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谁才是正义
    “奢侈**,荒淫无度!大荒之世,弃自己的子民不管不顾。皇城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楚云表情有些难看,眼前的这些情况是他从来未曾见到过的。

    “你以为这只是个例吗,我看整个东洲,都是如此。”

    王承影目光深邃,他对于这些反倒看的很开。

    楚云摇了摇头,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只知道,在中域,绝不可能会有如此大面积的饥荒发生。

    “继续赶路吧。”

    楚云摆了摆手,不愿继续看下去了。

    两人又走了很远,发现无论到哪里,都是如此,四处都在闹着饥荒,只不过有些地方比较严重,有些地方尚有余粮。

    在那些城池之外,还有着大片大片的寺庙,这些寺庙香火旺盛,居然还有不少人前来上香。

    “下去看看。”

    楚云心中十分好奇,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有心思上香?

    两人走到一处寺庙前,只见寺庙里面排着好长的队。

    抬眼看去,都是群达官贵人,还有一些脑满肠肥、满脸油光的商贾,穿着锦衣玉袍,满头大汗的等着排队。

    在寺庙外面周围,这些人带来的护卫将寺庙包围了起来,以防止外面那些难民冲进来。

    “求求你们了,给一口饭吃吧!”

    “我们都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大老爷,我们是从边境逃荒过来的,可怜可怜我们吧!”

    “佛祖救我们,佛祖救我们啊。”

    那些难民一个个面如土色,瘦骨嶙峋,跪在那些护卫面前使劲磕头,想请求侍卫让开一条路,好进入寺庙中讨口饭吃。

    “滚,别脏了老子的衣服!”

    那群护卫都是武者,表情凶狠。

    虽然只有几十人,但他们面对周围成百上千难民的时候,丝毫没有半点惧色。

    “我们要吃东西,我孩子要饿死了!”

    一个表情愤怒的男子冲出来,想要冲破众多侍卫的包围。

    “找死。”

    那护卫不屑的冷哼一声,抬手出刀,寒光闪烁,刷的将那男子头颅斩掉。

    男子热血溅洒在雪地上,然而他的行为没有给其他人造成任何影响,反倒是那些难民一窝蜂涌上来开始啃食他的尸体。

    “真是一群畜生东西。”

    几名护卫冷冷一笑,面露不屑。

    楚云跟王承影皱紧眉头,走向寺庙内。

    那些护卫看两人实力不俗,也没敢难为,乖乖闪身让开了路。

    “佛祖在上,早日让这该死的大雪停下吧!”

    “唉,我们这些做生意的,损失惨重啊。”

    “该死的大雪,该死的天灾!”

    几名商人跪在蒲团前,恭敬的拜着佛像,周围的僧人紧闭双眼,手里握着佛珠。

    这些僧人手里拿的佛珠,是纯金的,木鱼,也是纯金的。

    尤其是脖子上,更是挂着手指头粗细的金链子,就像是暴发户一般。

    跪拜完毕后,几名商人拿出银票,放入功德箱中,正是拜佛的香火钱。

    那僧人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低头看了看那些商人的手笔,心中满意的很,不由得开口笑道:“佛祖已经感受到你们的诚意了,不如在寺庙用过斋饭再走吧?”

    “那敢情好!”

    几名商人顿时笑的合不拢嘴:“还请大师带路。”

    在那僧人的带领下,几名商人走到寺庙后面用斋去了。

    不断有人前去上香,不断有人朝功德箱里扔银票。

    短短半个时辰,功德箱已经被银票给塞满了。

    每当有人上香完毕后,一旁的僧人都会满脸虔诚的说道:“阿弥陀佛,佛祖会保佑你们的。”

    听到这话后,那些上香的人皆是满脸兴奋,像是真得到了佛祖保佑一样。

    很快,就轮到楚云跟王承影了。

    楚云皱紧眉头,开口质问那僧人:“外面那么多难民,为何不去救助,佛门一向不都以慈悲为怀吗?”

