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主教与守墓人
    173 主教与守墓人

    伊天诚率先进入了埃及馆,这个长而壮观的展馆,几乎贯穿整个博物馆西翼,里面藏有大批横跨3000年古埃及文明的雕塑与文物。

    这其中,除了大英博物馆三大镇馆之宝的“罗塞塔石碑”以外,还有很多壮观的半身像、巨大的圣甲虫雕像、精心雕刻的石棺等等等等。

    “这就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半身像啊!不知道拿这玩意当媒介的话,在圣杯战争中能不能把拉二召出来,真想看看拉二和金闪闪同时登场,然后面对面相互哈哈大笑的场景,相比一定非常有魔性吧!”

    伊天诚将拉二的半身像收入宝库里,想起了《fgo》游戏中拉二的人设,情不自禁的脑补起拉二与金闪闪,这两位哈哈大队成员相遇后的画面。

    “哈哈哈哈~!那一定会有趣吧!”

    由于画面感太过于强烈,以至于他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扫荡完埃及馆之后,伊天诚准备前往下一个展馆。

    不过没走两步,他就感知到有三股凝练的魔力源,正向着博物馆正门走来。

    “果然,还是有隐藏的杀手锏啊!”

    伊天诚笑着腾空飞起,震碎了房顶边缘的两块玻璃,主动出去迎接来客。

    正门外的石阶上,此前被伊天诚随手抹杀的尸体,已经全部被人搬走,但残留在地面上的血泊,还是异常的触目惊心。

    来人共有三位,伊天诚悬浮在半空,从左向右依次俯瞰了过去。

    最左边的是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他的身形甚至可以用枯瘦如柴来形容,穿着一身亚麻棉布质地的红色祭披礼服,手中握着一本散发着阵阵白色荧光的古朴法典,颈脖上还带着一条倒十字架项链。

    伊天诚有点好奇,这位老人到底是教会势力的人,还是圣安会的人。

    圣安会虽然名义上是教会的分支教派,但是在信仰之外的层面上,却又与教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因为它是不列颠的国教,而且女王陛下还是它的捍卫者。

    祭衣源于修院修士们的神职长袍,分为红、白、绿、紫、黑等5种颜色,在不同场合表示不同意义。

    老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这身红色祭衣的意义恐怕就只有一个,那边是准备随时为主殉道。

    再加上他那一身纯粹至极的魔力,以及看上去营养不良的身体,但精气神却又一反常态的凝练旺盛,伊天诚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位罕见的苦修士。

    老人的旁边,是两名三十岁左右的成年男子,他们有着同样的棕红色披肩长发,都是胡子拉碴的糙汉子模样,脸上还涂抹着蓝色的染料,身上穿着一套破旧的皮甲,手里却各自拿着一面古朴的圆盾与一柄考究的长剑。

    伊天诚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盾剑是圣遗物,因此也对这两个男人的身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两人不是试练者,却又是真正的战士;衣装打扮与当今的时代有种严重脱节感,完全可以本色出演《勇敢的心》里面的苏格兰士兵了;而且那种由内而外显露的剽悍气息,也同样与现代化社会格格不入。

    再加上对方的发色、肤色与气势……

    伊天诚眼睛一亮,同时翘起了嘴角,他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两人的来历了。

    众所周知,纯种的不列颠人其实有两类:

    一种是日耳曼人,属于央格鲁撒克逊族,发色偏于淡金与银色,不列颠现今的皇室贵族与上**英阶层,基本上全部都属于此列。

    而另一种,则是有着棕红发色的凯尔特人,也是不列颠岛真正意义上的原生人种。

    央格鲁撒克逊人原本属于外来侵略者,但是因为征服了后者,所以入主了这片土地。

    两族的恩怨自古由来,甚至可以追溯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的罗马时代。

    当时的古不列颠王国,屡屡遭受央格鲁撒克逊人的侵略与掠夺,直至后来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亚瑟王登场,才率领国民打败了央格鲁撒克逊人。

    只可惜,亚瑟王最终却因为叛乱,牺牲于剑栏之战,传奇就此终结。

    但是事实上,亚瑟王当时并未死,不过也身受了致命重创,他手下最忠贞的近卫骑士贝狄威尔,将他带到了如今的英格兰萨默塞特郡,一个名叫格拉斯顿伯里的乡野小镇。

    这里是湖中仙女的领地,也是现世中距离阿瓦隆最近的地方,贝狄威尔希望湖中仙女可以救治国王,或者至少也能让国王在阿瓦隆中获得永生。

    只可惜,他的两个愿望都没能实现,亚瑟王最终还是在格拉斯顿伯里的修道院里不治身亡。

    亚瑟王死后,王后桂妮维亚因为与兰斯洛特的私情,而饱受舆论与良心的谴责,最终选择成为修女,来到修道院隐世,直至死后与亚瑟王一起埋葬在修道院的圣母堂下面。

    除此之外,还有一支亚瑟王的远亲后裔,选择了在这里隐姓埋名,担负起守墓人的责任,一直传承到现代。

    伊天诚几乎可以断定,这两名看上去就仿佛从与世隔绝的桃源村走出来的剽悍男子,就是守墓人一族。

    而他之所以知道这段历史,也是因为在不远的将来,这一族中会出现一位名叫爱莉丝的少女,她将会从湖中仙女手中接过那柄一千五百多年前,由贝狄威尔投入湖水中的王者之剑,然后成为不列颠王国新的骑士王与圣剑使。

    就在伊天诚思绪万千,意识出神之际时,地上那位苦修士突然开口念诵道:“主的门徒,圣伯多禄说:借恶魔之力行于天空,皆是对神之亵渎,承载施法者的恶魔们啊,速速从他身上离开。”

    言语之间,老人的身上溢出一股纯粹的魔力,笼罩了正门前的这片空间。

    仿佛言出法随一般,伊天诚直接从半空中急速坠落了下来,而且在他双脚落地的瞬间,整个地面都被踩踏的如同蜘蛛网一般支离破碎。

    “这是什么?圣彼得坠落神术吗?”

    伊天诚回过神来,看着老人那双没有半点浑浊之色的深邃双眼,饶有趣味的自问自答道。

    同时,他的心里面也忍不住感叹,这些宗教的家伙们果然不愧是挂壁。

    无论是西方的教会,还是东方的儒释道三教,那些各个宗教大佬们说过的名言警句,定下的诫律与规定,口授的经文与章法,甚至干过的伟业与奇迹等等等等。

    这些在过去都只是简单的口头语言与传说故事,但是在灵气复苏的现在,特别是进入新纪元以后,直接就升华为真正的言灵与咒语了。

    只要属于该体系中的人,在信仰足够虔诚、道行足够深又或者魔力足够充沛的前提下,就能直接发挥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就比如老人刚才那句话,原本是主最初十二门徒中的彼得,与罗马宫廷魔法师马格斯,在尼禄皇帝面前斗法时,趁着马格斯使用飞行魔法装逼显摆之际,突然用言灵的力量说出了这句话,成功干扰了对方的飞行魔法,导致他当场坠地而死。

    而以此为基础诞生出来的,效果也是同样的让人防不胜防,因为只要是教会教义可以说明的范围内的异端与异教,此神术就能将对方的飞行能力直接封印,然后让对方在坠落的同时,承受比正常自由落体更大的附加伤害。

    伊天诚若非灵体足够强悍,恐怕光是刚才那一下,就能将他摔的七荤八素。

    老人没有理会他,反倒是那两位守墓人,在看到他落地之后,立刻握紧了手中的坚盾,直接向他发起了冲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