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不敢惹事是庸才
    这里可是白曦城啊,是中域四个最大的势力所共同掌管的地方。

    你不仅在这里当街杀人,还用如此残暴的手段杀死了一位玄武境的小队长,这简直就是最直接的挑衅!

    叶璇俏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美眸扫过天空中剩余的那些护卫,淡然开口:“你们还不滚,是想留在这里给他陪葬么?”

    那些护卫方才如梦初醒,一个个表情极端难看,连续后退数百米。

    他们心中非常清楚,叶璇不是他们可以招惹得起的!

    “我们走。”

    叶璇很是淡定的对着几人道。

    “轰!”

    就在这时,远处街头突然爆发出一股冲天而起的寒流,紧接着整片天地温度骤降,就像是突然进入寒冰世界。实力稍有些弱的武者,只感觉头脑发昏,四肢僵硬,连血液都仿佛凝固。

    “好久,都没有人敢在白曦城闹事了。”

    街道尽头,走出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他面庞棱角分明,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似乎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位男子出现的瞬间,楚云便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油然而生。

    他的战力,非常恐怖!

    绝对难以应付!

    比起刚才那位玄武境小队长,这白衣男子带来的压迫感,要强出无数倍!

    一个念头在楚云脑海中生成,这男子该不会是一位神通境道者吧?

    神通境道者,楚云还从来未曾见过,但是却听说过。他们所拥有的神通手段,非常神奇,对武魂的挖掘更是达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程度,论起综合战力,实在超出武者太多太多!

    一名神通境道者,能够轻而易举的战败数名玄武十重的武者!

    这,就是差距!

    “这位可是高塔中的白冷大人!四大氏族的唐家的人!只要他出手,绝对不会留下活口!”

    “听说白冷大人是一位神通境道者,真没想到能够亲眼看到他出手。”

    “我们还是离远一点,不要被波及到。”

    周围那些武者看到这一幕,皆都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那被称作白冷的男子缓步走来,他走过的地方,全部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人头脑发昏,思维迟钝。

    “敢在白曦城里闹事的人真的是不多了,这也让我手痒的很。”

    白冷脸上挂着倨傲的笑容,走到叶璇面前,眼眸透着无穷寒气。

    “刚刚你是用了哪只手,杀我的人?”

    白冷很喜欢这种以势压人的感觉,他的眼眸极其富有侵略性,从来没有谁敢跟他正面对视。

    “白冷,你不过只是唐家的一条狗,我劝你还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以免稀里糊涂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叶璇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听到叶璇的话后,白冷表情骤然一变,眼神有些迟疑,低声道:“你……你是谁?”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么?”

    叶璇抬起手掌,手掌中漂浮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水珠透明,里面却仿佛演化了万千世界,看的久了,仿佛连灵魂都要吸入其中。

    “叶……”

    看到水珠的瞬间,白冷表情顿时大变,他惊恐的后退一步,浑身颤抖:“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带着我的宗门,来参加排位大赛。”

    叶璇面庞冷淡的回答道。

    “就……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在这里大开杀戒。再说了,我归属于唐氏一族,而你是叶氏一族的人,你的身份,根本压不了我!”

    白冷咯吱咬紧牙关,额头渗出大片冷汗,后背几乎都湿透了。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脏却狂跳不停,几乎来到了嗓子眼。

    叶璇嗤笑道:“你觉得我这是在以身份压你?呵,如果不是一些原因导致我无法出手,以你那点三脚猫功夫,我一招便能取你性命。还有,不要觉得我是在找你麻烦,我其实是在救你!给我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着,如果我不出手,导致他被白曦城护卫所杀,这个责任,你担得起么?”

    说完,叶璇抬手指着楚云。

    白冷疑惑的扭头望向楚云,看到楚云的刹那,他的瞳孔剧烈收缩,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紫仙花……他是大小姐的人?”

    看到白冷剧变的神情,楚云若有所思,看来自己胸口那朵花,并不平凡啊。

    “既然知道了,还不快滚?”

    叶璇冷哼一声。

    “滚,我这就滚!”

    白冷再无先前的倨傲,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点头哈腰。身为唐氏一族的人,他心中非常清楚,那朵花代表着的意义是什么,他白冷不过只是唐氏一族的外姓附庸罢了,若是得罪了唐紫仙的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临走前,他用谄媚的目光望着楚云,如果不是叶璇在这拦着,恐怕他早就恬不知耻的上来攀关系了。

    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令周围武者大跌眼镜,不少人更是匪夷所思的大叫出声:“不是吧,难道是我眼花了?”

    “白冷大人可是神通境道者啊,怎么会对一个小宗门如此恭敬?”

    “这些人到底什么身份,连白冷都退避三分!”

    “我一定是在做梦!”

