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 卧槽!翻车了!!
    披肩的黑直长发,身穿着明黄色素裙,胸前佩戴着一枚炽白的曲玉,形状为阴阳鱼中阳属性的那一半,而且玉面上刚好有一点黑色鱼眼,正是三神器中最后的那件——八尺琼勾玉。

    肤色白皙的匪夷所思,五官精致的如梦似幻,身材也是恰如其分的完美,一切都符合人类对『美』的审视。

    这是真正的完美,没有一丝一毫的缺陷与瑕疵,照理来说这应该非常富有魅力,但是——

    真正面对她时,却只有一种极端的禁欲感,让人在她面前根本生不起**的念想。

    这便是荒御魂,天照大御神的分身。

    再次看到这张熟悉的姿容,伊天诚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恍惚,不是因为被对方而走神,是因为他居然真的,真的,真的得手了。

    此时此刻,对方就如同肉串一样,被他连枪带人一块拎在手里,这种感觉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想了想还是给出一个万能的滑稽表情。

    “……怎,怎么会?”

    荒御魂瞪着两条大白腿,可惜使出浑身解数也挣脱不能,她的内心逐渐开始腾起无可压抑的惧意。

    只要信仰没有断绝,只要星球没有永寂,那么神就几乎是永生不死的。

    可是,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那根刺入自己体内的长矛,不仅直接封印她的神性与神力,甚至还在正在不断破坏着自己的神核。

    她原本应是与世共存的存在,此刻竟然感觉到了生命在不断的流失,并且一步步朝着终末靠近。

    “这?!这把枪……噗!!”

    荒御魂脸色惨白的扭过头,看向拎着自己的伊天诚,那双原本被愤怒与憎恨充斥的眼中,开始染上了惊惧与悔恨的色彩。

    由于幅度太大,她不可避免的扯动了体内的矛头,以至于当场呛出了一口神血。

    “没错,这是一把专门弑神的枪。”伊天诚转了转手中的圣枪,连带着荒御魂也跟着旋转了一周半。

    “很不错的眼神,这才是人格神该有的特质,就带着这样的悔恨,死吧!”伊天诚咧嘴笑道,然后伸出了一只魔手抓住了对方,开始继续深入搅动。

    “等,等等……!吾乃荒御魂,是天照大……御神之分……身……!”

    “我知道,杀的就是你啊!”

    “汝……死……待吾……复生……誓要……将汝……”

    “死就赶紧死,哪来这么多话,等你复生以后再接着杀就是。”

    荒御魂极力瞪大逐渐暗淡的双眼,艰难的抬起头瞪着眼前这个如同魔神一般的男人,蠕动的嘴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直至,瞳孔扩散、空洞。

    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她的神体开始消散,气化为璀璨的足以照亮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之粒子,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而伊天诚也眼疾手快,直接一招修炼有成的,将那枚八尺琼勾玉抓在了手中,连同命运长矛一起丢进了自己的宝物库中。

    “……咦?”

    紧接着,一股狂暴的海量热能突然爆发,伊天诚突然瞪大了双眼,猛然抬头看向了头顶上空,原本还一本满足与愉悦到不行的脸上,瞬间就变成了惊恐与崩溃。

    那个又没能被搓完的低配山寨版太阳,在荒御魂死后的一瞬间,就彻底失去了束缚,然后直接当空爆炸了。

    “——卧槽!!!”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伊天诚本想祭出八咫镜,来应对这近在咫尺的灭顶之灾,可是已经根本没时间去操作了;甚至连遁入灵子空间,也同样来不及了。

    最后关头,他唯一做的,就是下意识的将包在口腔里的那颗佛光舍利子吞下,然后整个人便被澎湃的光热彻底淹没……

    ……

    …

    京都,皇居,地下核避难所。

    巨大的地下临时作战部里,白发苍苍的现任倭皇坐在圆桌主座上,低头细看着下面人整理呈交上来的情报。

    在他的左右两边,分别坐着皇太子,与统辖阴阳寮的头目土御门明清,然后是几位政府高层官员。

    除此之外,还有两名试练者,一位忍者打扮,另一位武士打扮。

    “神不是不死不灭的吗?那为何荒御魂最后会被杀死?”倭皇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猜,问题出在恶贼使用的那把枪身上,那很可能就是传说中刺死过天柱的朗基努斯之枪,拥有着可以杀死神灵的特殊能力。”一旁的土御门明清回答道,虽然说是猜测,但是他脸上表情与说话的语气,传递的只有笃定。

    另一边的皇太子显然也认可这种观点,于是接过话题补充道:“应该是恶贼此前掠夺欧洲各国时,抢走了这把教会的圣物,所以教会才会将其视为最恶异端,不计代价要消灭对方。”

    “确实,你的猜测应该是对的,可惜我们察觉的太晚,反应也太慢,而且严重低估了恶贼的实力,以至于三大神社神宫中的古物全都被对方夺走,就连最贵重的三神器也彻底遗失了。”

    “除此之外,整个京都伤亡人数达到了四百多万,而且为了激活八尺琼勾玉,让神灵得以成功现界,皇室也付出了四名直系血脉,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损失确实很惨重,但也有的值得庆幸的地方,那便是我们消灭了那个恶贼,直接被卷入那种当量的恐怖爆炸,应该不会有任何活着的可能性。”

    “的确如此,这可是其他欧美各国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也是为了消灭那个恶贼,才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伤亡代价以及不可估量的损失。”

    “只可惜了被恶贼收入储物空间里的海量宝物,随着他的死亡都彻底化为乌有了。”

    “确实很可惜,那可是囊括了世界各国的古文物,数量据统计多达两千多万件。”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热议着,直至首座上的倭皇扣指点了点桌面,才同时停下声来,一起看向了他。

    “明清先生,你觉得那个恶贼,有没有可能是咱们隔壁邻居的人?”

    听到倭皇的询问,一直眯着眼睛的土御门顿时睁开了眼睛,眸子里闪过一抹幽光,回复道:“有可能,但是无法确定,如果他没有被消灭的话,看他接下来的行动就能知道,可惜没有如果了。”

    年迈的倭皇点了点头,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坐直了身体,看着在座众人,脸色肃然,沉声说道:“诸君,大争之世,再一次的来临了。”

    “在过去一百多年里面,我们国家与民族沉浮起落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的隐忍与低头,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爆发与尊荣。”

    “而这一次,我们隐忍了太久,从1985年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以至于我们的新生代已经习惯了屈服,丧失掉内心的大和魂,也难怪咱们的邻居,会给我们下了‘明治养士,大正养国,昭和养鬼,平成养豚’这样的结论。”

    “对于这次的伤亡,我本人深感痛心,因为这其中也有我们的过失,比如没有预料到荒御魂是不可控制的。”

    “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相信在经过了这场怵目惊心的灾难,在经过了名为死亡的洗礼后,我们的民众才会重新燃起内心的魂,才会从被人吃的豚,变成吃人的鬼。”

    “我坚信,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与民族,才能在这个全新的时代中浴火重生,才能再一次成为人上人。”

    “这番话,与君共勉。”

    “愿诸君,武运昌隆。”

    ……

    ps:哭唧唧,这个月的全勤丢了,那可是我的福袋,是我的水尼禄口牙~!好心痛ing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