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成长之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天星恒会馆来了更多观众,能够容纳十多万人的场馆满满当当,其中有不少气息恐怖的教主,足以见得他们对这次梅会四强的重视程度。

    楚云身在其列,扭头望着其余三人。

    叶誓江跟唐枫都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易离离面无表情,谁也看不透她心中在想什么。

    “梅会首名,我势在必得。”

    楚云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抹亮光,这是他的自信。

    最初,自己从无念宗出来,在众多巨大势力之下就像是反手就能镇压的蝼蚁,哪位稍不顺心就能捏死自己。

    用尽手段,才杀死了萧天辰。

    即使萧天辰在萧氏一族没有任何地位,实力也是垫底。

    后来,自己进入唐界,艰难胜过了唐熠之。

    而唐熠之,放在唐氏一族主脉少爷中,同样只是垫底罢了。

    到后面,自己跟唐东斗、跟唐润斗,跟唐耀之斗,跟萧弛斗,跟萧瑟朗斗……

    对手越来越强,自己成长的越来越快。

    时至今日,哪怕是萧聪这样的中域顶级天骄,也败在了自己手下。

    蓦然回首,才发现大部分人都好菜。

    即便是曾经自己视若高山的强敌,只需要努努力,就彻底翻过去了。

    鹰尊魏冉走上擂台,朗声道:“梅会四强战即将开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四位天骄将会在今日决出首名……”

    “四强选手两两对决,以抽签的形势展开。”

    魏冉微微笑道。

    话音落下,观众席鼎沸起来。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

    “一枚精品丹药起步,押谁会成为最终的首名。徐文豪一赔二,唐枫跟叶誓江一赔三,易离离一赔四!”

    观众席上,已经有庄家开始吆喝起来了。

    这种激烈的比赛,自然要有庄家才显得更热闹一些。

    “徐文豪怎么赔这么多啊,没看出他哪里有能耐。”

    “你蠢啊,他可是赢了萧聪,这还不叫有能耐?”

    “对,听我的,压徐文豪胜,绝对赚的你盆满钵满。”

    “滚,别听他的,押易离离。她赔率最高,一定是庄家在故意迷惑我们。”

    “……”

    各种嘈杂声音混作一团,不少人都开始下注,总而言之,压楚云的最多。

    毕竟楚云第一轮就打败萧聪,他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了最大的一匹黑马。

    萧聪跟唐枫、叶誓江都在伯仲之间,徐文豪能打败萧聪,自然也能打败叶誓江跟唐枫。

    至于易离离,大部分观众都不了解她。

    虽然模样俏美,但毕竟比赛看的是实力,不是脸蛋。

    易离离名气不大,得到轮空签后直接晋级四强,也没有展现出她本身的实力,所以不少人都不看好她。

    庄家看到所有人都在下注徐文豪,连忙哎哟哎哟的叫道:“不行不行,明眼人都能看出徐文豪必胜,一赔二太多了,我要修改赔率!”

    “赔率怎么能改!”

    “谁让你自己不看清楚的。”

    一些下注徐文豪的观众,立刻七嘴八舌的数落起来。

    庄家苦着一张脸,不断叹气:“哎,这一次真是要把裤衩都赔掉了。”

    他脸上很是苦涩,但其实心底乐开了花。

    别人不清楚,他却清楚,那位叫易离离的姑娘,拥有非常恐怖的实力,此次梅会首名十有**是她。

    萧聪、唐枫、叶誓江虽然是四大氏族的天骄,但并非顶级,根本就不够她打的。

    一直未出手的易离离,才是此次梅会实力最强的那位。

    他在心中计算着赔率,乐的合不拢嘴。

    下注易离离为首名的,百中无一。

    若是最后她能拿下首名,自己将会一下赚到近万枚精品丹药!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抽签结束。”

    魏冉看着抽签结果,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惊讶。

    楚云拿着手中的签,抬起头来,望向唐枫。

    此时此刻,唐枫也在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碰撞出激烈火花。

    楚云对唐枫。

    易离离对叶誓江。

    其实楚云对于什么样的抽签都无所谓,无论对上谁,自己目标都不会变,永远力争首名。

    若是易离离能赢,自己照样会在决赛碰上她。

    若是她赢不了叶誓江,那自己也没必要再碰上她了。

    “徐兄,我是真的不愿意碰上你……”

    唐枫苦笑连连,四强中,楚云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他宁愿去跟知根知底的叶誓江去斗。

    “抽签如此,我们只能全力以赴。”

    楚云声音低沉嘶哑,听不出任何情感来。

    易离离跟叶誓江走下擂台,坐回观众席,只留楚云跟唐枫,站在台上。

    “开始!”

    随着魏冉的声音落下,四强赛的第一场比试正式开始。

    唐枫收起所有笑容,战意激昂,眼中有精光射出。

    他知道,自己如果要夺得首名,必须要胜过面前的徐文豪。

    即便他很强,即便他打败了萧聪,自己也一定要胜过他!

