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那些话,还作数
    这套说辞,楚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他虽然算不得情场高手,但也不是傻子。

    易离离这小妮子,明显对自己有意。

    若单单只是报恩的话,哪有把自己陷进去的道理?

    但楚云也不说破,反而似笑非笑道:“离离,我才明白,你之所以陪在我身边,纯粹就是因为答应了我娘而已。”

    听着他那故作失落的语气,易离离心底一惊,还以为他误会了,本能的叫道:“也……也不全是。”

    当她抬头看到楚云含着笑意的双眸之时,哪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你……你坏蛋!”

    易离离搜肠刮肚,也没找出几句骂人的话,说出这三个字后,她连忙捂着脸逃也似的冲出大殿。

    真是羞羞羞,羞死人了!

    “哈哈哈。”

    楚云笑了两声,不小心牵动了身体的伤势,顿时疼得呲牙咧嘴起来。

    他可不是装的。

    灵气将体内所有经脉全部冲破,可不是简单的伤势,如今他只要有剧烈动作,都会牵引起身上的伤口。

    “真没看出来,你这么会欺负女孩。”

    程碧宁板着脸,从外面走进来。

    她原本想要来看望楚云,谁料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易离离脸庞滚烫的冲了出来。

    虽然程碧宁也没有谈情说爱过,但她多少也能明白一些事情。

    楚云愕然,随后笑道:“殿主这‘欺负’二字,用的有些值得商榷,我可是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做啊!”

    程碧宁脸庞微红,不由得轻啐一口。

    你当别人都是瞎子呢,易离离红着脸跑出去,明显一副被……被你欺负了的样子,你居然还在这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清清白白,你若是清清白白,那老母猪都能上树。

    当然,这些都是程碧宁心中闪过的想法,自然没有说出来。

    “楚云,你的伤势……”

    程碧宁正欲开口发问,谁料楚云苦笑着伸出手来:“殿主自己探查好了。”

    看到楚云苦笑连连,程碧宁心中一惊。

    她在受伤初期,曾经探查过楚云体内的状况,体内经脉全部破损,多出骨骼粉碎,能活下来都是命大。

    难不成,伤势更严重了?

    一想到楚云对巡游殿的重要性,程碧宁心底就有些焦急。

    她连忙伸出手指,按在楚云脉搏上,一抹灵气轻轻的钻了进去。

    感受到手腕处的滑腻,楚云不由得心猿意马。

    话说回来,殿主还真是一位尤物。

    论起容貌,不比唐紫仙、易离离差;论起天赋,上一届龙门大会天骄之战的冠军,更是无法质疑。

    想起先前唐紫仙对自己说过的话,程碧宁在自己昏迷的三日里,曾经探望过五次。

    加上这一次,应该就六次了吧?

    殿主这么上心,该不会对自己有意思吧?

    当然,这种想法就是一闪而过。

    自己身边两位佳人,都还没有闹明白呢,楚云才抽不出精力再招惹其他女子。

    “咦。”

    程碧宁眼皮微微一跳,有些吃惊道:“居然这么严重,比想象中的,还要更甚些。”

    楚云体内不仅经脉碎裂,而且还有许多杂乱无章的灵气,这些灵气似乎跟他本身并不兼容,一直游荡在体内不曾散去。

    可以说如今楚云的状况,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

    换做其他圣贤,怕是早就没得活命。

    他能够坚持下来,还多亏了那强横的体魄。

    “听紫仙说,我至少修养半年时间。”

    楚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未必有半年那么久,看你自身的恢复情况,若是恢复的快,三个月就够了。”

    程碧宁收回手指,轻咬嘴唇:“当日,是我太疏忽大意,中了洪昊天的诡计。我身为殿主,却没能护住你,这点是我的失职!”

    看到程碧宁那幅自责的样子,楚云连忙笑道:“殿主何须如此,当时事发突然,怪不得任何人。”

    虽然楚云这么说了,但程碧宁还是没法原谅自己。

    楚云不知道用了什么底牌,瞬间击溃了洪昊天,但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是自己的错。

    谁能想到,洪昊天身为罗浮城城主,居然会如此无耻,对一个小辈出手。

    就算他这一击,成功杀了楚云,未来的名声也只会烂到谷底。

    只能说,他是真的溺爱邵东。

    “你说邵东,该不会是他的孩子吧?”

    看到程碧宁有些伤感,楚云灵机一动,连忙转移话题。

    “噗嗤。”

    程碧宁原本心情很是沉重,谁料听了楚云的话后,瞬间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你说什么呢,洪宛若可是他亲妹妹!”

