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 二周目开启
    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活着的人无法知晓答案。

    死去的人无法回复答案。

    但有一种人却是例外,他们真正直面过死亡,却又在某些特定机缘下再度复生。

    伊天诚便是如此。

    他曾无数次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也亲手葬送过很多人的生命,甚至最后他自己也投入死神的怀抱。

    如果要形容生命终结那一瞬间的体验,或许只有一个词语能够勉强契合,那就是——

    万念俱灭。

    不是意识模糊,而是彻底寂灭,所有的一切,无论是对外界的感应,还是对自我的认知,全部都化为乌有。

    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再次睁开双眼,原本还有些模糊的意识,很快便确认了一切,瞬间回归清醒。

    伊天诚深呼吸一口气,目视着午后的阳光,抬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然后顺势伸了个懒腰,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啧!黑白熊个大sb,既然说了是取代主角,那凭什么杀了自己不算杀了主角?我看你他妈就是故意针对我伊天诚是吧!”

    确认了自己击杀男主角的次数,依旧还是只有原来的2次以后,伊天诚忍不住问候起了某人。

    骂了两句后,他便重拾心情,开始着眼当下。

    第一次触发死亡回归,伊天诚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因为这和他之前所经历过的重生比起来,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冴子与诗乃,却不会像他这般习以为常。

    在意识恢复的一瞬间,两女纷纷咬紧了颤抖的牙齿,身体却还是抑制不住的直哆嗦,仿佛还能感受到那股刺骨寒意的余韵。

    不仅如此,两女原本时刻都能保持冷静的眸子里,此刻也是涣散无光,充斥着根本无法抑制的恐惧。

    让她们所畏惧的,不是之前**遭受冻结带来的痛苦,而是直面并且体验到了死亡。

    不同于伊天诚,哪怕她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自认为可以从容直面死亡,但真正亲身体验那样的恐惧、那样的绝望时,才会发现自己太想当然了。

    任何人,真正经历了死亡后,都会从灵魂、从意识、从内心、从本能,对其感受深入骨髓的敬畏。

    与之相比,造成死亡的原因,以及**所遭受的疼痛,全都不值一提。

    下一秒,两女一个瘫靠在墙上,一个紧紧拽住了伊天诚的胳膊,喉咙深处一阵痉挛,却偏偏想吐又吐不出任何东西。

    看着两女狼狈不堪的样子,伊天诚并不意外,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专门为两女营造的境遇。

    自己虽然将她们契约为从者,也将资源投入在她们身上用以培养,但是两女的成长速度还是不够看。

    所以,他不会去顾虑两女是否能够承受,直接重症下猛药,用最粗暴的方式,以近乎拔苗助的手段来催熟她们。

    无论是亲眼目睹了莱傲天与帕克之间毁天灭地般的战斗场景,还是亲身体会到了死亡无孔不入的侵袭,都远远超出了她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导致她们陷入了恐惧的魔障之中。

    如果跨越过去,就能由内而外的完成涅槃重生的蜕变,拥有一名强者必不可缺的心性与器量。

    可如果无法超越,那就必然会严重挫败她们的自信,从而留下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就算没有直接废掉,也注定不堪大用了。

    “放轻松,先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控制自己的身体与心情。”

    伊天诚颇具感染力的安慰道,同时左手抚摸着诗乃蜷缩颤抖的猫耳,右手紧握住冴子的柔夷,安抚着两女内心的惊惧与惶恐。

    “我记得在哪里看过一句话,恐惧才是所有坏毛病的元凶,失败、挫折、嫉妒、犯罪、背叛以及败北,它能让人认清自己的弱小与无能,然后变得懦弱,或者开始变强。”

    “无论再自诩文明的世界,骨子里都遵循着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法则;无论再鼓吹人人生而平等,人与人之间也从生下来开始,就注定不会平等;这是客观事实,不以任何人乃至神的意志为转移。”

    “如果因为自己的悲惨境遇,就认为错的是世界,而不是自己,那未免太傲慢了,世界从来都没有对与错,也根本不关心个体去如何看待它。”

    “感受死亡,体验死亡,了解死亡,接受死亡。只有跃过了这道门槛,那么从此三千世界便再无不可杀之人。”

    伊天诚的声音,如同死神的低语一般,厮磨着冴子与诗乃的耳朵,并不断的回荡在脑海之中。

    原本被惧意笼罩的内心,被恐怖支配的灵魂,也开始渐渐平静了下来。

    最终,两女紊乱的呼吸开始趋于平静,剧烈的心跳也恢复如常,眸子里也变得更加的幽静与淡漠。

    看到两女的变化,伊天诚相当满意,并饶有趣味的问道:“感觉如何?”

