命中男人的右侧锁骨下方,让他整个人一个踉跄,就倒在了亚麻油地毯上。

    可即便已经中了两枪,男人的动作仍未停止,他发出愤怒却喑哑的咆哮,用两手撑住地面,朝着诗乃与她母亲爬了过去。

    那双暴戾的眼睛,那张癫狂的脸庞,还有那歇斯底里的嘶叫,让已经陷入惶恐状态的诗乃,再一次条件反射的作出了回应。

    无视无视两条手臂与肩膀上的剧痛,诗乃哆嗦着将枪口对准了男人,再一次扣下了扳机。

    诗乃的肩膀,因为第三次射击而脱臼了,强大的后座力让她直接倒在了母亲的身上,但她的手却依然紧抓住手枪不放。

    子弹命中了男人脸部中央,将他整张脸打了个稀巴烂,最后咕咚一声,男人一头砸在地板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动弹。

    诗乃拼命撑起身体,确认男人已经再也无法动弹。

    ——太好了,我成功的保护了妈妈。

    诗乃这么想着,然后下意识的转动脸部,看向了身后的母亲。

    结果——

    她看到了自己深爱的母亲双眼里,所透露出来的惊恐与畏惧,以及想要远离诗乃的举动。

    直至这时候,诗乃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上面沾满了溅射的乌黑色血液,以及那把还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枪。

    回过头去,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那张已经看不出人样的脸上,偏偏还保留着那双漆黑的眼睛,如同地狱恶鬼一样的瞳孔,就那么笔直的死死盯着她。

    直至那一刻,诗乃才抑制不住的张开嘴巴,发出尖锐的悲鸣:

    “啊啊啊啊…………!”

    d看 就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