    程碧宁轻咬嘴唇,狠狠白了楚云一眼,哪有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开这种玩笑的?

    这楚云,还真是……放荡不羁。

    “不是没有可能,邵东受辱,他比邵勇臻这个‘亲爹’还要激动。身为大哥,他在洪宛若婚后,仍旧联系密切,这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

    楚云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但越这么想,越觉得有趣。

    而且那邵东长得一点都不像邵勇臻,更像他这个大舅一些。

    虽说外甥像舅,但这像的也太过分了点。

    程碧宁轻哼一声,但又止不住那颗八卦之心,主动说道:“以前的确有过这样的传言,只是后来洪昊天一直都没有任何子嗣,这种留言就不攻自破了。”

    看到程碧宁的心情明显比先前好得多,楚云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处心积虑的转移话题,终究还是引导她走出了自责的情绪之中。

    “楚云,这件事情很大,当日人多眼杂,不少势力已经知晓那一战的内容了。料想接下来,肯定会有源源不断的势力强者登门拜访,势必比那一次来的还要多……”

    程碧宁轻咬嘴唇,说她不担忧,那是假的。

    虽然楚云答应过自己,不会离开巡游殿。

    但是面对更多大势力的招揽,他还能够守住初心吗?

    加上自己当日,没有太过留意洪昊天,导致他利用月息金圈限制住了自己的行动。

    虽然不能完全说是自己的错,但自己也有推卸不开的责任。

    如果楚云因此,心生间隙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楚云看出了程碧宁的心思,不由得笑道:“殿主尽管放心,我又不是白眼狼,巡游殿给了我很多,我自然要鼎立报答。”

    给了你很多?

    是你给了巡游殿很多吧!

    程碧宁暗自叹气,楚云答应的越好,她就越觉得心中不安。

    自从楚云加入巡游殿,自己的确没有给过他什么好处。

    反倒是他,为巡游殿的发展,呕心沥血。

    加上他展示出来的诸多手段,让程碧宁越发的心酸起来。

    楚云不是池中之物,会甘心一直留在巡游殿吗?

    比起那些大势力,巡游殿真的算不上什么,只能居在偏安一隅,未来发展尚不明朗。

    但楚云说的,的确都是真心话,发自内心的。

    他说巡游殿给了他很多,更深一层的涵义是,正因为有了巡游殿的存在,他才能光明正大的掩饰自己的太乾大陆。

    再加上,自己能够时不时的赶回大陆,带回去诸多战技、秘法。

    若是在其他地方,哪还有这种好事?

    至于离开巡游殿,楚云更是丝毫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

    为什么要离开,自己在这里过得好好的。

    由于有梵音魔鼎的存在,丹药也不缺。

    等自己拿下龙门大会第一的时候,赏赐将会更多。

    一边慢慢熟悉天庭的局势,一边暗自发展自己的势力,这就挺好。

    程碧宁轻咬嘴唇,怎么都放心不下。

    她思索良久后,终于抬起头:“楚云,我当日跟你说的那些,可都还作数……”

    说完这些,她那张俏脸顿时红透,犹如熟透的苹果。

    “说的哪些?”

    楚云一时间,有些没想起来。

    “你……你……”

    程碧宁闻言,脸颊更红了,有些无地自容。

    本来鼓起勇气旧事重提,就已经是她所能达到的极限了,没想到楚云还故意装疯卖傻,反问自己。

    这是偏要自己,再说一遍吗?

    可那种话,太羞人了,怎么说得出口。

    “我,我怎么了?”

    楚云很是纳闷,他是真的想不起来,程碧宁此言何意。

    “故意装疯卖傻,我不和你说了。”

    程碧宁气的一跺脚,俏脸通红,转身跑出大殿。

    只留下楚云,一脸懵逼。

    “真……真是混蛋,非要人家再说一遍那种话。可是那样的话,说一次就很羞耻了,哪能再说一遍?”

    跑出去的程碧宁,连续深吸好几口气,才将心情平复下来。

    真没想到,楚云都有两位俏丽如花的女人了,还要调戏自己。

    “以后此事,我绝不再提。”

    想到最后,程碧宁不由得狠狠攥紧了粉拳。

    也怪不得程碧宁会如此害臊,她所指的,是第一次跟楚云袒露心扉之时,说的那些话。

    若是楚云愿意留在巡游殿,她……她可以把殿主之位让出来,甚至愿意嫁给楚云,做他的妻子。

    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那该死的坏蛋,还揣着明白装糊涂。

    程碧宁双手捂着发烫的俏脸,低头离去。

    但其实,楚云是真的没想起来。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