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我已经懂了
    ,!

    楚云脸色大变的原因是,他在这船舱中感受到了一股诡异气息的波动。

    这波动很是轻微,稍瞬即逝。

    即便如此,还是被楚云敏锐的感官捕捉到了。

    按道理来说,这沉船深藏在淤泥之下,里面不应该有任何气息才对。

    楚云转过头来,示意几人。

    穆图跟楚云合作过很多次了,一下就明白了楚云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表明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楚云抬手猛地拍碎了船舱,身躯钻入其中,眼神冷冷扫视着周围。

    刚才那股波动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非常的细微,隐蔽。

    “嗤!”

    一声轻响,只见一条深海小鱼惊恐万状的从船舱中钻了出来,没命的游向远方。

    穆图眼疾手快,猛然一把将那小鱼抓在了手中。

    “嗯?”

    穆图看了两眼,有些扫兴的将其一把丢掉了:“只是一条普通的鱼而已,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楚云点了点头,旋即钻入了船舱之中。

    在偌大沉船中搜寻一支笔,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穆图的魔天眼又及时发挥了功效,在船舱一个夹缝角落里,发现了那支并不起眼的画笔。

    “就是它了。”

    楚云眼前一亮,伸手将画笔拿了起来,放在手中把玩着。

    画笔入手,楚云能够清晰感触到其中蕴含着的玄妙之力,真不愧是画圣顾惜朝曾经掌控的画笔。

    若是将灵魂深入其中探索的话,甚至能够感受到画笔中残留的蕴意,十分高深奥妙,

    当初画圣顾惜朝,一定用这支笔经常作画。

    也就楚云的武魂不是笔,否则光是捡起这支笔,就能够使得武魂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画圣就是画圣,凭借画工,达到圣贤的地步,单单是这份能耐,就足以堪称举世无双。

    怪不得,当初在他那个时代,连老域皇都矮了一头。

    画圣顾惜朝是当之无愧的时代第一人,就算是老域皇,都得往后稍一稍。

    拿到顾惜朝的画笔后,几人原路返回,直接赶回幽影山,来到了天殿之中。

    天殿之内,众多强者已经齐聚在那里了,翘首以盼楚云的回归。

    看到楚云回来,老域皇有些兴奋的踏前一步,问道:“顾兄的画笔,找到了没有?”

    楚云点点头,扬起手来,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支笔。

    “这样就能找到晋升的秘诀了么?”

    王战霆非常激动,不断的搓着手,一副非常期待的模样。

    其他强者也都眼神炙热,一想到通向造化境的修炼奥秘就藏在这幅画里,他们心中就止不住的泛起波澜。

    楚云拿出赤蛟化龙图来,嘴角挑起一抹笑容。

    如果不是看到那封信,这最后一笔到底该点在哪里,肯定要纠结很久。

    但是,那封信上已经完全说明了。

    若是画笔在,化龙须点睛!

    山穷水尽,柳暗花明。

    意思非常明确,赤蛟想要化成龙,就必须点在眼睛之上。

    在山穷水尽之时,前方将会出现新的美好形势。

    “三千,借我一点精血。”

    楚云头也不回的对三千说道。

    三千有些肉疼,但还是咬了咬牙,张嘴喷出一滴血红凝实的血液,飘飞到了楚云面前。

    楚云深吸一口气,用画笔蘸上了那滴精血。

    “嗤!”

    一股难以预料的恐怖气息冲上高空,龙形气流疯狂盘旋着,带动了绞杀的罡风,虚空扭曲的嗤嗤作响。

    楚云一惊,这个场面哪怕连他都没有预料到。

    这只不过是一支普通的画笔而已,没想到也能有如此威势,看来画圣顾惜朝日积月累下来的气息,还是非常浓郁的。

    赤蛟化龙图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凭空展开,漂浮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楚云握紧画笔,仿佛手里攥着整个世界。

    他手掌很稳,将画笔的笔尖,重重的点在了那条赤蛟的眼睛处。

    原本赤蛟那无神的眼珠,突然间被赋予了神彩,虚空瞬间充斥着恐怖的能量气息。

    只见画上透射而出的红光刹那间形成了巨大投影,一条长约千米的赤蛟就此形成。

    因为有了真龙精血的注入,这赤蛟从头到尾,都在慢慢的蜕变。

    所有强者震撼的看着这个场面,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滋滋滋!”

    赤蛟逐渐被红光吞噬,整条身躯化作了威风凛凛的真龙。

    不知道是不是吸收了三千精血的原因,这真龙居然跟三千有几分相似,气势上也是酷似。

    “嗷!”

