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上苍来客
    “啊啊啊啊!”

    战修殿中,不断传出杀猪般的痛号。

    虽然大圣的梵天神指很是惊艳,但最终还是楚云的万象魔佛更胜一筹。

    当然,这并不是说单纯从战技上来看,万象魔佛胜过梵天神指。

    而是楚云体内的灵气太过庞大,源源不断,单纯的耗,把大圣的梵天神指的灵气给耗光了。

    接下来,就是单纯体魄的碰撞。

    大圣虽然同样精通体魄,但在楚云面前,也就只有挨打的份。

    一通乱锤后,楚云微微笑着站在那里,只见大圣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你……你也太狠了吧,居然下手那么重!”

    大圣呲牙咧嘴,疼得浑身都在抽搐。

    楚云蹲下身子,微微笑道:“说句实在的,你那招挺不错的,教教我如何。”

    大圣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抱怨道:“你下手一点轻重都没有,居然还想让我教你……”

    眼看楚云再一次的抬起手,大圣连忙认怂道:“好好好,我教你,我教你还不行吗!”

    大圣忍着疼痛坐起身来,他原本想找楚云来耀武扬威一番,谁料却被楚云给胖揍了一顿。

    他回忆了一会,开口将乱来所说的那佛经,念了一遍给楚云听。

    楚云的佛心非常纯粹,理解起佛经来也很迅速,只是楚云懒得自己去解析,直接摆手道:“你别跟我念经,听了头晕,直接把梵天神指的修炼之法告诉我就好。”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大圣很是郑重的说了一句。

    “啪!”

    楚云脸庞一黑,抬手给了大圣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后脑勺。

    “躬行你大爷啊,这是老子说过的话,你居然还拿来教训我了!”

    楚云没好气的骂道。

    大圣这下老实了,虽然心里在嘟哝了几句,但表面上不敢有任何的不满,老老实实的把梵天神指的修炼方法说了一通。

    “居然能够将梵文融合起来,倒的确神奇。”

    楚云眼前一亮,大圣对于梵文的领悟明显不如自己,但这一招在他手下却能够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如果是自己修炼的话,明显威力会更加强悍。

    于是,将大圣胖揍一顿后的楚云,又将梵天神指的修炼法诀要了过来。

    而大圣,原本只是想要去耀武扬威一下,却不料赔了夫人又折兵。

    ……

    局里太乾大陆三万里的高空之上,有着一层肉眼看不清楚的光幕。

    这光幕有些透明,但又似乎跟云层融合在了一起,就算想要仔细的看,也看不清楚。

    而且这个高度,平日里几乎没有任何人会来,所以一直都保持着原本的神秘。

    今日,这透明光幕突然散发出灿烂的光辉,其中一角,居然很是神奇的扭曲了起来。

    光幕扭曲过后,两道身影从中闪烁而出。

    气息很是沉静,没有任何的征兆,就仿佛他们两人一直就站在这里似得。

    两人都是青年,看起来岁数不大,但眼眸中却透着跟阅历并不相符的沧桑。

    扫过四周后,其中一人开口抱怨道:“江伯松,你说,这种差事怎么就分给我们了呢?”

    他的模样很是俊美,加上打扮有些中性,居然有些酷似女人。

    尤其是那披散下来的一头长发,更给他增添了几分阴柔的气质。

    另一位名叫江伯松的青年,身材有些肥胖,眼睛眯起来,都快看不到了。

    闻言,他咧嘴笑道:“这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反正就是走个过场而已,没什么麻烦的。”

    “这些下贱的蝼蚁,认不清自己的命运,老老实实呆在大陆不就行了,还非得使劲闹腾。”

    长相阴柔的男子显然有些愤怒,每当提起这些,就怒气冲冲的。

    “边妹,冷静,冷静。”

    江伯松伸出手去,拍了拍阴柔男子的肩膀。

    阴柔男子名叫张边,由于长相的原因,江伯松一直称呼他为“边妹”。

    “我们快些巡视一圈,然后就回去,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张边撇了撇嘴,一副很是高贵的样子。

    “只要这些家伙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就跟我们没有太大关系了。反正他们的修炼之路已经被斩断,最强不过只是羽化境巅峰而已,谅他们也翻不了天。”

    江伯松呵呵一笑,眼睛再次眯了起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

    “还是按照惯例好了。”

    张边从空间戒指中摸出一枚湛蓝色的宝珠,随后身影一闪而去,在最高处的天空中飞行着。

    这个高度,哪怕视力再好,也看不清他们的踪迹。

    至于他们手中的宝珠,能够探索羽化境巅峰之上的气息,无论是道者,还是妖兽,亦或者是什么天材地宝,这宝珠都能够感应的到。

    当两人行进到中域上头的时候,张边手中的宝珠突然绽放出蓝色光芒。

    “咦!”

