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1 这死亡,如你所愿
    位于市区偏北的致远高中,是云梦市内一所高不成低不就的学校,杨彪之前便是这所高中的学生。

    学校后门,是一处废弃的工地,原本是准备兴建一个住宅小区,但因为某些未知原因,却中途搁置了下来。

    现如今,这里到处堆放着建筑垃圾与生活垃圾,长期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几乎没什么人从这里通行。

    不过,杨彪上一次逃回灵子空间前,最后的坐标点就在这片工地上。

    如果不是黄薇等人及时拦截,他肯定是打算闯进学校,报复他的老师与同学们。

    所以,为了防范于未然,有关部门早在第一时间就果断介入,让校方提前就给学生放寒假,就算高三学生也不例外。

    现在,全校师生职工也早就全部离校,本该灯火通明的学校一片漆黑,里面更是空无一人。

    “确定是这个位置吧?”

    伊天诚站在工地一隅,用脚尖点了点一处地面,冲着一名年轻的特勤局成员问道。

    “就是这里,没有一点偏差。”这名特勤局成员沉声回答道,不久前的那场恶战,他们不仅没能留下凶徒,反而还牺牲了一名队友,所以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恶气。

    “好,让你们的人全部撤离现场,也不要从远处观望这里,所有隐秘的监控设备也全部拆掉,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

    听到伊天诚的吩咐,一直留在这里负责监控的几名特勤成员,立刻统一将目光看向了龙舞,等待她的指示。

    “按他说的做,李铮,把弟兄们都带回去。”龙舞直接下令道,她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

    李铮点了点头,立刻带着几名队友,迅速离开了现场。

    伊天诚眯着眼,看着一旁盯着自己看的女人,漠然的说道:“听不懂话吗?我说的是全部,也包括你在内。”

    “嘁~!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龙舞顿时翻了个白眼,然后下一秒就笑嘻嘻的说道:“不过,我喜欢,那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便直接一步跃上十米之外的防护网上,然后几个蜻蜓点水,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空荡荡的废弃工地上,最后只留下了伊天诚一个人。

    他掏出一包烟,屈指弹出一根点燃,然后一口气抽掉了小半截,将满腔的烟雾全部沉入肺腑,酝酿了好一会儿后,才一口气喷薄而出。

    想要在现实世界击杀试练者,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因为必须斩断他们逃入灵子空间这条后路。

    所以,要么找到对方心里重视的,甚至看的比自己生命都重要的东西加以威胁;要么快刀斩乱麻,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就直接将其一击秒杀,不给对方留下一丁点的机会。

    在伊天诚看来,杨彪这种人和他一样,眼里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自己更重要。

    当然,就算有也不需要。

    ——话说回来,自从重生以后,自己貌似就没怎么用过纯粹的暗杀技巧了。

    想到这里,伊天诚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有恶搞成分,但无双在某种意义上讲,也确实算得上是暗杀的一种,而且最暴力最直接的暗杀方式。

    不过就实际情况而言,这种强化路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可取性与实用性,想要贴脸肛正面的话,比这更好的职阶选择多不胜数。

    直白地说,敢这么玩的家伙,其实跟灵车漂移、坟前蹦迪没什么区别,就是两个字——作死。

    《刺客信条》中,历代主角们能够开无双,那是因为这本来就是一款割草游戏。

    而《fgo》中,王哈桑能够无双暗杀,那是因为人家逼格太高,已经与死亡这一概念同化,发出的一切攻击都会附加效果判定。

    更何况,无论是历代刺客主角,还是王哈桑,他们本身也都是正统暗杀之道的行家。

    以王哈桑为例,他老人家哪怕舍弃了冠位资格,成为常规的杀阶从者,只剩下残留之技的,技能规格也高达a级水准。

    在《fgo》第六章首次登场时,王哈桑就单枪匹马潜入拉二的固有结界——光辉复合大神殿,在『王中之王』拉二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其暗(斩)杀(首)成功,然后安然离去,并且似乎还不止一次,导致拉二只能呆在神殿内维系生命,整天扶着自己断掉的脖子过日子。