    僧人面无表情,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这话实在是不讲道理,我们每日都会救助难民,虽然难民太多,但我们也在尽微薄之力……”

    话还未落,寺庙后面就传出大鱼大肉的香气,似乎还有酒香。

    僧人表情一变,但还是故作淡然的解释道:“外面来的那群施主要在这里用斋,弄些鱼肉也未尝不可,这合乎情理。”

    “我在来时看到那些村落,家家户户都供着佛像,他们是佛门信徒,每日祭拜佛祖的次数可能比你们还要多。饥荒发生,你们这些和尚理应去救助他们,但你们没有,在寺庙里依旧大鱼大肉,各个吃的脑满肠肥,真是可笑。”

    楚云冷冷一笑。

    “施主,莫要在这里寻衅滋事。”

    那僧人很是不悦,双眼瞪着楚云。

    “佛祖当以慈悲为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甚至做出割肉喂鹰的善举。可到了你们这里,各个自私自利,大肆收拢香火钱,将寺庙建造的奢华气派,穿金戴银,任凭那些难民饿死在街头也不救济……”

    楚云越说越激动,那僧人怒目而视,已经准备发火了。

    “好了,所有人都是这样,你责怪他也没什么用。”

    王承影伸手按住了楚云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浪费口舌了。

    楚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确有些太过于激动了。

    但他心中还是不忿,整个东洲有这么多的寺庙,若是全力救助难民,不说能彻底解决饥荒,至少也能让眼下的局面缓和百倍。

    可他们宁愿自己吃了喝了、给佛像重塑金身,也不愿换成粮食赈灾,真枉费那些难民如此信仰他们。

    楚云松出一口气,摇头道:“算了,我们走吧。”

    “羞辱了佛祖,还想离开,真是胆大妄为!”

    眼看楚云想走,那僧人开始不依不饶起来,他以为楚云是怕了,表情顿时变得极端狰狞,大喝道:“护院金刚!”

    “刷!”

    十八道身影猛地从寺庙深处冲出,他们各个生得五大三粗,赤着上身,块块肌肉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这些护院金刚,都是真武境强者,虽然上不得台面,但在这穷乡僻处也算是无人敢招惹了。

    楚云眼神眯起:“你们若再纠缠不休,那就别怪我犯杀戒了!”

    “杀了他!”

    那僧人指着楚云,不屑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还敢到这里撒野,阿弥陀佛,真以为和尚好欺负?!”

    十八位护院金刚猛地展开身影,手段齐出,朝着楚云攻击而来。

    王承影看到这一幕,有些无奈的转过头去。

    楚云一向不会手下留情,这些僧人主动找死,那就怨不得他人了。

    “嗤嗤嗤!”

    楚云懒得回头,伸手化作一道利刃,凭空划过。

    寒光闪耀,在寺庙中稍瞬即逝,整个虚空像是停滞不动一般,压抑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十八位护院金刚同时僵持在那里,连同那和尚,全都瞪大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他们眉心,全都出现了一道血线。

    几息过后,一共十九人,全部倒在了地上,没了生息。

    全部都是一击毙命。

    楚云随手将手中的利刃散去,转身道:“我们走吧。”

    王承影苦笑一番,楚云还是这个性格,生性自在,不受管束。

    两人离开这块寺庙后,朝着另外的方向赶去。

    楚云一路见证太多这样一幕了,到后来甚至都有些麻木了。

    东洲佛门,尤其是下面的这些寺庙,高高在上的在上面端坐着,丝毫不愿意低头来看众生疾苦。

    若一直如此的话,怕是整个东洲都要颠倒了。

    “这里距离佛门还有多远?”

    楚云开口问王承影。

    王承影估算了一下距离后,张口说道:“我们按照这个速度赶路,最多还有三天就到佛门了。”

    东洲佛门,建立在巨大的万佛山上。

    所谓的万佛山,每一座峰都几乎通天彻地,佛门自古就在这里盘踞、发展,迄今为止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三天么。”

    楚云低头望了一眼下方,发现依旧是白雪皑皑,只不过这块地方难民有条有序,一个个的排在寺庙前,领取施舍的粥饭。

    “咦,这里倒是有和尚救助难民,看来也不是所有的和尚都是坏人嘛。”

    楚云看到这一幕,心中稍稍有些宽慰。

    自己先前的想法,还是有些太过极端了。

    王承影低头一看,苦笑着摇头道:“你仔细感受这寺庙的气息,就知道了……”

    楚云有些疑惑:“怎么?”

    说着,他释放出精神力去感受,这一感受不要紧,居然能清晰的看到那寺庙之中冲天而起的黑气。

    当然,这黑气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精神修为极其强大的人才可以。

    “魔佛宗?”

    楚云失声叫道。

    这些黑气,跟自己魔佛战身散发出来的魔气,简直一模一样。

    这说明,这些寺庙不是佛门的寺庙,而是魔佛宗的寺庙。

    “不错,在下面施舍难民粥饭的,正是魔佛宗的僧人。”

    王承影说话之时,语气意味深长。

    楚云猛地瞪大眼睛,显然被面前的事实给震撼到了。

    以慈悲为怀的佛门,各个高高在上,对难民不管不顾。

    反倒是这些所谓心性邪恶的叛僧,出来施粥,救济难民。

    到底,谁才是正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