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乌拉诺斯
    冒险者公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对于凡人来说已经是遥远的古代,

    那时候,人类在意识到怪物杀之不尽后,最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集结全大陆各个国家与种族的力量,修建一座能够塞住地下大洞的高塔与要塞城市。

    主导这一计划的机构,就是公会的前身。

    在无数伟大英雄的带领下,联合军队向诞生了无数怪物的神秘天坑,发动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残酷战争。

    地底世界的怪物大军,一次次涌出地表和严正以待的联军部队厮杀,然后一次次又被悍不畏死的英雄勇士们赶回地底。

    可是,眼看高塔与要塞即将竣工,地底的怪物们也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反扑。

    包括后来肆虐整个大陆的三大魔兽在内,潮水一般密集的怪物大军,前赴后继的冲上地面,对联军与高塔发起自杀式的猛攻。

    临近完成的高塔,顷刻之间毁于一旦,整个要塞也成了疯狂的绞肉机,血液染红了大地,到处都是怪物与人类的尸骸,那些残存的英雄们也尽数牺牲,整个计划也彻底功亏一篑。

    就在人类彻底绝望并坐以待毙时,浩瀚的光明从天而降,洒满了整个血色的战场——

    诸神降临了。

    然而,面对苦苦哀求的幸存者,天神们却摆出一副吃瓜看戏的微妙态度,直言不讳地表示他们并非救世主,降临到下界也只是为了寻求愉悦。

    只不过,有一尊天神例外,那便是乌拉诺斯。

    他站在了人类这一边,带领着幸存者成功阻止了怪物的攻势,完成了作为欧拉丽原型的高塔与要塞都市,并且带来了名为的力量。

    整个大陆未来一千年的格局,也在他的手中得以确立。

    由他引领的联军机构,也成为了以他为主神的派系,成为了要塞都市的管理机构,也就是后来的冒险者工会。

    工会大厅窗口区后面,有一条只准工会职员进入的走廊。

    在这条走廊的最深处,有一个没有安装石门的漆黑门户。

    包括公会实际最高掌权者洛伊曼·马迪尔在内,所有人都严禁靠近这里。

    而且这条禁令,对所有欧拉丽的天神,也同样生效。

    浅红色的羊毛地毯,顺着走廊一直铺到门里的阶梯,阶梯一直向下延伸,最后直达一座堪比地下迷宫第楼层的神秘空间。

    这空旷幽暗的空间,全部都由类似地下迷宫的岩石砌成,而在正中央的区域,有一座四四方方的石台。

    石台是一座祭坛,整个空间里没有魔石灯,只有祭坛四个边角点燃了四把火炬,摇曳着红色火焰,照亮了祭坛上面的情况。

    亦如这个神秘空间只有一座祭坛,祭坛上面也只有一座巨大的石造神座。

    神座上面,端坐着一位魁梧奇伟的长者,素白的长袍裹着壮硕的身躯,不怒自威的脸上爬满了皱纹,粗壮双臂平稳的放在神座扶手上,静谧的神情也如同雕像一般岿然不动。

    他,便是乌拉诺斯。

    自从千年以前,在正式确立了欧拉丽的基调后,乌拉诺斯就始终保持着‘无为而治’的态度。

    他将都市管理工作,全权交给了公会职员与神会,自己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囚在这个祭坛里。

    对外的说法,是他在用强大的神威,镇压并改造着地下城,将怪兽压制在各个楼层,使它们不能擅自脱离地下城,同时也方便冒险者们一层一层的深入其中闯荡。

    关于这一点,不管其他天神们信不信,至少工会成员与都市民众深信不疑。

    也正是因为乌拉诺斯的特殊性,无论是当初宙斯与赫拉的时代,还是现在芙蕾雅与洛基的时代,都支持冒险者公会的权威与公信。

    但是同时,她们也推波助澜的将地下祭坛奉为神圣与禁忌之地。

    目的,便是要让它和坐在上面的乌拉诺斯,在物理、精神层面上远离都市居民与冒险者。

    此时此刻,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在伊天诚进入冒险者公会之后。

    宛若雕像一般静谧的乌拉诺斯,难得一见的睁开了那双苍蓝眼睛,缓缓抬头看向了正前方的阶梯,搁在扶手上的左手也攥成了拳,然后轻轻地敲击着石质扶手。

    “乌拉诺斯,这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没有恩惠的前提下,就干掉了黑暗派系的残党,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神明的杰作。”

    一道无法听出是男是女的中性声音,从火炬光源照射不到的祭坛暗处传来。

    与此同时,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的人从暗处走出,站在了祭坛的右侧。

    “没有。”

    乌拉诺斯缓缓张开了沉重紧闭的嘴唇,盖棺定论的回答道:“虽然是外来者,但我可以确定在他身上,没有其他神明干涉的痕迹,反倒是似乎残留了些许神明的诅咒,应该是东方的天照。”

    “神的诅咒?这倒是罕见,从我得到的情报来看,他是大陆极东岛国的国王,难道说是因为干了渎神的事情,所以才放着国王不当,躲到了欧拉丽?”

    “费尔斯,暂且不用管他,多留意明天的庆典,我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明天或许会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好的。”

    黑袍人微微欠身,随后便缓缓后退,再次隐入了黑暗之中。

    而坐在神座上的乌拉诺斯,则微微抬起下巴,仰望着祭坛的天花板。

    和地下迷宫一样的高,却没有散发出那种柔和的荧光,有的只是一片漆黑昏暗。

    旋即,乌拉诺斯低下了头,再次阖上双眼,回归到静谧……

    ……

    “伊天诚先生,请你再看一遍,核实一下信息是否有误,如果没问题的话,我这边就登记入册了。”

    相谈室中,埃伊娜将四份表格撑平对齐,然后双手递给伊天诚。

    出于方面管理的需要,工会在对新冒险者资料收录时,自然是想要尽可能的获取详细信息。

    但事实上,没有哪个冒险者会愿意将自己的底细全盘告知别人。

    冒险者毕竟是高危职业,过得就算不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也是走钢丝的危险行当。

    相对于的,自身情报暴露越多,潜在风险也就越大,敌人针对自己时也就越容易找到弱点。

    伊天诚倒不是特别在意这一点,但是他懒得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所以也是一切从简,简单的提交了自己与四女的姓名、年龄、所属眷族与加入时间等情况,便草草了事了。

    说是核查信息,但以埃伊娜的认真态度与慎密作风,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伊天诚接过四张单子,扫了一眼后就还给了对方,点头道:“没有问题。”

    走完流程以后,伊天诚的个人信息中的“职阶列表”里,至此又多了一个冒险者的全新职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