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排位战决赛
    随着清晨第一抹曦光露出,安静的大会场开始热闹起来。

    不少观众早早来到会场中,就为了挑选一个好位置,能够更近距离的观看这惊心动魄的排位战。

    先前几日的战斗,彻底吊足了他们的胃口。

    他们每日所讨论的,无外乎就一个话题。

    到底,谁能够拿下最终的首名?

    很显然,有将近八成的观众,都看好邵东。

    虽然很不喜欢他,但毕竟战力摆在这里,你是没办法否认的。

    眼看会场热闹起来,而面前的毛二明一身臭汗,楚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还是赶快去洗个澡,调息一下吧。”

    排位战马上开始,毛二明修炼了一晚上,也不知战力能发挥出多少。

    好在这只是四十进二十的比赛,并不重要。

    除非毛二明运气不好,否则在这一轮,应该碰不到强敌。

    “多谢大师兄。”

    毛二明心潮澎湃,深刻感受过楚云那套杀招后,他心底激动的无法自拔。

    所有的疲劳,一扫而空。

    这套杀招,虽然并非战技,但毛二明深知它有多强。

    尤其是最后那一记隔山打牛,更是来的突然,没有丝毫防备。

    当他听说这套杀招,是楚云早年开创出来的时候,心中更是升起无穷的敬佩。

    不得不说,大师兄的确恐怖。

    “对了,今日的战斗,切记不要使用它。”

    临走时,楚云提醒了毛二明一句。

    毛二明点点头,他明白楚云此举,是为了降低对方的戒备心理。

    临战前,就算邵东再怎么自大,也肯定会重点注意毛二明的比赛。

    若是他不小心将这套杀招施展出来,邵东肯定会提前想出应对之策。

    绝技之所以是绝技,就在于压箱底,若是被别人摸透的话,还能称得上什么绝技呢?

    “大师兄,我记住了。”

    毛二明调整着呼吸,快步走向休息室。

    楚云倒是想要传授毛二明一些战技,但奈何时间紧迫。

    无奈之下,只能把这套杀人技交给他。

    动作都是一切简单的动作,无非是把简单合理运用到了极致的地步。

    正所谓,大巧不工,返璞归真,就是这么个道理。

    当初自己把这招教给大圣后,他战力的提高,用肉眼都能看得出来。

    希望毛二明,也能有好的发挥吧。

    ……

    “你真去教他了?”

    程碧宁有些讶异,她本以为楚云是在开玩笑。

    时间那么紧迫,怎么可能来得及。

    “当然。”

    楚云很是自信,他望着台上正在战斗的毛二明,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显然毛二明昨夜因为修炼,透支了大部分体能,如今在擂台上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好几次都险象环生。

    如果不是经验丰富,对手又没那么强的话,恐怕他已经落败了。

    “看来,效果不怎么好啊。”

    程碧宁淡然一笑,楚云平日里表现的太无所不能,以至于她都暗自钦佩不已。

    偶尔看到楚云吃瘪,还是很开心的。

    楚云倒是没有争论,笑着说道:“等到他们两位碰上,一切都会揭晓的。”

    “我现在就怕毛二明碰不到邵东,就被淘汰了。”

    程碧宁有些无奈的看着台上,理应毛二明占据优势的比赛,如今居然势均力敌,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好在最后,毛二明濒临绝境之时,爆发出了所有潜能,一举击溃了对手。

    而他也差点瘫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啧啧。”

    看到此幕,邵东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就这斤两,还妄想击败自己,简直是做梦。

    “东少,这毛二明也太弱了吧?”

    “这等水平,跟少爷你打,都是羞辱了少爷的威名。”

    “无趣,真是无趣。”

    “少爷的首名,拿定了。”

    那些狗腿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各个马屁拍的极响。

    “当初看他叫嚣的那么厉害,以为有多少本事呢,如今看来不过尔尔。”

    邵东冷笑几声后,目光开始打量起剩下那些巡游使。

    还好,只要自己不阴沟翻船,几乎没人能胜过自己。

    鹤立鸡群的感觉,的确舒坦。

    四十进二十后,又是二十进十。

    毛二明依旧险象环生,靠着棋高一着的运气,勉强击败了对手。

    至于邵东,虽然有些麻烦,但总体来说还算顺利。

    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日时间,匆匆过去。

    傍晚,楚云将毛二明带到一处无人的休息室,继续指点他招式的漏洞。

    毛二明学的很是刻苦,丝毫不敢松懈。

    “进入前十名了,感觉如何?”

