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 终结的游戏
    伊天诚的强大,彻底刷新了希兹克利夫对人体极限的认知。

    他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正在极力抗衡的男人,完全就是披着人皮的杀戮机器,是仿生人形的终结者,根本不可力敌。

    庆幸的是,这是在游戏之中,是在他一手创造的sao之中。

    依靠的增幅,希兹克利夫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动态视力、肢体协调、神经反应速度等各方面能力,这才终于扭转了劣势,逐渐稳住了局面。

    习惯了伊天诚暴风骤雨般的疯狂进攻后,希兹克利夫总算从一颗差点被暴风撕碎的野草,变成了一颗摇曳在龙卷风中里的参天大树。

    虽然看上去随时都有被暴风卷起的趋势,但是偏偏能咬死了大地,任凭风吹雨打,就是不动如山。

    没错,就是不动如山。

    身处伊天诚密集的攻势中,希兹克利夫已经将开启到了自己的极限,这才勉强跟上了对方的进攻速度。

    手中的十字盾也开始化为一道壁垒,无数次抵挡下伊天诚的进攻,并且逐渐习惯了这种高压高强度的攻防节奏。

    快,快的超乎想象,进攻锋芒毕露,其势如同风雨般密集。

    稳,稳的如封似闭,防守中正煌煌,其意好似山岳般牢固。

    剑与剑,剑与盾,在不停歇的交错碰撞,铿锵之声好似雨打芭蕉般延绵不绝,溅射的火星如铁树银花火般笼罩着两人。

    只要一着不慎,胜负就会揭晓。

    只要一丝疏漏,生死就会划分。

    希兹克利夫面若寒铁,神情凝重而又肃杀,整个人已经谨慎到了极致,警惕到了极点,冷静到了极限。

    此时此刻,他的感官思维与大脑意识运转的堪比计算机一般,依靠着超负荷的计算量,竭尽所能的从万象森罗之中,截取那一线的生机与胜算。

    而伊天诚却截然相反,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绽放着炙热的火焰,俊逸的脸上弥漫着狂气的战意,咧开的嘴角勾勒着嗜血的狞笑。

    这根本不是什么剑客,而是一头人形凶兽,肆无忌惮的宣泄着戾气与暴力,不将对手彻底摧毁绝不罢手。

    酒逢知己千杯少,剑逢对手生死向。

    伊天诚并不在意对手开挂,反倒是因为对方能和他势均力敌,所以整个人更加倍感兴奋狂热,随之也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战意与斗志。

    他的剑在雀跃,他的血在燃烧,他的心在暴动。

    就算对方开挂又如何,他从来都不是会将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希兹克利夫会做出这种选择,本身就并不超出他的预料。

    除了之外,对方明显还增加了复数种能力,最明显的就是对方的生命值越低,对应的防御值就越高,从而致使原本应该很快结束的战斗,变成了一场漫长持久的拉锯战。

    除此之外,希兹克利夫似乎也也意识到,一直被动防御早晚还是会输,所以又搞出了‘格挡致晕’的判定与‘伤害反弹’的效果。

    在这种局面下,一旦陷入晕眩、麻痹、减速与僵直这样的负面状态,结局可想而知。

    庆幸的是,伊天诚拥有技能,让他完美豁免了盾击附带的负面效果判定。

    而由于希兹克利夫近乎完美的格挡与招架,又导致伊天诚能够对他造成的有效伤害少之又少,因此反弹到自己身上的伤害也几乎可以无视。

    战斗进行到这种局面,双方都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胜负的关键,就看谁能坚持的更久。

    伊天诚的身体注定无法一直维持这种高强度的攻击方式。

    希兹克利夫的大脑也注定无法一直维持这种超负荷的意识超频。

    谁先出现颓势,谁就会出现致命纰漏,继而彻底陷入死地……

    ……

    第三十楼层,迷宫区**房间。

    以「血盟骑士团」成员为主的攻略组成员们,依旧全部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由于此前事发突然,希兹克利夫甚至没有来得及解除他们的麻痹状态,因此各个都只能停留在原地,等待最后的结果。