    “好多了。”诗乃依偎在伊天诚的怀中,头上的猫耳抖动了两下,手里紧握着随身携带的副手武器格洛克18手枪,语气平静的回答道。

    而冴子却皱起眉头,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个剑圣与精灵太强了,那种级别的战斗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光是被波及都会有生命危险。”

    两女回答的角度不同,但并不影响理解。

    伊天诚揉了揉诗乃的头,同时看着诗乃,笑着回答道:“强就对了,毕竟是作者的亲儿子,要不怎么说是莱傲天呢!类似地表最强者历代最强剑圣真男主角这样的称号,可不是说着玩的。”

    冴子点了点头,平复下心头的躁动,语气冷冽的问道:“那要不待会儿,直接把那个菲鲁特提前解决掉?”

    她的意思很明确,直接在菲鲁特没有曝光身份之前,就将她扼杀在摇篮中,既可以减少一名竞争对手,还能避免和那个男人处于对立阵营。

    听上去,确实是个行之有效的方案,但是伊天诚却摇了摇头,轻笑道:“不需要,那个萝莉留着还有用。”

    “另外,没必要这么严肃,世界上没有真正强无敌的存在,就算莱傲天再强大,也有他自己的局限与弱点,只要操作得当的话,未必就不能成为咱们的助力。”

    伊天诚语气很随意,但却并非是玩笑话。

    正所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骑士可以欺之以德。

    莱傲天的实力没的说,但是他的品性更加为人称道,诚实守信,言出必行,清正廉洁,勇猛果敢,属于骑士中的骑士,从任何意义上都没有任何缺点。

    但是在不择手段的人眼中,严格恪守所谓的骑士美德,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

    “接下来,就让我为你们揭示一下,什么是弱者的生存智慧,以及什么是来自弱者的逆袭。”

    伊天诚看着两女,轻松自若的笑道:“别看我总是喜欢和人肛正面,喜欢无双暗杀,但要说到最拿手的事情,反倒是在绝境中苟活到最后的能耐,还有以弱胜强、逆风翻盘的手段。”

    第二周目,依旧是在两栋建筑物之间的幽暗小巷。

    这次,却只有伊天诚与诗乃两个人。

    当龙套三人组在路过巷口时,看到了里面看似文弱可欺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带着不怀好意的险恶笑容,直接围堵了上来。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远点。”伊天诚抽着烟,淡淡的扫了三人一眼,冷漠的说道。

    强烈的杀气,瞬间掠过三人,让他们齐齐停下脚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三人瞪大了双眼,立刻意识到看走了眼,错把猛虎当成病猫了,于是面面相觑之后,果断拔腿就逃出小巷。

    就在他们前脚刚离开,菲鲁特也再度登场了。

    不用伊天诚开口,诗乃也早已准备就绪,格洛克18手枪在她青葱的食指上旋转了三圈半,然后便被她握住了枪柄,打开了保险栓。

    魔力汇聚,魔弹瞬间生成。

    菲鲁特看着年幼可欺,但其实也是被世界眷顾的存在,拥有风之加护的能力,所以敏捷速度远超常人,普通子弹与流矢也对她没太大作用。

    “让开!快给我”

    也没等菲鲁特念完台词,诗乃便直接扣下扳机,魔弹瞬间出膛,无视风之加护的被动闪避,直接命中并且穿透了少女的小腿。

    血花溅落,伴随着凄惨的尖叫声,原本像风一般疾驰的少女,瞬间当场翻车坠地,并且在惯性的作用下,一头栽倒在伊天诚的怀里。

    伊天诚上下其手,从少女捆在屁股后面的腰袋里,找到了一枚中间镶嵌着未知晶石的徽章,正是爱蜜莉雅被窃取的王选徽章。

    “小丫头,你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也不看看委托你的人是什么来头,让你盗窃的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而目标对象又是什么背景,作死作到你这份儿上,不容易也不简单啊!”

