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 吓得我赶紧揉了揉……
    “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将你的灵魂永远禁锢在金星……啊啊啊!!!”

    愤怒的声音,沸腾的恨意,恶毒的诅咒。

    但是,这些却并没有给伊天诚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因为就在伊斯塔破茧重生的同时,源自于诸神契约的强制作用,一道巨大的光柱就从天而降,直接将其笼罩在了其中。

    那是比世间的一切色泽都要美丽璀璨的光芒之柱,如同九天银河倒倾一样穿透了夜空,耸立在迷宫天地之间,比巴别塔都更加不可思议。

    整个欧拉丽,甚至迷宫都市以外的遥远区域,都能够看到这一幕。

    恐怖的波动瞬间震慑了所有人神的心智,在这超越幻想的光景面前,所有人都被夺去了目光,别说是尖叫感慨,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这是……”

    “不会吧!”

    “有神明死了?!”

    “是哪个倒霉的家伙?”

    “在欢乐街,该不会是那位淫都女神吧?!”

    “哇喔,这可真是久违的大场面啊~!”

    所有的神明,以及那些见多识广的资深冒险者,都被这璀璨夺目的光景吓了一条。

    无数道流光萦绕着光柱,升腾到了欧拉丽的夜空之中,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夜幕。

    再没有能比这更加华丽的光影,哪怕穷极人类的幻想与技术,也做不出这样的视听特效。

    但正如烟花一样,无论再如何璀璨,也终究是稍纵即逝。

    当所有的流光,连带着那倒擎天光柱,最终全部都没入了九天之外后,欧拉丽这才重新又被夜幕笼罩。

    但是,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却深深地烙印在所有人与神明的心中,久久无法释怀。

    所有的天神,以及一部分冒险者都很清楚,那代表着有一位神明回归了天界。

    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迷宫都市的气氛,瞬间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大大小小的眷族势力,纷纷开始连夜行动,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反倒是,高居巴别塔顶层的芙蕾雅眷族,却由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动静。

    “——呀啊!!!”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声抑扬顿挫的压抑的低吟后,银发女神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床上,但是那诱人的身体,却还是在止不住的间歇性哆嗦。

    微微轻喘着悠扬的气息,低眉垂眼的女神显得异常的慵懒散漫,那从任何角度看都精致完美的脸颊酡红无比,那水雾迷离的银眸里也流溢着无尽的欢愉之情。

    在目睹了那道比烟花更璀璨的流光溢彩后,这位银发美神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狂野的激情,遥遥眺望着那道让她思之若狂的灵魂之光,开始忍不住放浪形骸的自读。

    “——啊!真不愧是,让我痴迷的男人啊!”

    银发女神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陶醉,感受着难言的苦闷与愉悦交织的异感。

    “你是我的……绝对……”

    言语之中,渗透着无尽的执念,以及近乎魔怔的占有欲……

    ……

    随着公会的介入,火灾很快就得到了控制,但是事态却不会因此告一段落。

    作为迷宫都市唯一的红灯区,伊斯塔眷族分崩离析后,整个欢乐街也不复存在,至少一时半会很难重新建立。

    整个事件的起因、经过以及结果,也都已经被各大派阀势力摸得一清二楚。

    虽然,各方都明白伊斯塔眷族纯粹是自己作死,但是整个眷族就这样被连根拔起,甚至包括眷族主神都被当场干掉,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冒险者对神明不敬,这种情况在派系横生的迷宫都市非常正常,但是直接针对神明下手,导致神明被强制遣返天界,这无疑就是犯了大忌。

    整个后半夜,眷族驻地区都灯火通明,除了赫斯缇雅眷族洋馆门外无人问津,其他各大眷族的代表人员频繁出入其他一流乃至最强眷族,商议着该如何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而作为赫斯缇雅眷族的主神,巨萝神的内心无疑是崩溃的。

    早在事发前,她就已经做好了伊天诚会大闹一场的心理准备,但是事实却再次证明,她还是低估了伊天诚搞事的能耐。

    也因此,整个后半夜,她都逗留在公会里据理力争,不求能够推卸掉全部责任,但至少也要确保不至于太过被动。

    直至黎明来临之前,她才拖着疲倦的身体,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返回自家洋馆。

    结果刚一回家,就发现伊天诚竟然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睡得那叫一个香,简直安逸到不行。

    看到这一幕,巨萝神一口神血涌上心头,差点没当场喷出来。

    “——啊啊啊啊!”

    “伊!天!诚!你这个混蛋!!”