    真龙仰天大吼,从口中喷出了万道霞光,照耀世间。

    “要出来了?”

    楚云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面前的光芒,仿佛连灵魂都要被吸入其中。

    霞光万丈,在空中化作金光闪烁的字迹,每一笔每一划都苍劲有力,印入了每个人的瞳孔中。

    “这到底……”

    老域皇瞳仁剧烈收缩,显然被面前这一幕惊呆了。

    “王兄,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应该破开了我留给你的赤蛟化龙图。别怪我,上苍心胸狭隘,我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暗示你!”

    “除去大陆以外,太乾界还有一处世外桃源,名为天庭,居住在那里的人自称上苍。”

    “偶然的一次作画,曾短暂的破开了屏障,使我发现了上苍的存在。从那时起,我才察觉我们不过只是被困在牢笼之中的牲畜罢了,只能任人宰割,没有任何自由。”

    “我决心突破现有境界,便开始潜心研究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即将步入暮年之时,终于发现了突破下一境界的方法。”

    “上苍断了修炼之路,将更高深的境界雪藏,使得大陆之人最多只能修炼到羽化境巅峰,便再也无法寸进一步。”

    “但事实上,造化境只是被藏起来了而已,并非真的被斩断,我们需要的是创造,亲自去走出一条路,一条专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路!记住,不是独创新的境界,而是独创一个契机,一个能让我们察觉、发现更高深境界的契机!”

    “独创新的境界,那是天方夜谭,但只要我们创造出契机,通过契机找到被雪藏起来的造化境,就能和上苍一样的正常修炼下去了。”

    金光字迹到这里,就彻底消散了。

    这就是画圣顾惜朝留下来的奥秘!

    所有强者的头脑轰然一响,眼神中闪过浓浓的顿悟之色。

    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样。

    他们以往,都没有这种概念,连方向都找不对,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顾惜朝给他们指明了方向,只需要顺着方向走上前去,所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这些强者,都是如今大陆上最巅峰的存在。

    他们七窍玲珑、才华横溢,只要有稍微那么一丁点提醒,就能彻底顿悟,拨云见日。

    “只需要找到契机,一个发现更高深境界的契机……”

    老域皇喃喃自语,眼神变得炙热:“怪不得,怪不得啊,原来老夫自始至终,就只差这临门一脚!”

    他是第一个顿悟的。

    因为老域皇活了三千多载,无论是经历还是见识,都不是其他人能够比拟的。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成了第一个顿悟的羽化境巅峰。

    “我也懂了。”

    小如来眼中绽放金光,脑后生出一尊巨佛,不动如山。

    “我明白了。”

    唐百川跟唐山河眼中精光四射,激动的双拳捏紧。

    “吗的,本王悟了!”

    穆图浑身发颤,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兴奋,恨不得仰天大吼。

    在十二诸天界,羽化境巅峰就是极限,没有任何晋升的可能了。

    但是在太乾界,自己不仅能够突破巅峰,还能攀爬到更高的高度。

    堪比四大主宰的半步圣贤,以及真正的造化境圣贤,甚至在造化境之上,还可能有更高深的境界。

    “看来本王选择留下,还真的选对了!”

    穆图眼前一亮,为自己英明神武的决定而拍手称快。

    “老穆,你是想走,走不了才对吧?”

    三千幽幽的接了一句,顿时令穆图那张老脸臊得通红。

    “胡说八道,谁说我想走了,我只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懂吗?”

    穆图语无伦次的辩解着,只是这些粗劣的借口,连他自己都不信。

    随着时间推移,在场所有羽化境巅峰存在,都悟透了这条奥秘,明白了顾惜朝的意思。

    这个发现,绝对是划时代的!

    楚云的眉头始终皱起,他在努力顿悟顾惜朝的这一番话。

    可是,真的好难。

    楚云跟其他强者不同,因为没有达到羽化境巅峰,所以有很多高深的东西,他一时半会并不能彻底弄明白。

    但他依旧还是在努力顿悟着。

    契机是怎样的。

    如何才能找到契机?

    老域皇看到楚云陷入了困境,不由得开口劝慰道:“楚云,你不要着急,等达到羽化境巅峰后,以你的悟性,很轻易的就能读懂这句话。”

    楚云置若罔闻,他的大脑犹如一台精密的机器,正不断计算着这些数据。

    其他强者发现这一幕后,也都上前来,劝说他暂时放弃。

    然而,只见楚云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眼中精光闪烁,嘴唇轻启:

    “不需要达到羽化境巅峰,我已经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