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4 走出地狱,堕入深渊
    当那把冰冷的手枪,被强制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一刻,诗乃只觉得眼前天昏地转,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就连呼吸都彻底窒息,耳边只剩下剧烈‘砰砰、砰砰、砰砰’的震动声,那豁然就是自己心脏的脉动声。

    当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房间里,而是身处于一处暗无边际的黑暗中。

    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想要大声呼救时,在她身前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盏灯,而在那灯光下有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堆精密小巧的零件,有弹簧、螺丝、细铁栓、金属条等等。

    “猜猜看,这些金属零件是做什么用的?”

    一道让她倍感恐惧的熟悉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诗乃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与此同时也看到伊天诚与她插肩而过,走到了桌子面前,抚摸着上面的零件:“多么的富有精密性,将小可爱们组合在一起,最后会得到什么呢?”

    伊天诚说着,开始娴熟的摆弄那些零件,在他那双如同如同弹钢琴一般修长如玉的手下,那些零件很快就被组合成了枪管、枪机、弹匣、准心、燕尾槽等等器件,最后翻手就将其糅合一体。

    最后的成品,是一把手枪。

    一把烙印在诗乃记忆中,彻底成为噩梦的手枪。

    三年前的那一天,正是这把手枪成了她挥之不去的阴影,才造就了如今的她。

    而站在桌子旁边的诗乃,早在中途就已经意识到这是什么,当场就开始花容失色,浑身也开始虚脱,四肢都开始抽搐,连站都站不稳了。

    “为什么害怕它呢?”伊天诚的身体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从背后将她缓缓地环抱住,并且在咬着她的耳垂。

    “不,不要,不要让我看到这个。”诗乃撇着头,不敢看身前的桌面。

    “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认真的聆听,它正在呼唤着你呢。”

    “能不能告诉它,它究竟错在哪里,才让你如此排斥它的存在呢?”

    “它也是有灵性的,你的抗拒也会让它深受伤害,所以它也在低声哭泣呢。”

    如同恶魔的低语,在她耳边不断地轻吟,也让她浑身颤抖的越发厉害。

    “无法回答吗?那就换一个方法,让时光重回当初你和它邂逅的那一刻,重新做出选择吧。”

    话声刚落,诗乃就看到伊天诚拿起了桌子上的那把手枪,直接对着她的头部开了一枪……

    意识再度恍惚,原本黑暗天幕开始透亮,当她再度意识复苏以后,诗乃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

    “诗乃,我去柜台办理手续,你坐在这里等我吧!”诗乃瞪大了双眼,看着母亲走向柜台的背影,整个大脑都死机了一般,完全转不过弯来。

    难道说,自己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面积不大的邮局内,柜台里面坐着一男两女三名职工,只有自己母亲一个人在办理业务……

    所有一切,都和当初一模一样,如此一来——

    诗乃瞳孔骤然收缩,缓缓转过头来,看向了门口。

    那道身影,那道如同烙印一般铭刻在她心底的身影,那道穿着灰色服装、手上拿着波士顿包的瘦小中年男子身影,再度出现在了她的眼中,并与她四目相对。

    如同黑洞般的瞳孔,泛黄的眼白中央不停移动着,诗乃当初不明白为什么人的瞳孔可以扩大成这样,但是现在她知道了,因为事后警方说过那个抢劫杀人犯注射了过量的毒剂。

    诗乃想要大叫出声来,可是看到对方的背包,立马就话就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因为,她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然而男人却并不在意她,直接朝窗口走去,忽然一把抓住母亲的手腕,将她从座位上拖拽了起来,狠狠地推在了窗口上。

    下一秒,男人便将波士顿包放在柜台上,并且从里面抓出了——

    那把漆黑的手枪。

    看到枪的一瞬间,原本就瑟瑟发抖的诗乃,彻底瘫坐在了椅子上,连站都站不起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枪毙了男性职员。

    一切都一如当初的那样,没有一定的误差,直至——

    男人转过身子,冲着门口两名企图靠近的安保人员怒吼道:“给我抱头蹲下,再靠近一步,我就再杀一个人!”

