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悬崖勒马
    在确认了这不是做梦,而是真真正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后,赫斯缇雅的内心如同被打翻的万花筒一样……

    怨念、悔恨、懊恼、委屈、彷徨、迷茫、悲愤、自暴自弃……以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如释重负一般的解脱。

    赫斯缇雅在天界是出了名的处女神,几乎从不与其他男神往来,这并不是因为她性冷淡或者注孤生,而是对那些与她同样永生不变的神明,实在是提不起一丁点的兴趣,反倒是对下界的凡人非常喜欢。

    在经过一番波折后,最终进入了决赛圈,成为了巨萝神最在意的心上人,便是伊天诚与贝尔。

    贝尔的天真、善良与忠诚,如同小奶狗一样让她心疼怜爱,两人共同经历过一段贫贱不离的时光。

    而伊天诚成熟、可靠以及坏心眼,如同一头恶犬让她心慌意乱,更给了她作为女人最想要的生活。

    与此同时,两人身上又都有着她不喜欢,甚至反感的缺点。

    哪怕她表现得那么直白,贝尔这个笨蛋还是觉察不到她的心意,而且一心一意的憧憬恋慕洛基家那个剑姬小姐,气得她欧派都要平白小一号。

    而另一个,却又毫不掩饰自己的花心与浪荡,不仅没完没了的撩拨自己,同时还和眷族内其他几个女孩不清不白,甚至还跟外面一大群偷腥猫眉来眼去,一想到这些荒唐的事情,她气得欧派都要大一号了。

    这两个一前一后闯入在她世界中的男子,就仿佛红玫瑰与白玫瑰一样,选了这个舍不得另一个,选了另一个又放不下这一个。

    偏偏,她又不像其他神明那样滥情,根本不去做选择,全部都要握在手中。

    这也导致了她始终无法确定自己的心意,一直在两人之间徘徊不定。

    直至昨天的眷族战争,在目睹了某人的无敌身姿后,女神内心的天秤才彻底失去了平衡,终于出现了压倒性的倾斜。

    而现在,终于不用选择了。

    但不知为何,赫斯缇雅的内心却始终残留着一股酸楚,莫名其妙的就自己留下了眼泪。

    “醒了么?”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同时一股炽热的气息,蒸腾在自己的颈脖后面。

    痒痒的,湿湿的。

    舒服的同时,又有点难受。

    “混蛋!你这坏心眼的孩子,竟然趁我喝醉了干出这种事情……”

    赫斯缇雅羞恼的缩了缩头,开始埋怨的发起了小情绪。

    “拉倒吧~!本来我只是把你抱到床上,谁知道你却死死的缠在我身上,满嘴说着连我这个老司机都觉得脸红的骚话,而且你自己都一心求推了,这种情况下,我要是上了你就是禽兽,可要是不上你连禽兽都不如,你让我怎么办?那肯定是日了个先啊~!”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你给我立刻闭上嘴!!”

    赫斯缇雅一听这话就急了,连眼泪都顾不得擦,马上就翻过身来怒瞪着某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王八蛋,杀气满溢的威胁道:“不准再提昨晚的事情,你要是敢跟别人说一句——”

    “杀了你哦~!”

    “……”

    伊天诚立刻闭上了嘴巴,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童颜,嘴角勾起了一抹蜜汁弧度。

    酒后乱性?

    别开玩笑了!!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女神,只要她自己不愿意的话,就算是另一位酒神苏摩酿造的神酒,都不可能让她真正喝醉。

    如果赫斯缇雅坚决不从,那他又怎么可能顺利得手。

    不过是,女神给自己一个放纵的借口,也给他一个得手的机会。

    如果换了那些光正伟的男主们,自然是争当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可他伊天诚又怎么可能视若无睹。