    “竟然还睡得着?看看你都干的什么破事!!”

    原本萎靡不振的她瞬间就被满腔的怒火点燃,直接冲上去高高跃起,整个人都化为肉弹,想要砸在他的身上。

    然而,哪怕是睡着了,伊天诚也保留着应敌机制与防御本能,更别说巨萝神还喊出这么大的声音。

    不可视之手第一时间具现,环绕在伊天诚的周围,于是巨萝神的人肉炸弹还没轰到他身上,就直接被当场反弹,最后整个人都摔倒了地上。

    而且,还是屁股先着地,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屁股疼。

    “——呜哇~!”

    赫斯缇雅小脸一抽,双手捧着自己的臀瓣,双眼瞬间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而下一秒,无形之手就将她从地上一把抓起,送到了床上某人的怀里。

    “哟~!摔疼了吗?我来帮你揉揉~!”

    看着那张可恶的笑脸,以及开始在自己身上作恶使坏的双手,赫斯缇雅更是气都不打一出来。

    “揉你个头啊!啊啊啊!好气啊!!你这家伙,脑子里除了杀戮与色情,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吗?”

    “有啊!”

    “呵呵~!那你倒是说说看,还有什么?”

    “梦想。”

    “哈?你说什么?”

    “梦想啊!男人的终极梦想——柰子、柰子以及柰子。”

    “……”

    说得好有道理,老娘竟然无力反驳……个鬼啊!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完全没救了。

    赫斯缇雅绝望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只有那根蓝丝带还能给自己带来一丝慰籍。

    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没能推开在自己胸前作恶的黑手,巨萝神只能气恼的看着某人,一脸怒其不争、恨其不幸的悲愤道:

    “你这家伙,知道不知道这次你闯了多大的祸吗?”

    “不过是干掉了伊斯塔眷族而已,至于?”

    “还不过而已?你都已经捅破天了,知道吗?!”

    “呵呵~!捅破就捅破了呗,多大点事儿?你恐怕还不知道,贝尔被伊斯塔眷族抓去之后,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吧!”

    “贝尔不是已经被你们救回来了吗?”

    “是救回来了,但是他整个人,却已经完全崩溃了。”

    伊天诚一边把玩着巨萝神的羊脂球,同时一脸惆怅的感慨道:“为了逼迫贝尔交代咱们眷族的秘密,伊斯塔那个贱人用尽了手段,甚至不惜让那个『男人杀手』强推了他,我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更何况是贝尔自己~!”

    “——啊!!那他现在……”

    “回到家后,一直在浴室里洗澡,我感觉情况不妙后破门而入,看到他把自己褪掉了好几层皮肉,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昏迷,不过也因此才能睡去。”

    赫斯缇雅眉头紧蹙,眼中满是不忍与心疼,抿着嘴不再多说什么。

    伊天诚轻吻着她的眉心,然后继续说道:

    “身为冒险者,哪怕理由再充分,对神明出手都是大忌,更不要说还直接致使神明被遣返天界。

    “这件事表面看起来非常严重,甚至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咱们万劫不复,没准最后被驱逐欧拉丽都有可能,但是——

    “实际上,并非无法解决。”

    听到这番话,赫斯缇雅的眉头终于苏展开来,急切的追问道:“快说,该怎么解决?”

    伊天诚笑了笑,也不再去卖关子,回答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啊~!

    “也是,咱们崛起的太快,恐怕其他神明也和你一样,只知道咱们眷族很强大,却没有给予与之相匹配的尊崇与敬畏。

    “同样的事情,如果换成是洛基眷族或者芙蕾雅眷族的话,其他人只会觉得惶恐不安,但又只能憋在心里,屁都不会放一个。

    “但如果换成是咱们,其他人肯定不会视若无睹,甚至反而会更加剧烈的反弹与遏制,毕竟谁都不想自己的头上,又多出一个随时都可以威胁自己身家性命的庞然大物。

    “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来了——

    “其他眷族就算想要制裁我们,光凭他们自己的话,不亚于是在纸上谈兵,本身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反倒还得担心会不会因此得罪咱们,从而导致咱们对谁举起屠刀。

    “只有当公会、洛基眷族与芙蕾雅眷族,这三方联合在一起之后,才能真正对我们产生足够的威胁。”

    “但是,有我在,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

    ……

    ps:emmmmmm~!咱的后台短信通知里面,全部都是“作者您好,您的作品《xxx》章节涉嫌违规,现已进行删改”,经常2500字左右篇幅的章节,等到第二天连2000字都不够了……笑哭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