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弹指间,灰飞烟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至此,深渊四大主宰,已经全部到齐了。

    四大主宰站在那里,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说不出的恐怖。

    无论任何人,都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他们周身附带着的死亡气息。

    “多少年了,真是怀念啊。”

    深渊鬼骑诺顿骑在庞大的战争巨兽上,一双猩红的眼珠环绕四周,最终落在众人身上。

    他的表情,稍稍有些诧异:“怎么才这点人,连塞牙缝都不够!”

    “只要杀出去,外面全都是人。”

    深渊游侠风隐淡然一笑,她的模样长得跟人类无异,颇为俊美,只是脸庞苍白,加上两颗锋利的牙齿突了出来,显得有些诡异。

    在她周身,环绕着经久不散的微风,看似轻柔,但实际上每一缕都有置人于死地的能力。

    “期待,太期待了。”

    深渊七头蛇声音很是沙哑,七颗头颅分别盯着众人,最终锁定在了楚云的身上。

    他那七双眸子中,全部射出精光。

    “是你,嘿嘿……”

    最中央那颗头颅有些呆滞,流着口水,死死的盯着楚云。

    当日楚云从深渊位面逃脱之时,深渊七头蛇就嗅到了他残留下来的味道,如今再次遇到楚云,那股味道逐渐重合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他认出了,楚云就是当日从深渊位面逃脱的家伙。

    “哦,你认识我?”

    楚云挑眉,他跟深渊七头蛇没有任何的交往,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这一次,你跑不掉了!”

    “乖乖受死吧!”

    “我要把你穿透,斩杀!”

    深渊七头蛇好几条头颅,都在哇哇乱叫,显然正在讨论着楚云的死法。

    楚云淡然一笑,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帕文,还记得我吗?”

    老域皇踏前一步,目光闪烁,跟深渊大巫妖帕文相互对视着。

    帕文目光落在老域皇身上,他桀桀怪笑起来:“永生永世的生命,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东西,我却将它给了你。这些年,你活的还开心吧?”

    老域皇点了点头:“说句实在话,挺开心的。”

    废话,靠着三千多年的积累,厚积薄发,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从羽化境巅峰冲到了造化境。

    他能不开心吗?

    “嘴硬。”

    帕文抬起头来,咧嘴一笑:“我已经玩腻了,这次就取你性命!”

    只见黑袍底下遮盖着的,完全就是森然白骨,所谓的帕文,就是一副骨架。

    他周身的冰蓝雾气,散发的更加剧烈浓郁,令整个空间都在不断颤抖着。

    “哦,穆图?”

    深渊鬼骑诺顿目光落在穆图身上,有些诧异的挑眉:“你这手下败将,居然也来太乾大陆了?当年被我一根手指按压在地上,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面对深渊鬼骑诺顿的羞辱,穆图反倒笑了起来:“当年所受的屈辱,今日十倍百倍的奉还!”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后,不仅是鬼骑诺顿,后面诸多羽化境巅峰的魔物也都咧嘴大笑,显然把这些看成了笑话。

    “轰轰轰!”

    深渊这边,不断有魔物从裂缝中走出。

    为首的是四大主宰,后面是十七位首领,以及数百位羽化境巅峰魔物。

    再后面,无数深渊魔物蠢蠢欲动,最弱的,都有羽化境七重、八重。

    这种恐怖的实力,若是放在以往,肯定能够将太乾大陆给推平。

    比起当年,深渊大陆的实力不降反增,这一切都归功于他们那庞大的数量,以及恐怖的竞争之力。

    强者,就是能不断上位。

    弱者,只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在四大主宰看来,这一次入侵太乾大陆,只要那恐怖的虚空仙宫不出现,那肯定是能够轻松拿下。

    “嗷嗷嗷!”

    数以万计的深渊生物嘶吼着、咆哮着,躁动不安。

    他们嗅到了新鲜血肉的味道,如果不是有四大主宰拦着,他们早就一拥而上了。

    “虽然距离上次降临已经过了三千多年,但我依旧还在回味着当年你们人类那惊恐的模样,啧啧,实在太美味了!”

    大巫妖帕文有些享受的扬起头,周身的冰蓝雾气逐渐化作一柄恐怖的长剑,握在了他的手中:“我们等待了三千年,这一次,势必要将你们人类杀光!”

    “杀光!杀光!”

    七头蛇路拉斯鼻孔中喷着气息,恨不得立刻冲上来,将楚云给碾死。

    “怎么打?”

    楚云扭过头,有些困惑的望着几人:“若是老祖出手的话,那就没得玩了,我好不容易才到达现在的境界,总得给我留个主宰练练手吧?”

    “好,七头蛇路拉斯留给你。”

    老域皇咧嘴一笑:“我只对大巫妖帕文感兴趣,其他的都随你们了。”

    “嗤!”

