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 提前暴露的身份
    就在阿尔戈愤然离去后的第二天,关于伊天诚放弃继续攻略游戏的消息,就传遍了艾恩葛朗特,并引起了巨大的波动。

    对此,绝大多数的玩家,都表示质疑与反驳,纷纷将其视作谣言,等待伊天诚出面辟谣。

    结果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伊天诚有任何动静,于是便有按耐不住的人主动前往第21楼层,当面询问伊天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回应这些人的,是伊天诚嘲讽的笑容与锋利的剑刃。

    直至这时候,玩家们才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原本满腔的希望瞬间转化为绝望。

    特别是底层那些混天度日,等待前线玩家攻略游戏的蛀虫们。

    如今距离游戏开始已经将近半年时间了,外部的援救始终没有半点音讯,反倒是游戏内的攻略进度越来越可观,这也让他们看到了一线生机,不少人也开始走出安全区,前往野外打怪升级。

    可即便如此,依旧有奖金两三千人滞留在底层的「初始之街」里,将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那些奋战在前线的玩家们身上。

    也因此,在获悉伊天诚放弃攻略后,对这些人造成的打击也就可想而知了,几乎立刻就爆发了铺天盖地的质问、埋怨、愤恨与诅咒。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候,系统突然发布了第25楼层被「血盟骑士团」攻略的公告。

    无需一夜之间,几乎刹那之间,原本萎靡绝望的信心便再度复苏,甚至加倍的膨胀起来。

    所有的玩家几乎喜极而泣,纷纷开始疯狂的赞美「血盟骑士团」的伟大,称颂希兹克利夫与桐人他们的强大,夸奖攻略组成员们的勇敢。

    同时,也竭尽所能的贬低伊天诚,直骂他就是懦夫、孬种与逃兵。

    这所有的一切,作为当事人的伊天诚自然全都看在眼里,但他却根本一丁点也不在意,反而如同欣赏人间闹剧一般,看着这些小丑们肆意的表演着自己的劣性与丑陋的一面。

    仿佛正应了那句话,这世界上谁都很重要,但是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

    此后的几天,希兹克利夫与桐人的风头简直一时无两,瞬间掩盖了伊天诚过往的辉煌。

    而希兹克利夫与桐人所带领的「血盟骑士团」,也完全无愧普通玩家们的期许,仿佛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攻略而生。

    从第二十五层开始,他们的身姿就全然取代了伊天诚等人,一直活跃在最前线。

    在其后的半个月的时间里,sao的攻略进度以平均每三天攻破一层的进度,一直推进到第三十楼层。

    三天后,前线玩家再次找到了迷宫区守关**的房间,负责收集**情报的攻略组成员,进入房间与**短暂交手,初步掌握了**的基本情报后,便立刻撤离回城,将情报汇报给希兹克利夫。

    当天下午,以希兹克利夫与桐人为首的攻略组部队,便通过传送水晶直达**房间门外,开始了新一轮的攻略作战。

    而与此同时,伊天诚也悄无声息的返回到了第一层的「初始城镇」里,直奔中央广场附近的黑铁宫,进入了隐藏地图「地下迷宫」。

    这里面,存在大量等级高达90级以上的「腐肉蟾蜍」与「巨钳蝥虾」等强力怪物,以及一只名为「死神」的迷宫**。

    这些怪物存在的目的,正是为了防止玩家误闯,从而进入迷宫最里面的安全房。

    伊天诚也无力抗衡这里面的怪物,但他对迷宫的地形环境以及怪物活动机制一清二楚,而且比嘉健特意插入了一条几乎不会遇上怪物的路线。

    就这样,伊天诚一路闪转腾挪,迂回不断,最终成功来到了「地下迷宫」的最深处,也就是安全区域门前。

    就在门口处,一只身高约两公尺半,罩着破烂黑色长袍的人形黑影,正漂浮在半空中。

    帽子深处与伸出袖口的手臂上,全都缠绕着高密度黑暗蠢动着。右手上握着一把又长又大的镰刀,一滴滴的红色黏稠水滴不断从那凶恶的弯曲刀刃滴落。

    整体而言,这正是死神的形象,系统为其匹配的名字,也是「命运之镰」这种颇有象征意义的词汇。

    当初茅场晶彦向广大玩家们宣布‘sao已沦为死亡游戏’的时候,就是使用了「命运之镰」的形象,就是体积放大了十倍。

    伊天诚虽然能够避开小怪,但却绕不过守护在安全房门口的**。

    想要在死神的眼皮子底下闯入小房间,可以说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但对于伊天诚而言,却并非完全无解。

    真正让他警惕的不是眼前这个**,而是远在第30楼层正在攻略守关**的那位终极**,也就是化身为希兹克利夫的茅场晶彦。

    一旦他进入小房间,势必会打草惊蛇,被茅场晶彦察觉。

    对方很有可能在他激活管理员权限之前,就直接利用权限对他采取制裁措施,那样一来的话,势必会功亏一篑。

    所以,他需要一个时机,需要某人来创造这个时机……

    ……

    第30楼层,迷宫区深处,**房间内。

    “砰!”

