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更高层的炼体之法
    (如果重复,属于系统问题,不要担心,请二十分钟后刷新再看)

    “楚云,我们下去修炼了,这几个月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要打扰本王。”

    穆图牛气哄哄的打了个响指,伸手搂住了风隐纤细的腰肢,朝着外面走去。

    楚云似笑非笑的盯着穆图,不由得道了一句:“我懂你的意思,有些秘法,在床上传授比较好。”

    穆图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随后扬长而去。

    风隐依偎在他的怀中,倒显得有些小鸟依人了。

    其实十二诸天魔王在太乾大陆的这些年里,性格的确转变了不少。

    以往阴险狡诈,满肚子都是坏水,各种算计别人,让人提起就恨得牙齿痒痒。

    而如今,或许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关系,跟楚云在一起久了,性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有些时候,他也会投机取巧的占点小便宜,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挺正常的。

    如果不是亲身接触,谁都不敢想象,臭名昭着的十二诸天魔王居然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楚云心中稍稍安定了下。

    若是旁人,楚云或许会有些担心,他驾驭不住风隐,但是穆图,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心机深沉,而且极其能够洞悉世事,由他来驾驭封印,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早在回来的路途中,楚云就私下里跟穆图聊过。

    风隐虽然决心归顺,但毕竟她的实力境界摆在那里,一位半步圣贤的强者,一旦爆发出来,所造成的破坏不可估量。

    太乾大陆有着很多楚云在乎的东西,家人、朋友,若是他们遭遇不测的话,想后悔都晚了。

    对此,穆图表现的非常积极,他甚至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能把风隐治的服服帖帖。

    甩了甩脑袋,楚云走出了房门,赶向大殿之中。

    他要去找父亲确认一下,那些更高级的知识到底破译完毕没有,顺便把深渊位面覆灭的消息告诉他们。

    深渊位面,总归是一件需要担忧的事情。

    自己在无声无息间解决掉了,还是要公布出来的,以免父亲他们过多的担忧。

    “楚云,你来的正好!”

    看到楚云赶来,楚天阔显然非常兴奋,招了招手道:“这是破译出来的炼体法门,好像挺高深的,适合造化境之上的圣贤使用!”

    “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专门的炼体之法?”

    楚云闻言,非常的诧异。

    在太乾大陆,很少会有武者选择修炼体魄,难以修炼不说,经常会因为陷入瓶颈,而速度停滞。

    造化境以上,应该都是呼风唤雨的圣贤强者了。

    真没想到,圣贤强者之中,也有修炼的体魄的法门!

    楚云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前去,伸手将那卷轴接了过来,仔细研读着。

    上面的每个字,都蕴含着身后的大道之音,虽然只是看在眼里,但却仿佛响彻在心灵之上。

    “真是高深。”

    楚云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他修炼过好几种炼体之法,譬如蛮族的打熬身体的办法,譬如佛门的金刚战身,各家法门都各有所长,全部融合在一起后,能够迸发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很实力。

    如今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炼体秘法,这让楚云很是兴奋。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上苍们是如何打熬肉身的。

    难道也跟自己一样,用外物来磨砺么?

    “楚云,我们下去修炼了,这几个月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要打扰本王。”

    穆图牛气哄哄的打了个响指,伸手搂住了风隐纤细的腰肢,朝着外面走去。

    楚云似笑非笑的盯着穆图,不由得道了一句:“我懂你的意思,有些秘法,在床上传授比较好。”

    穆图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随后扬长而去。

    风隐依偎在他的怀中,倒显得有些小鸟依人了。

    其实十二诸天魔王在太乾大陆的这些年里,性格的确转变了不少。

    以往阴险狡诈,满肚子都是坏水,各种算计别人,让人提起就恨得牙齿痒痒。

    而如今,或许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关系,跟楚云在一起久了,性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有些时候,他也会投机取巧的占点小便宜,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挺正常的。

    如果不是亲身接触,谁都不敢想象,臭名昭着的十二诸天魔王居然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楚云心中稍稍安定了下。

    若是旁人,楚云或许会有些担心,他驾驭不住风隐,但是穆图,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心机深沉,而且极其能够洞悉世事,由他来驾驭封印,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早在回来的路途中,楚云就私下里跟穆图聊过。

    风隐虽然决心归顺,但毕竟她的实力境界摆在那里,一位半步圣贤的强者,一旦爆发出来,所造成的破坏不可估量。

    太乾大陆有着很多楚云在乎的东西,家人、朋友,若是他们遭遇不测的话,想后悔都晚了。

    对此,穆图表现的非常积极,他甚至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能把风隐治的服服帖帖。

    甩了甩脑袋,楚云走出了房门,赶向大殿之中。

    他要去找父亲确认一下,那些更高级的知识到底破译完毕没有,顺便把深渊位面覆灭的消息告诉他们。

    深渊位面,总归是一件需要担忧的事情。

    自己在无声无息间解决掉了,还是要公布出来的,以免父亲他们过多的担忧。

    “楚云,你来的正好!”

