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两女的关心
    不管怎么说,半年时间都太久了。

    以楚云的性子,自然是闲不住。

    但没有其他办法,自己这一次伤得实在太重,只能休养。

    “楚云,你实话告诉我,你跟殿主究竟是什么关系?”

    唐紫仙看到楚云似乎在走神思索其他事情,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呃。”

    楚云猛地回过神来,表情有些惊诧:“紫仙,你这话是何意?”

    同时,他心中暗暗发笑,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不过自己跟程碧宁,的确没有什么。

    唐紫仙有些吃味的说道:“你一共才昏迷三日,而殿主来了五次,每次都很是关切的问你有没有醒来,伤势如何。”

    “不会吧。”

    就连楚云,也有些吃惊。

    殿主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自己了?

    不过随后他就笑着解释道:“紫仙,这就是你误会了,殿主一心一意都在巡游殿上,而我又是龙门大会的希望。此次身受重伤,殿主肯定非常担心,但归根结底还是担忧巡游殿而已,跟我个人没有任何关系,换成是其他人,也是一样。”

    唐紫仙有些半信半疑,反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

    楚云点了点头,他虽然心中同样困惑,但这个时候必须要解释清楚。

    女人吃起醋来,非常可怕。

    话说回来,连楚云都没有想到,程碧宁居然会对自己如此上心。

    昏迷三日,来了五次。

    啧啧。

    这种重视程度,一般人还真是享受不到。

    至于后面半句“换成其他人,也是一样”,那就纯粹是楚云糊弄唐紫仙的话了。

    好在唐紫仙未经男女之事,对此并不太了解,看楚云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自然信了下来。

    就因为这件事,她担心了好久。

    程碧宁实力强悍不说,又是巡游殿的殿主。

    她若是对楚云动了心,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嘶,还真疼啊!”

    楚云半坐起身来,呲牙咧嘴。

    以他的体魄,很少会伤成这样。

    一想起当日那磅礴灵气充盈身体,楚云心底就有些后怕。

    “没想到塔灵的气息那么强,把全部灵气借给我后,居然能一掌灭杀生死境巅峰的洪昊天。”

    他眼神不由得有些出神。

    当日那一拳他至今还印象深刻,如同印在脑海中一般,挥之不去。

    那是他迄今为止的巅峰。

    虽然以后肯定会有更高的巅峰,但楚云每每想起那一拳来,仍然是忍不住的热血激荡。

    在罗浮城数十万观众眼皮子底下,在所有巡游使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对上城主洪昊天,并且一拳送他归西。

    怎么想,都让人激动的无法自拔。

    不过付出的代价,也很沉重。

    “这招虽好,但不能常用,这次能够挺下来,完全走了狗屎运。”

    楚云眼中的激动之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心悸。

    太过贪恋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恐怕最后会死在灵气反噬之下。

    真要那样,要多惨有多惨。

    看到楚云一副痛苦的样子,唐紫仙美眸中快速闪过一抹不忍。

    “你以前不是神气的很吗,一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样子,倒还真没见过你吃瘪。”

    唐紫仙虽然在开口讥讽,但是眼中的关怀,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来。

    楚云心中一暖,两人也算一同经历了不少事情,关系逐步升温。

    只是他知道唐紫仙脸皮薄,还真不敢太过唐突,只能慢慢一步一步来,静静等候水到渠成。

    看到唐紫仙那略微有些憔悴的俏脸,楚云深知,在自己昏迷的这三日里,她肯定就守在床前。

    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楚云心底升起一丝情意,不由得伸出手去,握住了唐紫仙的柔荑。

    唐紫仙玉手被抓,本能的有些吃惊。

    当她抬头看到楚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之时,不由得轻啐道:“你还真是心大,分明自己都身受重伤了,还有心思想其他事情。”

    “紫仙知道我在想什么?”

    楚云故意逗她。

    唐紫仙俏脸微红,想要把手抽回来。

    没想到,楚云不仅不松开,反倒还变本加厉的捏了几下。

    唐紫仙有些受不了楚云那灼热的眼神,连忙低下头去,声音很低:“你都伤成这样了,居然,居然还想轻薄于我……”

    我只是拉了拉手而已,这就叫轻薄?

