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我为皇者,义不容辞
    散会之后,楚云叫住了几人。

    “你真要飞升?”

    穆图表情很是严肃,飞升天庭可不是一般的小事,要面临着无尽凶险。

    别的不说了,光是巡游殿这个庞然大物,就不是楚云能够撼动的。

    “必须要有人做这件事。”

    楚云很是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挑了挑眉道:“不如你跟我同去?”

    穆图表情有些犹豫,扭头看了看风隐后,低声道:“我……还是考虑一下。”

    “我跟你去。”

    大圣咧嘴一笑,站了出来。

    他本身就是喜欢热闹的性格,这些年跟着楚云一起经历了很多,也巩固了两人深厚的友谊。

    所以在楚云说出这话后,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我跟你一起去,免得你在外面沾花惹草。”

    易离离沉默一会后,突然鼓起勇气,走上了前来。

    唐紫仙美眸望着两人,心中滋味有些复杂,原本到嘴边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楚云扫了一眼易离离,苦笑道:“你刚刚晋升半步圣贤,距离造化境还远得很,我要是一直等你,巡游殿恐怕都要打上门了。”

    “紫仙,你也是。”

    楚云扭过头,认真的望着唐紫仙:“飞升之后,太危险了,我可不舍得你跟我一同冒险。”

    “谁说要跟你去了,自作多情。”

    被识破小心思的唐紫仙俏脸一红,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

    然而她的耳根,都红透了。

    易离离的美眸有些敌意,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唐紫仙带来的压力。

    所以,她只能心中干着急。

    “你们就给我留在大陆好生修炼,等我在天庭安身下来了,就把你们接过去。”

    楚云知道易离离和唐紫仙心中都不好受,所以特意的出言安慰。

    易离离点点头,没有多想。

    虽然不甘,但自己境界不够,根本没办法穿越屏障。

    唐紫仙听着,总感觉很怪。

    什么叫你安身后把我们接过去?

    怎么,都感觉不是味呢?

    “楚云,你想好应对巡游殿的法子了没有?”

    老域皇低声问道。

    这很重要。

    杀死两位巡游使,并非什么大事。

    但一旦巡游殿追查到底,那可就麻烦了。

    楚云到底有什么办法来对付巡游殿?

    “有办法。”

    楚云点点头,一个计划已经在心中,初具雏形了。

    只是,想要完成,并不容易。

    甚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以失败告终。

    在天庭之上,失败意味着什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面对着的都是比自己强大太多的对手,根本就没有输的余地。

    只能一直赢。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办法是什么,但我相信你。”

    老域皇望向楚云的眼神,带着无限的希望。

    楚云对于幽影山、对于整个太乾大陆,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准备什么时候走。”

    楚天阔的眼神中,虽然有着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期待。

    儿子所能达到的高度,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了,自己虽然帮不了他太多,但却会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

    “择日不如今日。”

    楚云呼出一口气,将心中的无尽期待,全部压制了下去:“我为皇者,义不容辞。”

    继续留下去,只会徒增留恋。

    倒还不如,今日就走。

    对于十倍于太乾大陆的天庭,楚云非常向往,虽然充满危险,虽然步履维艰,但他已经习惯那种感觉了。

    易离离和唐紫仙都很是不舍,但她们能够理解楚云的想法。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站出来。

    “我会拖住巡游殿,你们要抓紧时间修炼,我不确定能拖延多久,但我希望大家能快些变强。”

    楚云的声音坚决,带有无尽的自信:“我们可以证明,就算不飞升天庭,也能达到令上苍们忌惮的地步。”

    “好!”

    几人全都点了点头,声音坚决。

    “父亲,那一千死骑,我会勒令他们留在寂灵山,作为一道屏障。”

    楚云催动式神戒,面前虚空出现一道裂缝,一千名重甲死骑接连不断的犹如潮水般涌出,站在山涧之中。

    他们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直接冲上了虚空,将天地都搅合的不断颤抖。

    一千位羽化境巅峰的重甲死骑,悍不畏死,真若是在战场上,连半步圣贤都会被搏杀。

    这是楚云当年胜过妖族的最大底牌,如今要将其留在寂灵山了。

    羽化境巅峰,在大陆尚还能发挥出优势,到了天庭,那就是真的鸡肋了。

    而且自己走后,楚门也需要防御性的力量。

    虽然没人会叛变,但总归要心有防备。

    “好,以后这就是我楚门的重甲铁骑,封号死骑卫。”

    楚天阔点了点头,眼神之中尽是兴奋。

    众人望向这些重甲死骑的眼神,尽是震撼。

    原本,这不过只是一千位羽化境的重甲死骑而已,没想到如今居然都达到了羽化境巅峰的程度。

    太恐怖了。

    楚门深厚的底蕴,层出不穷的天才和强者,再加上这些死骑卫,真犹如铜墙铁壁般固若金汤。

    吩咐完一切后,楚云扭过头望着穆图:“你考虑好了吗?”

    “老穆,不如跟我们一起飞升,跟你拌嘴习惯了,要是少了你,我还真不适应。”

    大圣也咧嘴笑着,发出邀请。

    穆图深思熟虑一番后,抬头道:“等我几年,几年后我会飞升天庭找你们的!”