    说着,他将枪口瞄准了瘫倒在地上,已经彻底虚脱过去的母亲。

    而这一切,诗乃内心中‘保护妈妈’的念头,却没能压倒满腔的恐惧,以至于三秒钟后——

    ——砰!

    男人开枪了,一枪打中了母亲头部。

    母亲一头栽倒在柜台上,满是茫然与惊惧的眼神,就这么凝望着不远处诗乃。

    整个世界都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诗乃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头发,从座位上跌倒在地面上,绝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嘴里发出了如同恶鬼一般凄厉的嘶叫。

    “闭嘴!给我闭嘴!再哭我就开枪打死你!”男人怒不可遏的大吼道,最后干脆将枪口对准诗乃,直接按下了扳机……

    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中枪的一刹那,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支离炸裂,最终又回归了那片黑暗无光的世界,面对这那张放着那把枪的桌子。

    “这不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吗?”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结局吗?”

    “那为什么无法接受这一切呢?”

    “为什么还要这么悔恨痛苦呢?”

    耳边,传来了恶魔的询问。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无数个为什么冲击着她的脑海,让她整个大脑都胀痛的难受,可是却始终想不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你太贫弱了。”

    “身体贫弱,精神贫弱,意志贫弱,力量贫弱、思维贫弱、心理贫弱……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贫弱不可及。”

    “而唯一能让你变强,能保护你和你母亲的东西,却因为无法承受他人眼光、流言蜚语、舆论压力等无关紧要的事情,却对其产生了畏惧,轻而易举的将其放弃。”

    “枪放在那里,它就是死的,只有你会害怕它;枪拿在手上,它就是活的,所有人都害怕你。”

    “同样是杀人凶器,但是枪与其他武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除了杀戮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额外功能。”

    “也因此,在开枪的那一瞬间,所带来的杀戮**、冲动宣泄与罪恶快感绞合而成的复杂心理情绪,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问清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害怕?到底害怕的是枪?还是害怕持枪的自己?”

    “看清自己,你无法面对它的原因,到底是无法面对它?还是无法面对使用它的自己?”

    “然后,告诉自己,究竟是拿起它,用来保护自己。”

    “还是放弃它,任由其他人伤害自己。”

    诗乃低眉垂眼,就这么呆立在原地,任由伊天诚环抱着自己。

    没有人知道,她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又究竟在进行着何等剧烈的斗争。

    但是,漫长的沉默之后,她终于缓缓抬起了头,睁开眼看着身前桌面上的那把枪,将身体全部的重心都倾靠在身后少年的身上,然后缓缓伸出了颤抖却又坚定的双手,紧紧握住了那把杀人凶器。

    “好,很好,非常好。”

    “那么最后,你需要明白一个最本质的真理,那便是只有拥有被射杀觉悟的人,才有资格开枪杀死别人。”

    “让我看看你的觉悟吧!”

    诗乃精致的笑脸上,表情几乎冷酷,眼神也静如死水,在听了伊天诚的话语后,直接反向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眉心,然后扣动了下去……

    场景再度切换。

    诗乃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下午,又回到了那间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邮局之中。

    “诗乃,我去柜台办理手续,你坐在这里等我吧!”

    诗乃平静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母亲走向柜台,然后扭头看向了门口。

    几秒钟后,男人准时登场,再度与她四目相对。

    男人背包走进了邮局,径直大步流星的朝着存储柜台走去,然而这一次——

    当他从诗乃身前经过的那一瞬间,女孩突然伸出细腿,直接将他绊倒在地。

    与此同时,女孩直接扑了上去,眼疾手快的从包裹中拿出了手枪,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枪口对准了男人。

    在男人匪夷所思的惊恐的眼神中,女孩泪流满面的举着枪,毅然决然的按下了扳口——

    ——砰!砰!砰!

    当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这张烙印在她心头的画面,困扰了她上千个夜晚的阴影,就这么被她亲手打碎了。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捧着她的脸颊,吻去她脸上泪痕的少年。

    不对,他是恶魔。

    帮助自己走出了地狱,也让自己沉沦在深渊。

    d看小说 就来  . c wem s.手打\s*更新更 快更稳定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