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快乐都去哪儿了
    如果说,阿波罗眷族的覆灭,相当于是往迷宫都市这片看似平静的湖水里投了一块巨石,在所有人心里惊起了阵阵涟漪。

    那么,伊斯塔眷族的覆灭,则不亚于是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引发了所有神明与眷族势力的震撼与恐惧。

    除此之外,席卷了欢乐街的这场大火,也在很大程度上对迷宫都市的秩序与管理,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与剧烈的冲击。

    像欢乐街这样的法外之地,对于任何城市管理层而言,无异于是疥癣之疾。

    可无论再怎么不待见它,也不得不承认它是迷宫都市不可或缺的一环。

    正如同现实世界,哪怕腰斩了一个慢播,还有先锋影音、雷迅、度盘之流后来居上;就算扫荡了一个莞东,余烬之火也能兴起燎原之势。

    当然,不管是换成商人们经营,还是由其他派系接手,欢乐街的兴建都需要时间来复兴。

    这对于那些经常沉溺风月的男神们来说,这段空白期不亚于戒毒一样痛苦,以至于他们反而成了本次事件中,强烈希望可以从严制裁赫斯缇雅眷族的主力军,各种上蹿下跳的疯狂搞事情。

    然而,在两大眷族战争的前因、经过与结果公开之后,绝大多数神明都毫不意外选择充当砌墙派。

    口头上对赫斯缇雅眷族此番行径深表遗憾、强烈抗议甚至严厉谴责,同时却又绝口不提该如何对赫斯缇雅眷族进行称职处分。

    说白了,就是一边对公会进行施压的同时,一边等着两大最强眷族的主神明确表态。

    除了那一小撮精虫上脑的蠢货外,其他神明心里都跟镜子一样剔透。

    b级的阿波罗眷族,被伊天诚一个人毫发无损的消灭;a级的伊斯塔眷族,被赫斯缇雅眷族无损无伤的团灭。

    如此血腥残暴的战果,已经让所有人都充分体会到了,这个眷族的头有多铁,肌肉有多硬,行事风格又是何等的杀伐果断。

    对于伊天诚与他所在赫斯缇雅眷属们,如今不管是普通居民、冒险者或是天神,都对他们抱持了比以往更大的敬畏与恐惧。

    最让人感到棘手的是,对方虽然不饶人,却还偏偏还占理。

    甭管是阿波罗眷族,还是伊斯塔眷族,全都是他们主动挑衅在先,才遭致了赫斯缇雅眷族的报复,就算说他们是自找灭亡,也都一点也不为过。

    可有理,不代表就没有责任,哪怕是被迫防御都还存在过度的说法,更别说是直接一言不合,就把对手斩尽杀绝了。

    不管公会对赫斯缇雅眷族处以再多再重的罚金与处分,都无法平复其他神明心中的不安与忌惮。

    因为真正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伊天诚竟然敢对神明下手,并且直接导致了伊斯塔女神被遣返天界。

    既然已经有了第一例,那么会不会还有下一个?

    这种潜在的威胁,才是当下横在所有神明心头的那根刺。

    如果不拔掉的话,不管是谁都不会心安。

    可时至如今,这个新生的眷族,真正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庞然大物。

    真正有实力制裁赫斯缇雅眷族的势力,整个欧拉丽就只剩下芙蕾雅与洛基这两大最强眷族。

    她们俩如果不发话,其他人就算说得天花乱坠,也无济于事。

    但是,他们相信,面对突然强势崛起的赫斯缇雅眷族,洛基与芙蕾雅这两位女神,绝不可能无动于衷,坐视不理。

    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宙斯与赫拉被拉下马才几年啊?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这次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芙蕾雅率先出面表明了态度,认为主要责任在伊斯塔眷族。

    一时间,各大眷族派系纷纷哑然,众多神明更是满头雾水,只觉得很是不能理解。

    在所有人看来,这大概是眼下唯一能够,彻底瓦解赫斯缇雅眷族威胁的最佳良机。

    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的话,那么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再下手了,欧拉丽也将迎来三足鼎立的全新格局。

    虽然不明白银发美神为什么会选择妥协,但是她的态度却足以为这场错综复杂的局势定下基调。

    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到了洛基身上。

    如果洛基也没有异议的话,那么这场动荡就彻底盖棺定论了……

    ……

    洛基眷族驻地,恢宏的黄昏馆沐浴在和煦的午后阳光中,显得格外庄严,又不失情调。

    室外庭院里,独自登门拜访的伊天诚,此刻正与洛基、芬恩围坐在石桌前相互对视。

    而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闻讯赶来的艾丝、蕾菲亚以及狼人伯特,正大光明的进行观察。

    双方之间,始终处于一种很微妙的气氛。

    “我很好奇,芙蕾雅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家伙,你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又或者拿出了什么筹码?”

    洛基端着精致考究的白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热腾腾红茶,然后睁开了细眼,凝视着坐在她对面的伊天诚。

    伊天诚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回答道:“没什么,只是讲道理说服她而已。”

    “说服?可能吗?你还不如直接跟我说,你是睡服了那个喜欢发情的**……噫?”洛基原本只是信口开河的嘲笑两句,但是说着说着,她自己脸上也开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特别是,当她看到伊天诚的脸上,也露出某种微妙的表情后……

    啧啧~!该不会还真被她说中了吧?!

    “没错,就是这样。”伊天诚毫不避讳的坦然说道:“我和她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肉欲战争,而最终的结果,她躺着,我站着,所以她愿赌服输了。”

    “……”一旁的芬恩听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这时候该说点什么才好。

    反倒是洛基,在短暂的呆滞后,顿时忍不住夸张的大笑起来,并且冲着伊天诚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由衷的赞叹道:“厉害!”

    洛基是真心服气。

    作为老对头,她太清楚芙蕾雅的魅惑特质,对于男性拥有何等的杀伤力。

    不客气的说,普通人光是靠近她就会精虫上脑,与她对视都会遭受丧失理性的意志判定,被她触碰都会当场丢盔卸甲。

    和这种代表了‘美’的显现的女神上床,被榨干到脱阳而死都不足为奇。

    所以,不客气的说,睡服芙蕾雅这种事情,远比打败整个芙蕾雅眷族,难度都还要来得大得多……

    ……

    ps:

    上传时看了眼时间,总觉得有些眼熟,迟钝了好一会儿,才猛然想起来,这是自己的生日啊………沉默了片刻,还是笑着祝自己生日快乐,祝贺自己离转职大魔法师又进了一步。

    最后,我想为大家唱一首郑智化的《你的生日》,谢谢聆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