    随着白冷离去后,整条街道上的武者都窃窃私语起来。

    叶璇倒是没管这些,轻声道:“走吧。”

    五人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小插曲,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

    白曦城内,有一座高大的会馆,这会馆就是比赛的场地。

    前来参赛的下等宗门有上千,天道宗在其中算不上声名显赫,所以会馆的侍者在接待楚云等人的时候,很不在意,甚至态度都有些不耐烦。

    “你们的住所就在前方,待会自己走过去便是,轮到你们比赛的时候,会有人通知的。”

    那侍者态度一般,并没有太用心,随口敷衍了之。

    “我们也太不受重视了吧?”

    朱馥思有些没法接受。

    “谁让我们天道宗声名不显赫呢?不过没关系,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崭露头角、昙花一现!让那些先前瞧不起我们的人,悔青肠子!”

    妖夜咧嘴笑道。

    “妖夜师兄,昙花一现可不是这么用的。”

    听到妖夜的话后,楚云差点笑出声来。

    “哎呀慕容宗主,久仰久仰,快快请进!”

    刚不冷不热接待了几人的侍者突然换了一张面孔,很是惊喜、谄媚的主动走上去,将一群人迎进了会馆。

    “我们的住所,必须要安排最好的!还有位置一定要正中央,若是偏了,我拿你是问!”

    为首的鹰钩鼻老者背负双手,眼中很是桀骜,似乎谁都不放在眼里。

    老者身后跟着的几名弟子,也都是鼻孔朝天,看谁都是不屑一顾的样子。

    “慕容宗主放心好了,一切都准备妥了!”

    那侍者跑前跑后,听话的像是一条狗,就恨不得伸出舌头去舔了。

    “这就是差距啊!”

    雷明贤有些无奈的叹出一口气。

    “他们什么来头啊?”

    楚云随口问道。

    “他们好像是冲天宗的人,为首的老者叫慕容松,是冲天宗的宗主。冲天宗一直都排在中等宗门里的中游,有次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宗门等级被强行降为下等,所以这次他们也来参加宗门排位大赛,欲要重新回到中等宗门之列。”

    朱馥思很是认真的解释道:“他们也是此次排位大赛的热门,根本没有谁能敢他们竞争头名!”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冲天宗本身就有中等宗门的实力,却还要跑过来跟我们一群下等宗门来竞争。谁能争得过他们啊!这不是欺负人吗?”

    雷明贤显然对这件事有些忿忿不平,不由得抱怨了几句。

    “没关系,只要有我在,哪怕上等宗门亲临,都不用担心!”

    楚云哈哈一笑,很是自信。

    冲天宗那边的几人,显然听力不凡,听到雷明贤的抱怨后,即刻就有一位女子冷笑着回应:“欺负人?欺负你都嫌拉了我们的档次!就你们这种宗门,还不配做我们冲天宗的对手!”

    此言一出,两边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妖夜瞪着大眼,喝道:“说话给我注意点,什么叫我们不配做你们的对手?你们冲天宗若是真的牛逼,还会被人强行降为下等宗门?”

    “放肆!”

    鹰钩鼻老者闻言,表情瞬间变得阴鸷,显然妖夜的话,触动了他心中的逆鳞。

    作为冲天宗的宗主,那些事情是他不愿回忆的曾经,但妖夜却毫无顾虑的当众说出来,让他颜面无存。

    “去你吗的,装给谁看啊!你慕容松再怎么嚣张,敢在这里动我分毫吗?要真有能耐,咱们比赛中拿实力说话,到时候不把你们屎给揍出来,我就算你们拉得干净!”

    妖夜哈哈大笑,各种粗俗的言语毫无顾虑的丢出来,气的冲天宗那些人浑身发抖、怒不可遏。

    他们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你……你……”

    那面容姣好的女子浑身发抖,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了。

    其余那些弟子,更是表情阴沉,恨不得现在就出手好好教训对方一番。

    最后,还是由那慕容松站出来,眼神阴冷的放出狠话:“天道宗是吧,很好!希望你们不要太早被淘汰,若是能在比赛中相遇,我会让你们品尝死亡的恐惧!”

    说完这句话后,慕容松面庞冰寒的扭过头去,喝道:“我们走!”

    “草,怕你们不成!”

    妖夜望着几人的背影,竖起中指。

    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的叶璇,此刻忍不住的转过身来,摇头叹息道:“你们还真的是,不惹事不罢休啊!我真的怀疑,比赛还没开始,你们就已经把参赛的宗门得罪一半了!”

    并非是叶璇怕惹事,而是她比较讨厌麻烦,一些节外生枝的挑衅,在她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但楚云、妖夜他们,可就不这么想了。

    正所谓,不敢惹事是庸才!

    遇到这种情况,就应该强硬的顶撞回去,只有这样,念头、心气才能通达!

    一直郁郁不解,可是会憋出心病的。

    还在找”凌天战魂”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