    两人表情变了变,立刻低头望去。

    只见在地面之上,居然匍匐着一条连绵起伏的主龙脉,散发出浩瀚的气息,庇护着整个中域。

    在他们眼中,主龙脉周围散发着淡淡的光泽,这种光泽正是气运的显现。

    光泽所到之处,任何生物都会被庇护起来,处在主龙脉的福泽之下。

    “怎么可能,大陆这么贫瘠的灵气,是怎么繁衍出主龙脉的?”

    “是啊,上次来分明还没有。”

    两人面面相觑,皆都有些没法置信。

    主龙脉,哪怕放在天庭之上,那也是众多势力争破头皮的宝地。

    如今在大陆上居然出现了一条,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吃惊。

    大陆早就被斩断了修炼之路,留在这里的都是一群蝼蚁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这种主龙脉,当然不能留!”

    江伯松眼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芒,忍不住的兴奋道:“若是我们能将主龙脉之内的龙气拘走,拿回天庭,肯定是大功一件!”

    “不错,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会喜欢的。”

    张边也是连连点头,显然兴奋的很。

    没有想到,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处,居然也能繁衍出主龙脉。

    原本心情都不怎么样的两人,此刻彻底兴奋起来,浑身都有些燥热。

    太好了。

    还真是天上掉馅饼。

    就在两人准备冲下去的时候,江伯松突然皱了皱眉,伸手拉住了张边:“边妹,先等等。”

    “怎么了?”

    张边投来疑惑的目光。

    “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咱们都知晓,以大陆上的灵气,绝不可能孕育出主龙脉。然而如今主龙脉出现,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些蝼蚁之中,有达到更强境界的了?”

    江伯松站在虚空之上,微风吹拂着他的面门,掀起了他额头上的几缕发丝。

    “你的意思是,半步圣贤?”

    张边挑了挑眉,随即柔声道:“怎么可能呢,他们的修炼之路都被斩断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任何一人能够飞升天庭。如果真有强者要飞升的话,我们肯定是第一个察觉的!”

    “不妥,你还是拿宝珠感应一下。”

    江伯松摇了摇头,他的生性一向谨慎,没有完全把握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

    “好。”

    张边点头,再次祭出宝珠,在虚空中画着圈。

    宝珠依旧泛出原本的光泽,没有任何动静。

    “不行,主龙脉的气息太强,遮盖住了一切气息,甚至影响到了宝珠的正常运转。”

    张边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笑道:“你就是太疑神疑鬼了,只有几年的时间而已,难道在你看来,这群蝼蚁突然就开窍了?不可能的,放心好了!”

    “但这主龙脉,还是有些奇怪……”

    江伯松嘴里嘟哝着,但已经没有那么怀疑了。

    “我可不想在这里多待,这里的灵气太过恶劣,哪怕多待一秒,我都有想要作呕的感觉。”

    张边撇了撇嘴:“我们赶紧去拘来龙气,早点完成巡游,然后回去了。”

    “好。”

    江伯松仔细一想,自己的确有些太谨慎了。

    这大陆,自己以前又不是没来过,前些年才刚巡游过一次。

    最强的只是羽化境巅峰,因为后面的路途断了,压根不可能再提高了。

    短短几年时间,难道这群蝼蚁还能突然开窍,突破了羽化境巅峰不成?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于是,江伯松彻底放下戒备,跟张边一起向着下方降落而去。

    “边妹,别那么快的进入龙脉中,先让我探查一番龙气的位置。”

    江伯松目光炯炯,投射光芒,扫视着下方的一切。

    整条主龙脉在他眼中,逐渐变得清晰,就好像所有架构都被肢解在了面前。

    任何形态、任何模样、任何隐瞒,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半个时辰后,江伯松眼前一亮:“找到了!”

    “如何?”

    张边有些欣喜。

    “果然不出所料,这主龙脉孕育了没几年,怪不得我们上次赶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江伯松信心十足:“越是如此,龙气越容易拘来!别犹豫了,我们走!”

    两人的身影,飞速朝着寂灵山脉中落去。

    ……

    山洞中盘腿打坐的楚云,眼神猛地一凛,浑身寒毛炸起。

    好恐怖的气息!

    正在飞速接近!

    而且。

    还是两股!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