    伴随着楼层**海蛇皇的血槽被清空,如同玻璃一般的清楚碎裂声,响彻整个房间。

    所有在场的玩家俱是一震,愣愣的看着那恐怖的怪物,身体化为碎片,撒向四面八方。

    紧随其后,是每个人最喜欢的系统公告声,代表着通关的英文字母闪现在半空中,通往上一层的大门,也随之打开。

    直至这一刻,攻略组成员们一直绷得紧紧的心弦,才终于开始松懈了下来。

    海蛇皇**的生命值并不算太高,但是攻击力却高的离谱,除了希兹克利夫之外,其他玩家只要被它手中的三叉戟击中,基本上就当场死亡。

    也因此,在场的每个玩家都竭尽所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中,连呼吸都快要顾不上了,生怕一不小心就死于非命。

    等到战斗结束,海蛇皇那巨大身躯四处飞散时,在场的所有玩家都已经没有多余力气可以发出欢呼声了。

    有的人直接往黑曜石地面一坐,有的人则是整个躺在地面上剧烈喘着气,还有人嘴中不断的喘气,更有人脸上已经开始挂上了泪痕……

    兴许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或许是队友死亡的悲伤。

    随着战斗结束,桐人舒缓了一会儿精神后,抬头用沙哑的声音,向着张开手脚仰卧在他身边的艾基尔问道:“这一战,总共牺牲了——几个人?”

    “四个,**暴走之后,攻击力实在是太高了,除了希兹克利夫团长外,其他人根本扛不住,都是被秒杀的下场。”艾基尔脸色阴沉的回答道。

    “……”桐人低垂着头,眸子里也失去了平时那种锐意,虽然明知道有牺牲者,但是这个人数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更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却是那个男人。

    桐人的视线,朝着远处深处看去,在遍地都是瘫坐的、跪倒的、仰天平躺的玩家人群中,只有一个人鹤立鸡群般站在那里。

    那便是身穿血红色衣甲的希兹克利夫。

    随着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身上,一个黄色的玩家箭头便随之出现。

    希兹克利夫在这场恶战中,自然也都受了不少伤害,这一点从他的hp条就能看出来。

    但是,海蛇皇让人颤栗的攻击,一击就能秒掉攻略组中全力主防的坦克玩家,连他用利剑成功格挡都会受到一定的反震伤害。

    可偏偏这个男人,却凭借一己之力撑完全场战斗,依旧能够保持着那种悠然而立的身影,却让人完全无法感觉他在精神上有任何疲劳,就连生命值都未降到一半以下,而是勉强维持在将近五成左右。

    这完全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希兹克利夫拥有压倒性的防御,可他终究没有伊天诚那样的完美闪避技巧,甚至始终都是正面应对**的攻击,就算他能用盾牌格挡下绝大多数的攻击,也没道理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这一刻,桐人不禁回想起,自己此前收到的那份某人发给他的邮件,想起了邮件中所提及的某种几乎荒诞的猜测,以及对方请他在关键时刻出手验证的请求。

    桐人凝视着希兹克利夫的侧脸,这个男人此时的表情平静而又沉稳,俯视着趴在地上的血盟成员以及其它玩家,用一种温暖又充满慈悲的眼神——就好像——

    就好像看着在精致笼子里游戏着的小白老鼠群一般。

    这一剎那间,一股令人恐惧的战栗感贯穿桐人全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由指尖到大脑皮层都急速开始发冷。

    原本浑噩的意识,也随着倒抽一口凉气后,完全清醒了过来。

    对方的眼神,那不是体恤受伤同伴所露出的表情,更像是身具另一个次元高度的无上存在,给予圈养的羔羊以垂怜般的——造物神的表情!

    一瞬间,信件中那看似荒诞的猜测,开始不断的膨胀,直至破土发芽,成为了让人窒息的事实真相。

    桐人不禁又回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希兹克利夫邀请他加入工会时,两人进行过一场对决。

    在那场战斗中,对方在最后的决胜关头,突然爆发出超乎常人的恐怖反应力,那已经超越了人类速度极限。

    不,应该说是,超越了sao允许玩家能使出的最快速度。

    种种端倪,让存在于桐人心中的天秤,开始以摧枯拉朽的重量,压到向了另一侧。

    那份邮件的最后,清楚的提到了该如何去验明真身。

    不知不觉中,桐人慢慢地重新握好右手的剑,以极微小的动作缓缓地将右脚往后移,跟着腰稍微向后一缩,做出低空冲刺的准备姿势。

    ——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可能,哪怕会为此接受制裁,我也要刺出这一剑。

    技能开启——

    突进技能激活——

    下一瞬,桐人右脚突然蹬地,以紧贴着地板的高度全力冲刺,瞬间跨越了十二公尺的间距,右手的剑一边旋转一边往上朝着目标刺去。

    一直观测着意志消沉的玩家们的希兹克利夫,没有注意到桐人的准备动作,等他察觉到拖曳着淡蓝色闪光,由左侧进逼的剑尖后,也不禁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愕表情,旋即以惊人的反应速度举起左手盾牌准备抵挡。

    只可惜,共同奋战这么长时间,甚至曾经还与他决斗过一场的桐人,已经多次亲眼目睹并且亲身经历过这一招,又怎么可能没有应对的方式。

    原本直刺的剑刃,突然在临空改变了轨迹,细微的擦过盾牌的边缘,往希兹克利夫胸口刺去。

    下一秒,就在剑快刺进对方胸膛时,一道肉眼见不到的墙壁挡住了这一剑。

    紫色闪光炸裂,一道代表着系统颜色的紫色讯息,突然出现在了桐人与希兹克利夫之间——

    『iortal_objec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