    楚云施展气势,黑色斗篷无风自动,幽黑雾气充斥擂台,更显得阴沉神秘。

    两人高高跃起,各自施展手段,碰撞在一起。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在星恒会馆中响起。

    无数观众都被这股气流吹的脸色发白,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在这股气息之下,他们心底止不住的颤栗着。

    太强,实在是太强了!

    楚云跟唐枫,绝对是巅峰对决。

    万众瞩目。

    ……

    “你确定,她就在里面?”

    初凉城外的一处山坡上,站着一位脸色苍白的中年人,他表情很是狰狞,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在中年人身后,跟着四位身穿黑衣、遮脸蒙面的壮汉,听到中年人问话后,其中一人瓮声瓮气的回答道:“大人,她就在里面,只是……”

    “只是?”

    中年人眉毛一挑。

    “这初凉城是天机老人的地盘,天机老人是一位非常神秘的教主强者,我们绝对不能杀进去。”

    一位壮汉有些迟疑。

    “哼,教主又怎么样,要不是几位老祖没在这里……”

    中年人咬牙切齿,随后思索一番,开口道:“既然初凉城不能闯,那我们就在外面设计埋伏,一定要将她抓回去。这女人身上,有少主要的东西……”

    “是,大人。”

    四位壮汉同时一凛,少主点名要的,若是完不成,恐怕性命都难保。

    “嘿嘿,只需等待我妖族另外两大圣地全部出世,覆灭西荒定如探囊取物般轻松……到时以西荒为根基,反攻中域,上杀北疆,下征南海,再屠东洲……几十年后,整个太乾大陆都是我们妖族的,哈哈哈哈哈!”

    中年人狂笑不已,本就苍白的脸庞上更无血色,让人看的心中发慌。

    四名壮汉咧嘴一笑,一阵微风吹过,将他们的面巾吹起,赫然是几张妖族的脸。

    ……

    星恒会馆中。

    楚云跟唐枫的战斗仍在继续。

    “轰隆!”

    铁拳在空中形成,闪烁着噼里啪啦的电弧,将唐枫猛然击退。

    唐枫的武魂乃是一柄龙纹战枪,猛然发力,灵气不断升腾,向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去。

    “好强的气息。”

    无数观众都发出倒抽冷气的声音,唐枫实在是太强,让人无法面对他的攻伐。

    他虽然不是炼体武者,但是龙纹战枪施展起来,锐气逼人,能够轻而易举的破掉最坚硬的防御。

    被楚云击退后,唐枫深吸一口气,面不改色,依旧朝着前方暴掠而出。

    “龙战狂野!”

    唐枫手中长枪舞动,枪尖处抖出精光四射的枪芒,在天际间合并一处,朝着楚云面门猛地刺去。

    无数枪芒汇聚一起,变作凌厉的光线。

    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这一枪,就连楚云也不行。

    楚云皱紧眉头,因为不能施展大衍刀剑术,所以这场战斗束手束脚,很是难受。

    唐枫明显是从自己跟萧聪的战斗中吸取了经验,他手中长枪灵动,丝毫不给自己接近的机会,稍有破绽,长枪便猛然刺来,震撼天地。

    “要是能够施展大衍刀剑术,我怎还需要躲避。”

    楚云周身黑气升腾,那都是由灵气演化而成的,稍加控制,只见那些黑气化作利箭,噗噗噗的射出去。

    “咣当!咣当!”

    无数黑色利箭射在唐枫的龙纹战枪上,与其碰撞,想要阻挡这一枪的威力,然而压根无法做到。

    唐枫势如长虹,一往无前。

    就连躲避,都是难题。

    “那就硬撼!”

    楚云心中也有脾气,就算我无法施展武魂,也不会有所畏惧。

    “崩天造化拳!”

    楚云心中默念,浑厚的气息开始鸣叫,拳印猛地打出,绽放出浓郁的蛮荒气息。

    经过三元之灵的强化后,楚云整体实力上升了数个台阶,就算硬接这一枪,也顶多只是收点小伤罢了。

    “轰隆!”

    这一拳的威力,震撼天地。

    整个星恒会馆都在摇晃着,冲击波朝着四周扩散。

    魏冉见状,立刻出手,反手一掌,释放出笼罩天地的灵气,将这股冲击波硬生生的抵消了。

    一般武者在擂台上对战,都会有更强的强者担任裁判。

    判定胜负的同时,还能抑制擂台上时不时传来的冲击波,以免误伤观众。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梅会乃是中域顶尖天骄都会参加的盛会,请来鹰尊魏冉做裁判,也就不意外了。

    “好大的力气。”

    魏冉将冲击波抵消后,感觉手腕微微有些发抖,不由得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

    楚云这一拳的力量,实在超乎想象。

    “这小子身上的秘密真是多,还有,这斗篷下究竟隐藏着一张怎样的脸?”

    魏冉不由得陷入沉思。

    徐文豪这名字,以前从没听说过。

    看他身上的气息也不像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反而像是浸淫尸山血海多年的杀神。

    他的天赋,堪称中域顶尖,加上风格如此鲜明,不应该没有听说过他。

    除非,他用的是假的名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