    “混蛋!放开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呀!”菲鲁特如同一只歇斯底里的野猫一样张牙舞爪,甚至还想要一脚踢飞伊天诚,结果这一动弹,伤口立刻发作,让她当场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腿,我的腿,好疼疼疼疼”

    “疼,就对了,总比直接被切腹剖肠,惨死当场好到不知道多少倍!”伊天诚丝毫不为所动,停顿了片刻,等到物主入场后,便立刻冷嘲热讽道:“跟你交易的那个女人叫艾尔莎,你大概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她的异名想必你应该听说过,那就是喜好将暗杀目标的腹部切开的猎肠者。”

    “她受王国贵族罗兹瓦尔伯爵雇佣,袭击一名王选继承者,并且夺取对方的王选徽章。事关王选纠纷与竞争,别人都避之不及,生怕惹上杀身之祸,你这个小贼猫却主动掺和进来,真是初生牛犊呢!”

    “当你把徽章交给对方的瞬间,就是你和贫民窟那个作为中介的老人被灭口的时候,现在知道自己惹上多大的麻烦了吗?”

    就在伊天诚说完这番话后,一道银铃般清脆的嗓音,突然从巷口传递了进来:

    “你说是罗兹瓦尔伯爵雇佣的杀手,来袭击王选继承人并且夺取对方的徽章,有什么证据吗?”

    伊天诚嘴角微抿,然后扭头看向了站在巷子口处的爱蜜莉雅,坦然说道:“偷听别人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过看在你是美少女的份儿上,我姑且不计较这点。”

    “至于证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有异议也憋在心里!你就是失主吧,东西交还给你,这个小笨贼就交给我了。”

    伊天诚拎着菲鲁特,和诗乃一同走了过去,并随手将徽章丢给了对方。

    在擦肩而过之时,伊天诚丝毫不掩嘲弄之情,冷笑道:

    “贵重的东西还是保管好点,倘若还有下一次的话,我看你真的没必要参加王选了,就算成了这个国家的国王,也只会让这个国家的民众,生活变得更加糟糕。”

    “我”爱蜜莉雅紧紧攥着徽章,想要极力辩解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那双充满知性的蓝紫色双瞳,也随之变得有些暗淡失落。

    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她连王选徽章都保护不了,被一个小毛贼当街偷走。

    “哎呀,这位小哥,说话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声音从爱蜜莉雅银色的长发中传出,然后便钻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灰毛垂耳的小猫。

    这头看上去无害的小猫,正是爱蜜莉雅的契约的精灵帕克,第一周目中那头决意要灭世的金色巨兽,就是它的真身。

    “不过,我能够感知到,他之前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欺骗的痕迹哟!”帕克双脚站在爱蜜莉雅的肩膀上,看着伊天诚离去的背影,轻声说道。

    伊天诚之前所说的话,自然就是关于幕后主谋是罗兹瓦尔伯爵这件事。

    罗兹瓦尔是露格尼卡王国的贵族,而且是镇守边境的权势者,同时也是王国为数不多的魔法使,在王城以首席宫廷魔导士为人所知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他也是爱蜜莉雅作为国王候补人,参与王选者角逐的唯一后援支持者。

    爱蜜莉雅思考了片刻,还是坚持己见道:“帕克,我还是无法相信,罗兹瓦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根本没有道理,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也许吧,但谁又知道呢,人这种东西太复杂了,至少我一直都看不透那个怪人。”帕克若有所指的评价道,然后便再次钻进了爱蜜莉雅的头发中。

    “哎呀!我忘了感谢那个人了!无论如何,都是对方帮我找回了徽章,连感谢都不说一声,那样也太失礼了。”

    爱蜜莉雅惊呼一声,立刻沿着伊天诚离去的方向,急忙追了上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