    说着,他眼神望向一旁的风隐,干咳了两声:“风隐,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

    风隐那姣好的面容上,也闪过一抹羞涩,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尽是母性的光辉。

    “噗。”

    楚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这么快的吗?

    怪不得穆图先前犹犹豫豫,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原来,是风隐有了身孕。

    大圣目瞪口呆,过了好大一会后,才叹为观止的竖起大拇指,吭哧吭哧的笑道:“神枪手!”

    “神你大爷!”

    穆图有些气恼,伸手指着大圣以及楚云道:“是你们不行好吧?”

    “等等,别带上我。”

    楚云伸出手来,把自己置身事外,以表无辜。

    大圣怒目而视:“我可是高贵的血瞳魔猿的血脉,一般的母猴子承受不了我血脉的延续,懂吗!”

    “那也改变不了你交配那么多次,却没一个后代的事实。”

    穆图的话犹如一柄利剑,猛地刺入了大圣的心中。

    大圣来回走动,呲牙咧嘴,气不打一处来。

    接下来,又是一阵寒暄。

    楚云将由魔头炼制而成的绝品丹药,一一分了出去。

    凡是兄弟、家人、亦或者是亲朋好友,都得到了一枚绝品丹药。

    楚云也说了,这种丹药灵气浓郁,必须要等境界进入半步圣贤后,才能服用。

    如果是在突破时期服用的话,这枚丹药极有可能成为突破的契机。

    ……

    深夜。

    楚云和大圣走出山洞,四处望着。

    这蜿蜒磅礴的主龙脉,在夜色之下匍匐着,每一块山石都透出了它本身的霸气。

    “就要走了。”

    楚云心中不胜唏嘘,离开活了二三十年的太乾大陆,赶往天庭,心情始终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舍。

    等自己到达天庭后,下来的机会多的是,只是要小心一些,不能被上苍们发现。

    “走吧。”

    楚云扭头望了一眼大圣。

    大圣炼化完了绝品丹药后,境界也达到了造化境圣贤的层次。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三万公里的高空之上,有着一层透明的屏障。

    只要穿过这屏障,就能离开大陆,到达天庭。

    “楚云。”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从黑暗中走出一道人影,一袭白衣,正是易离离。

    她走到楚云面前,美眸有些躲闪,脸颊微微发红,显然内心进行了一番强烈的挣扎。

    “怎么了?”

    楚云似笑非笑的望着易离离,这小妮子莫非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等我境界到了,我会去天庭找你的。”

    易离离欲言又止,随后鼓起勇气,飞快的在楚云脸颊啄了一下。

    柔嫩的唇瓣贴在自己脸上,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楚云的心内还是不由得一荡。

    正当他本能的伸手想去揽易离离腰肢的时候,就只见她转身跑开了,似乎羞涩到了骨子里。

    “艳福不浅呐。”

    大圣站在一旁,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的确艳福不浅。”

    又一个声音响起,楚云闻言后,不由得一惊:“紫仙,你怎么也来了?”

    一位女子在月光下,缓缓走来。

    每一步点在地上,都仿佛生出莲花。

    月光下的唐紫仙愈发美丽,嘴角微微勾起,如月般弯弯的大眼睛里盛着湿漉漉的笑意,皎如月光,倾国倾城。

    很显然,先前的那一幕,她看了个究竟。

    楚云有些脸红,有种偷腥被抓了个现行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难不成要说:紫仙,不要误会,其实我是最喜欢你的?

    太扯淡了。

    而且唐紫仙表情带笑,应该没有生气吧?

    谁知道呢。

    “我第一次送你的东西,还在吧?”

    唐紫仙没有跟楚云纠结先前发生的事情,而是突然开口发问。

    楚云心中荡漾,他知道唐紫仙指的是什么,所以本能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还在!”

    说着,楚云从空间戒指中摸出一枚丹药。

    一枚刻有彩纹的丹药,静静地躺在掌心之中。

    上品丹药,彩纹化气丹。

    唐紫仙见到彩纹化气丹后,美眸中的笑意更浓了,仿佛马上就能够溢出来。

    这是她送给楚云的第一件礼物。

    也是第一次送人礼物。

    虽然只是上品丹药,但却有着非凡的价值,不俗的意义。

    还好,楚云从来都没有忘记。

    当年,她将彩纹化气丹送给楚云之时,曾说过几句话——

    “我唐紫仙很少送人东西,但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人会拒绝。”

    “我送你的东西,你敢送给别人,我杀了你!”

    当时的楚云,只会觉得霸道。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有的只是甜蜜。

    唐紫仙回过神来,美眸望着楚云,犹豫了一下后,摊开手掌。

    只见她的纤纤玉手中,静静的躺着一枝花,娇艳欲滴,仿佛刚刚盛开。

    这支花的周围,覆盖着淡淡的寒流,显然正是这股气息,一直维持着它的生机,让它不会凋谢。

    “你送我的东西,我也还留着。”

    唐紫仙语气虽然平淡,但谁都能够听出她话音之中强忍着的情意。

    楚云一怔,不由得想起了这朵花的来历。

    当时在紫仙殿,青年摘下一朵花,将其别在了女子的头上,以及后面的一系列对话。

    “真好看。”

    “我知道自己好看。”

    “我说的是花。”

    “那我呢?”

    “你,一直都很好看。”

    作者拓跋流云说:今明两天都会五更。凌天战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