    看到楚云赶来,楚天阔显然非常兴奋,招了招手道:“这是破译出来的炼体法门,好像挺高深的,适合造化境之上的圣贤使用!”

    “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专门的炼体之法?”

    楚云闻言,非常的诧异。

    在太乾大陆,很少会有武者选择修炼体魄,难以修炼不说,经常会因为陷入瓶颈,而速度停滞。

    造化境以上,应该都是呼风唤雨的圣贤强者了。

    真没想到,圣贤强者之中,也有修炼的体魄的法门!

    楚云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前去,伸手将那卷轴接了过来,仔细研读着。

    上面的每个字,都蕴含着身后的大道之音,虽然只是看在眼里,但却仿佛响彻在心灵之上。

    “真是高深。”

    楚云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他修炼过好几种炼体之法,譬如蛮族的打熬身体的办法,譬如佛门的金刚战身,各家法门都各有所长,全部融合在一起后,能够迸发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很实力。

    如今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炼体秘法,这让楚云很是兴奋。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上苍们是如何打熬肉身的。

    难道也跟自己一样,用外物来磨砺么?“楚云,我们下去修炼了,这几个月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要打扰本王。”

    穆图牛气哄哄的打了个响指,伸手搂住了风隐纤细的腰肢,朝着外面走去。

    楚云似笑非笑的盯着穆图,不由得道了一句:“我懂你的意思,有些秘法,在床上传授比较好。”

    穆图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随后扬长而去。

    风隐依偎在他的怀中,倒显得有些小鸟依人了。

    其实十二诸天魔王在太乾大陆的这些年里,性格的确转变了不少。

    以往阴险狡诈,满肚子都是坏水,各种算计别人,让人提起就恨得牙齿痒痒。

    而如今,或许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关系,跟楚云在一起久了,性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有些时候,他也会投机取巧的占点小便宜,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挺正常的。

    如果不是亲身接触,谁都不敢想象,臭名昭着的十二诸天魔王居然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楚云心中稍稍安定了下。

    若是旁人,楚云或许会有些担心,他驾驭不住风隐,但是穆图,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心机深沉,而且极其能够洞悉世事,由他来驾驭封印,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早在回来的路途中,楚云就私下里跟穆图聊过。

    风隐虽然决心归顺,但毕竟她的实力境界摆在那里,一位半步圣贤的强者,一旦爆发出来,所造成的破坏不可估量。

    太乾大陆有着很多楚云在乎的东西,家人、朋友,若是他们遭遇不测的话,想后悔都晚了。

    对此,穆图表现的非常积极,他甚至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能把风隐治的服服帖帖。

    甩了甩脑袋,楚云走出了房门,赶向大殿之中。

    他要去找父亲确认一下,那些更高级的知识到底破译完毕没有,顺便把深渊位面覆灭的消息告诉他们。

    深渊位面,总归是一件需要担忧的事情。

    自己在无声无息间解决掉了,还是要公布出来的,以免父亲他们过多的担忧。

    “楚云,你来的正好!”

    看到楚云赶来,楚天阔显然非常兴奋,招了招手道:“这是破译出来的炼体法门,好像挺高深的,适合造化境之上的圣贤使用!”

    “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专门的炼体之法?”

    楚云闻言,非常的诧异。

    在太乾大陆,很少会有武者选择修炼体魄,难以修炼不说,经常会因为陷入瓶颈,而速度停滞。

    造化境以上,应该都是呼风唤雨的圣贤强者了。

    真没想到,圣贤强者之中,也有修炼的体魄的法门!

    楚云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前去,伸手将那卷轴接了过来,仔细研读着。

    上面的每个字,都蕴含着身后的大道之音,虽然只是看在眼里,但却仿佛响彻在心灵之上。

    “真是高深。”

    楚云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他修炼过好几种炼体之法,譬如蛮族的打熬身体的办法,譬如佛门的金刚战身,各家法门都各有所长,全部融合在一起后,能够迸发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很实力。

    如今造化境之上,居然还有炼体秘法,这让楚云很是兴奋。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上苍们是如何打熬肉身的。

    难道也跟自己一样,用外物来磨砺么?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