    也因此,才有玩家戏称,王哈桑是因为技能点太多,根本没地方用,才随手点亮了狂战士技能树。

    而伊天诚之所以也敢这么玩,是因为他的暗杀者技能,也同样点的都差不多了。

    在重生之前,他之所以能够在最恶劣的环境下,有惊无险的苟过一轮又一轮试炼,最大的保命手段就是他把暗杀者的职阶技能,提升到了s级的超规格水准,甚至距离论外的ex级也只差临门一脚。

    他喜欢跟敌人肛正面不假,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他随时都能转变画风,成为真正的技术流刺客。

    而现在,是时候展现一下纯粹的技巧了……

    ……

    守株待兔,是一种考验耐心的笨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目标却迟迟没有出现,再坚韧的意志也会被消磨殆尽。

    但伊天诚却不会,他的身体一直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内心也始终都静如死水,却没有半点负面情绪,整个人颇有一种诗意的洒脱,就仿佛: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不悲不喜,不离不去。

    当然,实际情况是,伊天诚巧妙地运用的能力,将自己气势、灵压、杀意等等信息,全部彻底的收敛起来,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就跟普通的高中生没有两样,而且还是那种半夜三更翻墙离校的不良学生。

    杨彪是否返回现实世界,又会在什么时候返回,这谁也无法保证。

    所以,伊天诚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不过好在,命运那个碧池似乎和龙舞一个德行,总是很乐意眷顾一下他。

    凌晨一点左右,平静的空间突然泛起一股波动,一道传送之门随之开启。

    然后,一名目光锐利狡诈,表情乖戾张狂的少年,就这么从传送之门中走出,进入了现实世界。

    少年正是杨彪。

    在中国古代的文化典籍中,有一种排在虎豹之间的神秘动物,甚至连形象都扑朔迷离,那边是——彪。

    谚云称:虎生三子,必有一彪;彪最犷恶,能食虎也。

    杨彪虽然没有兄弟姐妹,但是他绝对无愧自己的名字,和传说中最冷酷毒辣的彪,在性格上可谓是如出一辙。

    刚一现界,杨彪便跳离了原地,警惕的环顾四周,做好应对各种危险的准备,但是结果却让他有点懵逼。

    周围没有敌人,也没有陷阱,甚至都没有监控的迹象,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只有在学校后门方向,有一个毫无威胁的普通人。

    杨彪渐渐平复了戒心,然后目光看向了学校后门的方向,昏黄的灯光照明下,那里有一道高中生的身影,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杨彪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

    曾几何时,当他还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时,也是这样禅精竭虑的想办法,等到夜深人静时好翻墙出来,去附近的网吧通宵上网。

    不知道那些狗眼看自己的人,那些打小报告揭发自己的人,那些毫不掩饰的鄙视嫌弃自己的人,那些联合起来欺凌殴打自己的人……

    你们都还好吗?想必都过得很滋润吧!但是你们恐怕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个屡屡被你们欺凌、羞辱、鄙视、唾弃、殴打的家伙,还会有从地狱爬回来的一天吧!

    现在,我回来了,来报答你们当初的厚爱了。

    杨彪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浮想翩翩,直到那个学生即将从他身旁路过,他才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伸进嘴里,突然吹了一道尖利鸣声的口哨声,将对方吓了一大跳,险些就一个踉跄绊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对方狼狈不堪的样子,杨彪当场大笑起来。

    “靠!吓死劳资了!你他妈是成心的吧!”听到他的笑声后,对方顿时气急败坏的怒骂起来。

    而杨彪也直接走上前去,不嫌事大的火上浇油道:“没错,我就故意吓唬你咯!”

    对方怒气更盛,左手直接抓住了杨彪的领口,右手攥了拳头,狠狠地威胁道:“妈的!想找死是吧?信不信劳资弄死你!”

    杨彪挑眉挑浓眉,饶有趣味的看着对方,毫不在意自己的领口被抓着,脸上的笑意更甚,同时继续不怀好意的说道:“是啊!我就是想找死,要不你来成全我?要是弄不死我,你就是我孙子!”

    “艹!去死吧!”

    “是你自己说的,这下满意了吗?”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但语气中却再也没有半分火气,只有不加掩饰的嘲弄。

    人也还是那个人,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丁点的怒意,只有漠视生命的冷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