    既然看上了你,就算你不给机会,我都要不择手段的创造机会来推你,更何况还是你自己给了机会。

    这要是还不推的话,那就不是他伊天诚了。

    当然,看破捅破却不能说破。

    刚才那两句,也只是他恶趣味使然,想要作弄一下巨萝神而已。

    随着巨萝神主动转过身来,两人的体位顿时正面相对了,很方便进行接吻,以及干一些其他不可名状的事情。

    伊天诚当即侧过身去,将脸凑近了那张羞恼难耐的清纯脸蛋。

    这一贴近,吓得巨萝神立刻双眼紧闭,还染着泪珠的睫毛慌乱地震颤。

    随着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原本明明已经瘫软无力的身体,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气力,不由自主的就朝后仰去,想要与缓缓侵近的男人拉开距离。

    但是,这样的退避毫无意义。

    直到那并不宽阔,却异常温热可靠的胸膛,与胸前那对兼顾饱满与柔软的球体接触后,女神浑身一僵,随后一阵莫名的颤栗。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诱人的波浪涟漪,自圆润的球面荡漾开来。

    紧随其后,来自小腹上的滚烫火热,更是让她差点就要叫出声来。

    赫斯缇雅连忙睁开了双眼,看到了那张坏笑的可恶面庞。

    在这样触之可及的距离之下,浓烈的荷尔蒙气息逐渐侵蚀着巨萝神的所有理智与思绪,让她的鼻息也愈发紊乱了起来。

    彼此间的距离,还在渐渐地压缩……

    最终,对方略显干燥的嘴唇,还是吻在了她脸颊的……那两道倾斜的泪痕上面,一点点的用唇拭去了她残留的泪水。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赫斯缇雅只觉得心都融化了一样。

    原本内心中那缕毫无来由的酸楚,随着她再一次的动情,也彻底消失无踪了。

    巨萝神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主动抬手捧住伊天诚的脸庞,然后主动献上了自己的樱唇。

    对送到嘴边的美味,伊天诚当然不会客气,直接肆意品尝了起来。

    四唇触碰,女神的贝齿被轻易地挑开,一条极具侵略性的灵蛇钻入了她的口齿。

    舌尖也被其轻而易举的挟持,口中的香津被贪婪的一扫而尽,上颚的细微褶皱被轻描淡写的掠过,就连内侧的牙龈也被逐一舔舐。

    “嗯唔……”

    赫斯缇雅忍不住,终于哼出紊乱的呻吟。

    面对伊天诚贪婪的吮吸,她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从开场就落入了全面溃败的局面,只能从头到尾被动的任由对方摆布。

    与此同时,抵在小腹上的利器,也在一瞬间变得越发滚烫,并且开始锋芒毕露,杀气十足。

    而对此,巨萝神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原本身体除了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就变得瘫软无力。

    仿佛热传导一般,赫斯缇雅的娇躯也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伴随着一阵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身体似乎也开始滋生一股奇妙的渴求感,无声的催促着她要进一步去承受什么。

    如抚高山,如入深渊;

    揉之弥软,钻之弥深。

    就在伊天诚准备长驱直入、取长补短时,突如其来的一阵敲门声,让他止步在以茎制洞的最后冲刺上。

    赫斯缇雅浑身一僵,本就泛红的脸上更是越发涨红,原本已经娇软无力的她,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力气,突然一把将伊天诚推开,然后就钻进了被子里面。

    只可惜不是蓝色棉被,否则还真和月世界某王的沙雕图如出一辙。

    伊天诚看着雄赳赳气昂昂,准备日天日地日神仙的小老弟,顿时有种淡淡的蛋疼。

    “是蕾姆吗?”

    “主人,上神大人,赫尔墨斯前来拜访,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相告,似乎是事关贝尔的消息。”

    “知道了。”

    不用伊天诚开口,一旁化身棉被精的巨萝神就自己钻出了被窝。

    两人稍加清洗了一番,然后相互帮衬着穿戴整齐,这才一前一后走出卧室,前往客厅迎接客人……

    ……

    ps:因为卡面立绘事件,原本打算群里关门放福利,安抚一下暴躁老哥们来着,然而码字速度实在慢的一笔,发了福利就没法正常更新了,所以最后还是中途刹车,大家将就着看吧,估计明天起来就没了……

    话说,我特么也很暴躁啊!连毁号的心都有了,谁来安抚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