    相比其他不明所以的玩家,他们虽然也是一脸懵逼,但至少能够猜到,伊天诚此刻正在一百层的『红玉宫』中,讨伐最后的**希兹克利夫,也就是茅场晶彦。

    他们什么都做不到,只能不断的祈祷着,伊天诚能够创造奇迹,打败茅场晶彦,结束这个死亡游戏。

    然而,不同于之前五秒一楼的恐怖效率,这一次的时间却格外的悠久,系统的公告声却始终都没有再度响起。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

    在无人抵达的最顶层上,激战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双方你来我往,剑盾碰撞不停,铿锵之声不绝于耳,火花烁光汇成一片,席卷起的气劲撕裂着周遭的一切。

    从地面到半空,从墙壁到王座,场地不断的转移,唯一不变的就是两人的攻守之势。

    长达半个小时的高强度对战,希兹克利夫那无懈可击的防御壁垒,终于开始出现了一丝紊乱。

    就算是有着的加持,但他始终脱不开凡人的自我限定,他有限的精神力与意志力,注定不允许他像伊天诚这般持久。

    希兹克利夫的大脑,就如同长时间超频超载超功率运转的机器,已经开始发烫发胀,仿佛随时都有罢工的危险。

    可反观伊天诚,整个人依旧是侵略如火,进攻还是那么迅猛狂爆,缭乱的剑影始终遵循着主人的意志,无休止的从各个角度攻向敌人。

    他的剑势没有半点的衰竭,他的气势没有半点的萎靡,以至于希兹克利夫的心头,忍不住滋生出一个疑问:

    自己究竟是在和什么样的敌人战斗?

    察觉到希兹克利夫已经到达极限后,伊天诚直接突如其来的临场爆发,将攻势又加快了一成,终于突破了对方的剑盾封锁。

    寒芒乍现的剑刃,映照着希兹克利夫发怔的脸庞,直接刺入他的身体。

    由于堆叠了超高的防御,这一击同样只扣除了个位数的hp数值,但效果却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致命稻草,让希兹克利夫早就超额过度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崩断了。

    战局终于迎来了转折点,进而便是多米诺骨牌般的大溃败。

    希兹克利夫没有再继续负隅顽抗,甚至连表情与眼神回归了静谧,深深的注视着终结自己的少年,嘴角莫名的轻启,露出了一抹微妙的弧度。

    此前他内心的种种不满,伴随着战斗结束都化为乌有了,因为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存在,游戏被攻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伴随着生命值被清空,他整个人也瞬间爆成漫天的流光碎片,最终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之后,一连串至今从没听过的效果音,以超大音量在耳边响起,那是一种叮当叮当响的声音,像钟声也像警报声。

    而在各楼层街区的玩家们,也突然发现那些游戏中的npc们,全部一声不响地全部消失了。

    下一秒,昏暗的天空中就突然浮现出满满的巨大红色文字,仔细抬头一看,是以及两个英文单字以棋盘状排列着。

    这一幕,是每一名幸存的玩家,记忆里都曾见过的景象。

    没有人会忘记,在一年多以前,这场死亡游戏开始的那一天,当茅场晶彦对上万名玩家宣告规则变更时,也出现过同样的景象。

    所有玩家都陷入了呆滞,浓重的即视感让他们都意识到有什么即将发生,因此不可避免的都感到惊恐失措。

    很快,不停响着的警报声停了下来。

    在一瞬间的寂静后,久违的系统声音便再度响起:

    在这一瞬间,所有幸存的玩家,全都摆出僵硬的表情茫然站着,仿佛没能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但是几秒钟之后,随着系统公告声再次响起,终于有人开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伴随着第一个人兴奋若狂的跳起来,其他所有的玩家也全部都抑制不住的“哇啊啊啊”的欢呼起来,甚至数不胜数的女性玩家们当场喜极而泣,泪流满面的与周围其他人相拥了起来。

    整个浮游城堡,无论是哪一层,无论是安全区还是迷宫区,但凡有玩家的地方,这一刻都被尖叫声、嘶喊声、大笑声、哭嚎声着……

    所有人将武器朝着天上狠狠投掷、举着双手大吼大叫、互相死死的拥抱着、跪在地上捶打着地面,在地上来回的翻滚……

    历时大半年,他们终于活着应来着游戏终结的时刻,终于能够脱离这个死亡囚笼,返回久违的现实世界。

    然而,当他们真正回归现实后,就会发现还有更大的“惊喜”等待着他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