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谁才普渡世人?
    ,!

    看到楚云一脸的震惊,王承影连忙开口说道:“楚云,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我对魔佛宗不怎么了解,所以没办法帮你做太过准确的评判。魔佛宗救济难民当然是好事,但也并不代表他们就是纯粹无暇的好人,你心中应该有一杆秤。”

    楚云点头道:“我心中当然有秤,一路所见,那些寺庙的所作所为,我真的很难相信佛门是以救济天下苍生为己任的。”

    王承影苦笑一番,事实上在楚云的心中,偏见已经形成了。

    这也不能怪他,无论是谁一路走来,看到那些场景,都会愤怒的。

    和尚们在寺庙中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供奉,拿着香火钱,吃香的喝辣的,有些还搂着女人睡。

    而外面那些难民,一个个几乎都被逼成了野兽、畜生,看到尸体都恨不得冲上去争抢,撕咬。

    这怪谁?

    还不是怪那些不作为的佛门僧人?

    楚云不清楚如来是怎么想的,可能他在万佛山高高在上,压根听不到脚底那些难民的哀嚎声吧。

    说来,真是讽刺啊。

    “我们去看看。”

    楚云心中一动,朝着下面寺庙落去。

    他想要看一看,这魔佛宗的僧人跟佛门的僧人,有什么不同的。

    王承影叹了口气,也跟随一起下去了。

    寺庙外,几名魔佛宗的僧人站成一排,正给那些难民施舍着粥饭。

    那些难民眼巴巴的拿着瓷碗上前,一句话也不说。

    魔佛宗的僧人见状,挨个盛上一勺米粥,然后送上一个白面馒头。

    那些难民拿过馒头后,如获至宝的跑了,临走时还不忘蔑视的狠狠瞪他们一眼,吐一口唾沫道:“呸,真是一群妖怪!恶僧!”

    不是一个人,而是所有人都这样。

    有些人将粥饭喝干净了,还要一把摔碎瓷碗,怒目而视道:“你们这些恶僧,别想用这点小恩休来蛊惑我们的心灵,你们跟佛祖做对,就应该遭天谴,天打五雷轰!”

    这些人的话,顿时引起不少难民的附和。

    一些难民更是使劲朝前挤,嘴里大喊:“给我留点,给我留点!”

    有僧人开口劝阻不要插队,反而被他呸的一口唾沫吐在脸上:“你们这些恶僧,使点小恩休就想让我们感恩戴德吗,我呸,做梦去吧!”

    丑恶狰狞的嘴脸,暴露无遗,内心中的那点邪恶,彰显的淋漓尽致。

    那被吐唾沫的僧人抹了一把脸,也不说话,继续给那人舀饭。

    就好像,对此压根不介意一样。

    周围那些僧人,也都面无表情,像是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态度。

    楚云就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这些难民,还是那些跪在佛门寺庙门口,求一口饭吃的难民吗?

    用不好听的话说,这就是一群畜生,一群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这种人,就应该死绝!

    很快,十多木桶粥饭都分发干净了,还有一些难民没有分到,他们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猛地蹦跳起来,将碗一下砸在了那些僧人的脑袋上。

    “咔嚓!”

    碗碎了,那僧人头上依旧洁净如初,没有半点伤痕。

    “草,你们这些妖怪,这些恶僧,自己不知道吃了多少大鱼大肉,却连粥饭也不舍得给我们分!”

    “你们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

    “以为穿上这身僧袍,就是普渡天下的和尚了?”

    “你们做再多好事,也掩盖不住那颗黑心!”

    “对,你们这群妖怪,为何会不计较的施粥给我们?还不是想蛊惑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转过头来改变信仰。”

    那些难民上窜下跳,体内像是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让楚云非常困惑,先前饿的走都走不动的样子,难道真是装出来的?

    “阿弥陀佛,我们寺庙粮食也不多了,明日先停止施粥。诸位请稍安勿躁,我们一定会去再买粮食,争取早日继续施粥的。”

    那僧人双手合十,表情很是虔诚。

    “我去你妈的!”

    “你们没钱,谁信!”

    “你们这群妖怪,平时烧杀抢掠的事情没少做吧,说没钱?哭穷给谁看呢!”

    听到寺庙不再施粥了,那些难民一个个红了眼,大吼大叫,像是要把这里给拆了。

    其中一名年纪明显有些小的僧人脸色铁青,死死的咬紧牙关,抑制住自己的愤怒。

    刚才那一口唾沫,就是吐在他脸上的。

    他忍的很痛苦,表情都扭曲了,自他脑门上,逐渐生出一只小小的尖角。

    “慧心!”