    远处突然传来两道光芒,唐百川跟唐山河两人,赶来了这里。

    “怎么,深渊入侵这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我们。”

    唐山河爽朗的笑着:“怎么说我跟深渊里的诸多首领,也是老朋友了,这一次赶来,我要亲手送几个老朋友归西!”

    唐百川没有说话,他的目光锁定在诸多深渊生物身上,只感觉心中的火焰在燃烧。

    多少年了。

    自己终于拥有了复仇的实力。

    楚云有些愕然,随后笑道:“唐叔叔,唐伯伯,实在抱歉了,来的太急,没有顾得上通知你们。”

    “没关系,我们感受到深渊的气息,就知道战争要来了。”

    唐山和倒是看的很开:“这种战斗,凭借我们几人就能解决,也没必要昭告天下,弄得人心惶惶。”

    “你们这些家伙,死到临头还在叙旧吗?”

    大巫妖帕文的眼眶中,跳跃着凶悍的火苗,周身的冰寒之气更加浓郁了。

    他五根森然白骨的手指,攥住长剑,遥指着众人:“先斩杀你们,再踏平大陆!”

    “嗷嗷嗷,迫不及待了!”

    “我们来比比,看谁杀的人类多。”

    “好,比就比!”

    十七位深渊首领兴奋至极,其中以血吼最积极,冲在前线。

    至于他的身后,正是金满堂。

    “哈哈哈哈,杀!”

    大巫妖帕文目光猛地锁定老域皇,随后身影飘忽,刹那间跨越虚空,一剑朝着老域皇的眉心处刺来。

    当年是他,轻而易举的击败了老域皇,并且赐予他无尽生命,当作羞辱。

    今日,是了结一切的时候了。

    老域皇有些唏嘘的望着帕文,心中一时间闪过诸多念头。

    三千多年的羁绊,今日就要斩断,说起来,还真有些不舍。

    只是这一天,终究是要来临的。

    “杀!”

    大巫妖帕文的表情,兴奋中夹杂着期待,这一刻他等了很久了。

    这一剑,凶悍程度无匹强悍,甚至将这片虚空给刺穿了。

    剑尖带着呼啸的狂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噩梦,冰寒之气覆盖在侧,能够唤醒人最深处的恐惧。

    “杀!”

    帕文身后,数不尽的深渊魔物一拥而上。

    密密麻麻的,浩如烟海,多如牛毛,令人头皮发炸。

    然而站在这里的人,都心情淡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除去易离离。

    她可能有些过于激动了。

    “怎么,直接吓傻了,居然都不还手?”

    看到老域皇始终没有任何行动,大巫妖帕文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本来以为,入侵太乾大陆后,会遭受到一场剧烈的反抗。

    可如今看来,这些人压根就没有丝毫斗志。

    无趣。

    实在是有些无趣啊。

    “噗嗤!”

    这一剑顺着老域皇的胸膛刺入其中,轻而易举。

    老域皇依旧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这就结束了?”

    大巫妖帕文一怔,随后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这一剑,没有任何的刺入感,太干净利落了。

    “滋滋滋。”

    面前的虚影消散,只见老域皇的身影站在天穹之顶,眼神有些怜悯的俯瞰着下方诸多深渊魔物,就如同在看一群群的蝼蚁。

    “帕文,你知道力量的含义吗?”

    老域皇淡然开口。

    居然是幻影。

    帕文心中陡然升起不妙的感觉,他分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为何看不清他的动作?

    吗的,就在眼皮子底下,难道还能翻天?

    当下,帕文怒道:“你问我懂不懂力量,那我告诉你,我就是力量!”

    “可怜。”

    老域皇摇了摇头,伸出了一只手去。

    他将轻描淡写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

    压根就是没把眼前这些深渊大军,放在眼里。

    “我告诉你,什么叫力量。”

    老域皇一字一顿,舌绽春雷。

    话音落下后,他探出去的那只手,中指和大拇指按在一起,“啪”的打了个响指。

    一刹那,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散发而出,眨眼就席卷了整个天殿。

    大巫妖帕文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就被能量卷入其中。

    他的身躯,彻底化作了飞灰。

    半步圣贤,在老域皇眼中,真就跟蝼蚁无异。

    整个天殿之内,凡是被能量波及到的深渊魔物,都在刹那间消失。

    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

    就好像从未曾存在过。

    快!

    太快了!

    弹指间,灰飞烟灭。

    ……

    白光持续了几息后,缓缓散去。

    原本被深渊魔物占满的天殿,如今空荡的很。

    深渊那边,仅仅只剩下了三位主宰,以及十七位首领。

    除此之外,全灭!

    作者拓跋流云说:看的爽就请打赏,投鲜花吧!冲鲜花榜,离不开各位兄弟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