    楚云笑着问道。

    就算自己不教毛二明,以他的战力,也能进入最终的前五。

    “大师兄,只要能击败邵东,我排第九名都无所谓。”

    毛二明眼神郑重,他不仅是为了楚云的名声而战,也在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战。

    “会的。”

    楚云拍了拍毛二明的肩膀:“明日就是决战了,我会让武六特意把你们分开,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一路披荆斩棘杀到决赛,然后力挫邵东,拿下首名!”

    “我明白。”

    毛二明攥紧拳头,意识顽强。

    这一次,楚云只让毛二明修炼了前半夜。

    后面的时间,留给他充分的休息。

    毕竟马上就是决赛了,马虎不得。

    ……

    眼看到了决赛,热度居高不下。

    大会馆场场爆满,有些时候分明已经容不下更多人了,但还是有不少居民拼命朝里面挤。

    他们都是罗浮城的原住民,一直住在这里。

    巡游殿,当年可是罗浮城的象征。

    后来虽然没落,但大家对于巡游殿,都还有着几分最初的留恋。

    如今能够亲眼看着巡游殿一点点的攀回巅峰,他们心中别提有多么开心了。

    “大哥,你来了。”

    一处包厢中,洪宛若兴奋的望着来人。

    “前段时日一直在忙,耽误了东儿的比赛,唉。”

    洪昊天身材高大,走起路来虎步生风。

    除去第一日赶来之后,剩下几日洪昊天一直都没能赶来。

    今日到了决赛,他一早就来了,显然对此很是重视。

    “舅兄最近在忙些什么?”

    邵勇臻主动攀谈道:“最近这些时日,罗浮城内突然来了许多陌生的强者,实在有些怪异。”

    “金孟国的十三皇子死了,听他们说,是死在我们罗浮城附近。”

    洪昊天叹出一口气,颇为无奈道:“你说他死就死吧,牵扯我们罗浮城干什么?这下可好,搞得我每日都要应付不同的使者,压根抽不开身!”

    “金孟国,十三皇子?”

    洪宛若眼中闪过一抹怪异,随后叹了口气道:“我倒是见过他,生的一表人才,听说天赋很是不弱,未来金孟国的太子,极有可能就是他了!”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洪昊天冷哼一声:“一个好色之徒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

    “呃,咳咳。”

    闻言,邵勇臻干咳了两声,表情有些怪异。

    洪昊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外甥邵东,就是罗浮城最大的色胚。

    论起好色,比起金孟国十三皇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己这般指责十三皇子,邵东不免也躺了一枪。

    “好了,不说这些了。”

    洪昊天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每日都要配合那些使者,做各种调查,令他心烦意乱的很。

    如今终于抽的一日空闲时间,他自然不想谈论这些。

    “听说东儿一路以碾压之势进入前十,现在如何了?”

    洪昊天爽朗的笑道。

    “拿下首名,如探囊取物般轻松。”

    邵勇臻说这话时,眼中闪过一抹自豪之色。

    自己儿子能够在场上取得成就,做父亲的满脸是光。

    “待会你把东儿唤来,我这里有一件宝物相赠。”

    洪昊天突然开口。

    洪宛若虽然疑惑,但还是去了。

    “舅舅,你找我?”

    不一会儿,邵东意气风发的从外面走进,嘴角更是挑起一抹笑容,显然很是自信。

    “小子,这些年成长不小啊。”

    洪昊天哈哈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疼爱。

    由于洪昊天多年来,没有子嗣,所以把邵东当成自己亲儿子一般疼爱。

    “拿下首名,也算是给舅舅、爹娘增光添彩了。”

    邵东眉飞色舞,仿佛首名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得不说,巡游殿这些年的确恢复了不少起色,居然能拿出如此珍贵的奖励,就连我都眼馋的很。”

    洪昊天啧啧摇头,随后他眼中闪过精光,嘿嘿笑道:“东儿,你必须拿下首名,不得有任何闪失!”

    “这是当然!”

    邵东点了点头,不用舅舅说,他都会拼尽全力去争第一。

    “这枚翎羽,你收好。”

    洪昊天从怀中摸出一物,这是一根小拇指长短的锋利羽毛,表面散发出刺眼的寒光:“生死境妖兽身上的羽毛,锋利无比,暗中屈指射出,无声无息,绝无任何对手挡得下来!”

    “多谢舅舅!”

    邵东眼前一亮,心中大喜。

    虽然他对首名很有自信,但若加上这翎羽的话,连仅存的那点风险也没了。

    “还是大哥想得周到!”

    洪宛若掩嘴轻笑:“最怕的就是阴沟翻船,有这翎羽在,东儿彻底稳妥了!”

    “还不快谢过你舅舅!”

    邵勇臻心中狂喜。

    此次的首名奖励实在太过丰盛,以至于他们都动了心思。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