    旁边的僧人看到这一幕,立刻伸手按在了他肩膀上。

    型尚突然惊醒,连续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头顶的角才逐渐退了回去。

    楚云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由得心中微惊:“这些僧人,居然都是妖兽化的!”

    王承影仿佛看穿了楚云的意图,附在楚云耳旁低声道:“魔佛宗没有任何门槛,也没有任何歧视,任何种族都可以皈依。所以,出现妖兽、异族,一点都不奇怪。”

    “妖僧,都给我去死!”

    “早点下地狱去吧!”

    无数难民捡起石子,朝这些僧人脸上扔来。

    他们无奈,只能退回寺庙中,轰然将大门紧紧关闭。

    楚云跟王承影对视一眼,身影刷的闪入了寺庙中,想要把这一切弄个清楚。

    “师兄,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们辛辛苦苦买粮食来赈灾,到头来却被他们这般羞辱。我是妖兽怎么了,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比那些道貌岸然、嘴里阿弥陀佛,私下却荒淫无度、穿金戴银的佛门和尚们好多了!”

    那年纪有些小的僧人满面通红,忍不住的咆哮道:“我们为什么要受这种气,他们不理解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讨好他们!”

    “阿弥陀佛,慧心,你忘记入宗时说过的话了?”

    另外几名僧人面无表情:“从进入魔佛宗起,你就应该有这种觉悟,有被世人误解的觉悟。”

    “慧心,我们魔佛宗所行的教义,无需跟其他人比较,做好自身,无愧于心,就够了。”

    一名僧人摸了摸慧心的脑袋,随后笑道:“开饭了,走,我们去吃饭。”

    楚云跟王承影站在空中,望着这寺庙里的和尚。

    这寺庙显然跟先前那佛门寺庙有着天壤之别,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屋子显然也常年没有翻修过了,散发着一股霉味。

    寺庙内的佛像,身上多处都出现了破损,身上镀的那层金粉,也早就掉完了。

    寺庙里的和尚,一个个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跟佛门那群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和尚显然有着云泥之别。

    他们吃得饭,也是馒头白粥,只不过比起施舍难民的粥饭,他们吃的要更稀,就像是清汤寡水,捞半天都见不得一粒米。

    楚云彻底被他们的所作所为给惊到了。

    王承影也愣了一下,耐人寻味的笑了笑:“还真是……天壤之别啊!”

    一位明显气度不凡的主持走出来,他面带微笑的望着天空之上:“两位为何在那里站着,想来作客,进来便是。”

    楚云跟王承影落在地上,上前道了句阿弥陀佛。

    “主持,你们为何这么做?”

    楚云迫不及待的问出了想问的话。

    那主持明显洞悉了楚云的意思,他面带微笑道:“两位可能对魔佛宗有些误会,我们魔佛宗可不是外面所宣传的那样,都是心思邪恶的叛僧。相反我们有着自己的教义,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按照教义来的罢了,没有什么理由。”

    “至于我们所遇到的,那都是世人愚昧,辨不清黑白罢了。我们不会怪他们,也不会解释,只会持之以恒的做,直到他们幡然醒悟。”

    主持说话之时,眉眼间闪过一抹慈祥,就像是超脱一般。

    “你们,就吃这些?”

    楚云指着主持饭碗里的清汤寡水,有些难以置信。

    “美味佳肴,清水白粥,目的都只是填饱肚子罢了,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

    主持笑着咬了一口白面馒头,反问道:“我看二位,不像是东洲人氏……”

    “我们来自中域。”

    楚云深吸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比起佛门那些和尚,魔佛宗这些才是真正的僧人。

    他们的教义,才是真正的普渡苍生,善施天下。

    “如果两位不嫌弃,过来跟我们一起用斋如何?”

    主持笑着,发出邀请。

    楚云点了点头,坐在了桌前。

    年轻和尚手脚利索的给楚云盛了一碗白粥,似是有意为之,他将大多数的米都舀到了楚云碗里。

    对王承影,也是一样的。

    至于他自己,喝着水一样的米汤,还一脸满足。

    楚云唏嘘不已,这型尚的实力至少也是玄武境。

    这种实力,放在中域,甚至都能够开宗立派当宗主了,有什么必要在这里吃苦受累?

    他们每日所讨好的难民,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生罢了。

    这些畜生在佛门僧人面前摇尾乞怜、磕破脑袋都不曾得到一块骨头,反倒在这里作威作福,嚣张不已。

    真是笑话。

    还有这主持,他给人的感觉深不可测,至少也是神通境的修为。

    他们待在这里,喝着米粥,吃着馒头,难道心里就真的没有半点怨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