    楚云心中大叫冤枉,不过想想也就释怀了。

    这个世界的风气有些类似于古代,男女之间最注重礼节,自己这般二话不说就抓住人家的玉手,还真当得起“轻薄”二字。

    不过能够光明正大的占便宜,楚云当然不会傻到松开手。

    他皱着眉头,轻声道:“紫仙别动,我身上伤势很重,只有抓着你的手,才不会那么痛苦……”

    看楚云一副真情实意的样子,唐紫仙有些自责。

    他都伤成这样了,自己怎么还计较这些小事?

    看他那一身可怕的血窟窿,寻常武者落的这种下场,怕是早就没命了。

    不……不就是抓着手么,又没有……没有做别的,任由他去就是。

    想到这里,唐紫仙不再反抗,就如同温柔的妻子一般坐在床头。

    只是她还有些不能适应这种感觉,头埋得很低,不敢让楚云看到她微红的俏脸。

    楚云轻轻揉捏着玉手,只感觉种种美妙的感觉在心底升起。

    正所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不外乎如是。

    慢慢的,唐紫仙心底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任由纤手被楚云握住,她只感觉身躯有些发软,提不起半点力气。

    这种感觉,她并非第一次出现了。

    以往跟楚云独处的时候,也发生过这种事情。

    虽然奇怪,但很是美妙。

    让她不想抗拒。

    “楚云,醒了吗?”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易离离的声音。

    唐紫仙闻言,有些窘迫,想要将手从楚云掌心里抽出。

    然而楚云嘴角含笑,故意戏弄唐紫仙,暗暗发力,让她没那么容易抽离。

    “快,快放手,易离离要进来了。”

    唐紫仙俏脸通红,言语气若游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楚云不由得看得呆了,还真是美女如画。

    不过说白了,就只是拉个手而已,就算被人看到,又能如何?

    “别这样,我不想被她看见我们偷偷摸摸的……”

    唐紫仙声音中,带了一丝哀求。

    一想到最初相见之时,她的高傲冷漠,楚云心底就不由得一阵炙热。

    易离离推门而入,一眼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唐紫仙。

    她的娇躯,似是在发抖。

    易离离有些疑惑,走上前来轻声问道:“楚云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

    由于不知道楚云的状况,她声音压得很低。

    “离离来了啊。”

    楚云微笑着坐起身来,对着她招了招手。

    但其实另一只手,还在悄悄攥着唐紫仙的纤手。

    “不要……”

    唐紫仙抬起头,美眸中露出一抹哀求之色,我见犹怜。

    她不是抗拒跟楚云的亲密,而是不想让两人的姿态,落在其他人眼中。

    虽然易离离不算外人,但她跟自己一样,都深深喜欢着楚云。

    若是被她看到,让她看到自己跟楚云亲热,那该多……多窘迫。

    唐紫仙想的很简单,所以才会低声央求楚云。

    其实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抽身而出。

    楚云如今受了重伤,她稍稍发力,就能将楚云的手挣脱开来。

    “你醒了!”

    易离离大喜过望,连忙冲来床边。

    看到唐紫仙那幅几乎融化成水的样子,楚云知道不好再继续逗她了,连忙松开了手。

    “我去给你熬药。”

    唐紫仙连忙站起身来,低着头走了。

    易离离兴奋的坐在床边,取代了唐紫仙先前的位置:“楚云,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没多久。”

    楚云低头嗅了嗅掌心,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唐紫仙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香气,那是少女独有的体香,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虽然只是牵下手,但他心中非常满足。

    易离离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你,刚刚跟她,在做什么?”

    “没什么啊,只是刚刚醒来,找紫仙询问了下一些情况。”

    楚云倒是脸皮极厚,说起慌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易离离松了口气,随后低声说道:“你……你可真是让我担忧死了。”

    楚云望着少女掩饰不住的那抹情絮,心中说不欣喜,那是骗人。

    “叫你逞能,非要越级跟强敌对战!”

    易离离话语之中,明显有些埋怨。

    这个坏蛋,害的自己担心死了。

    “好好好,以后我不这么做了。”

    楚云满口答应,他仔细打量着易离离,心底不由得惊叹。

    果真一位绝世佳人。

    当初在四君子会初相见的时候,楚云就惊异于易离离的容貌以及天赋。

    没想到随着时间变迁,她居然……来到了自己身边。

    看着楚云眸中闪烁的光芒,易离离俏脸一红,连忙掩饰道:“你可不要自作多情,我这么关心你,无非是因为……答应了王姨而已。她待我如亲生女儿,况且我也答应过她,不能让你到处拈花惹草,更不能……以身犯险……”

    最后半句话,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明显,底气不足。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