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9 谈何爹生娘养恩
    这场会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便告一段落。

    以赵永杰三人为代表的高层领导,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要弄清楚,但是伊天诚不想再说,自然也没人能强迫他开口。

    就在谈话结束时,赵永杰突然叫住准备离去的伊天诚,并且拿出了两份档案交给他。

    伊天诚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接过档案翻看起来。

    这是一男一女的档案,其中的男人也姓伊,他们正是伊天诚的生父生母。

    走马观花了翻了一遍后,伊天诚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抬起头来,饶有趣味的看着赵永杰,笑问道:“这是做什么?”

    “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这是他们现在的状况,你的父亲在监狱中表现良好,我们可以安排他获释出狱;而你的母亲虽然组建了新家,但也一直很惦记你,对当初抛下你的事情也一直很内疚。”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看着伊天诚脸上那副‘请继续你的表演’的微妙表情,让赵英杰也有些拿不准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思。

    在此之前,负责研究伊天诚的心理小组,根据伊天诚对抚养他长大的爷爷的态度,给出了这个少年很可能对家人非常在意。

    于是,赵永杰立刻动用国安局的情报系统,紧急调查伊天诚父母的相关信息。

    伊天诚的父亲很好找,毕竟是入狱的囚犯,已经是监狱里面的老油子,表现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毕竟是无期徒刑,也没什么盼头,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得过且过。

    而伊天诚的母亲,没过多久也同样找到了本人,不过对方在离家出走后的第二年,就暗中返回了云梦市,通过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

    之后就在南方的深州市重新结婚,组建了新的家庭,有了自己的丈夫与孩子,现在日子虽然并不富裕,却也平淡温馨。

    当然,在伊天诚面前,赵永杰肯定得将情况往好处讲。

    他做这些事情,倒也并非是为了给伊天诚制造弱点,而是考虑到老爷子毕竟年事已高,万一出现意外情况的话,那就再也没有能够维系和伊天诚关系的纽带。

    面对伊天诚的反问,他看不透对方的心思,但是多少也能看出对方在怀疑自己的动机,于是连忙举起双手,歉意的说道:“我们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想要帮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看要不要我们帮忙安排一下,让你们一家团聚。”

    “呵呵,没有想法就好,我还以为你想唆使我杀亲证道呢!”伊天诚拍了拍手里的两份档案,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赵永杰一脸懵逼,不知道伊天诚这话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真有这想法。

    “很难理解吗?但是在我看来,生而不养即无恩,养而不教即有过,教而不正即为罪。选择就要承载,当初他们既然那样做了,就别指望我长大后还会原谅他们。”

    伊天诚目光、表情、语气都淡漠的让人窒息,毫不掩盖的冲着赵永杰说道:“所以,我发自内心的怨恨他们,也发自内心的感激爷爷,我这人喜欢恩报十倍,仇还百倍,能够不亲手杀了他们,便是我最大的退步。”

    伊天诚的反应,着实超乎了赵永杰的意料,但他还顶着伊天诚漠然的目光,强忍着头皮发麻的不适感,劝道:“可他们终究是你的亲生父母,对你有着再造之恩。”

    “不好意思,原来的**早就被我遗弃了,转化成了现在的这具肉灵体。更何况——”伊天诚淡漠的脸上,勾起一抹嘲弄的微笑,然后补充了一句:

    “谈何爹生娘养恩,我辈本就无情人。”

    说罢,伊天诚将两份档案丢还给对方,直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赵永杰捏着那两份档案,心情异常的沉重而又复杂。

    他看得出,对方并非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压根就不在乎,这两个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

    那些心理专家小组只猜对了一半,这家伙重恩不假,但是绝不重情。

    “——唉~!”

    最终,他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

    ……

    伊天诚从容的离去,表情平静淡然,丝毫不受刚才事情的影响。

    只不过,就在他刚走出大门,就被一辆吉普车拦住了去路。

    然而,后门被推开,伊天诚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面容。

    “发什么呆啊?快上来,我的小~主~人~!”

    龙舞冲着他挑了挑玄月眉,最后的‘小主人’三个字,还故意用那种嗲声嗲气的语气。

    真是活见鬼!

    这样的骚操作,如果换了是亚丝娜等女的话,他或许会瞬间**升腾,然后直接将对方就地解决。

    可换了眼前这个女人,伊天诚只觉得自己的大脑皮层,都被秀的直发麻。

    他原本以为,像这种未来能够君临天下的女人,要么是花木兰那样的巾帼英雄,要么就是艾斯德斯那样的女王人设。

    可真正打交道以后,他才发现现实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个女人的脑子里面貌似有洞。

    更糟心的是,对方貌似缠上自己了,而且这个女人并非是喜欢上了自己,而是把自己看成了感兴趣的玩具或者想要征服的猎物,在没有失去兴趣或者打败他之前,自己恐怕很难轻易摆脱对方。

    算了,自己造的孽,就算笑中带泪着也要走下去。

    伊天诚也不墨迹,直接上了车,坐在龙舞身旁,开门见山的问道:“有话直说,找我有什么事?”

    “瞧你这话说的,人家不是你的rbq吗?难道你不打算对我做点什么鬼畜的事情?”龙舞主动贴了上来,嘴唇贴在伊天诚的耳边,说着诱人心扉的话语,最后还故意吹了一缕撩人的气息。

    伊天诚眼皮直跳,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向来都是他调戏女人,占女人的便宜,没想到也会有‘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的一天。

    女人如果耍起流氓起来,只要不是恐龙,又有几个男人遭得住?

    伊天诚只觉得体内的洪荒之力开始蠢蠢欲动,海绵体也开始有些充血了,然而看着龙舞那双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双手,以及坐在前排的李铮与李雨馨兄妹,他还是强压下心头的躁意,警告道:“别闹,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切~!有贼心没贼胆,亏我还听说你是个大种马,甚至还对雨馨妹妹也心怀不轨呢~!”龙舞埋汰了一句后,这才进入主题,直言不讳道:“找你帮个忙,出手杀个人。”

    “什么人?”

    “一个比你小子更加无法无天的家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