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不如,拿下四会首名(5/10)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精品灵兵,丝毫做不得假。

    赵衫在震惊之余,也有些气愤,他绞尽脑汁的想要从这上面挑出毛病,可无论他怎么挑,都找不出来。

    这是精品灵兵,比冷康炼制的那件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不,应该说两者压根就不应该放在一个层次上来对比。

    无论从威力、价值、形状等各个方面来看,楚云炼制的这根精品箭矢,都能堪称顶尖。

    毫无瑕疵。

    就算再多人上来挑刺,都找不出任何的瑕疵来。

    冷康炼制的上品灵兵,跟这精品灵兵比起来,就是垃圾、破铜烂铁。

    不,或许连破铜烂铁都不如。

    赵衫深吸好几口气,他不想接受。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接受。

    看到赵衫愣在那里,楚云不由得挪揄道:“我说赵大师,拙作可还入您法眼?如果您实在拿不准的话,可以请全场观众来评判!”

    评判,还有什么好评判的?

    冷康炼制的那根羽箭,已经被楚云所炼制的箭矢给撞碎了。

    孰优孰劣,简直一眼就能看出来。

    甚至,连比都不用比。

    就算一个瞎子站在这里,都知道谁炼制的灵兵更加优秀。

    现场观众在沉寂一会后,皆都发出嘘声。

    结果到底如何,赵衫也不公布,就这么使劲吊人胃口,也难怪这些观众着急。

    冷康表情呆滞,过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脸庞扭曲,忍不住的咆哮道:“精品灵兵,绝不可能,就连我爹想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出精品灵兵都是天方夜谭,你一个没有什么来路的小子,凭什么能炼制出精品灵兵?”

    冷康的父亲,是冷家家主冷武,也是数量极少的炼器宗师之一,在炼器师圈子里的威望极高。

    连他父亲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个无名小子怎么可能做到?

    冷康必须反驳,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得反驳。

    不然的话,岂不是啪啪打自己的脸吗?

    赛前他还说了,比不比其实都没什么意思,反正最后首名一定是他的。

    谁能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直接拿出精品灵兵,反转局面。

    他感觉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疼。

    一个时辰,打造出精品灵兵,别说在场这批选手了,就连炼器宗师不一定能够完成。

    冷康的父亲冷武就是炼器宗师,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些。

    赵衫拿着黑色箭矢,浑身颤抖,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再度确认道:“的确是精品灵兵,这个……做不的伪……”

    的确做不得伪,能够轻易击碎上品灵兵的,怎么说也至少是精品灵兵。

    赵衫的声音不大,因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随着他话音落下,不少选手都惊呆了。

    “能打造出精品灵兵,还有什么必要来参加竹会?”

    “打造出精品灵兵的,哪一位不是在圈内鼎鼎有名的宗师?这小子是谁,听都没听说过。”

    “炼药大师都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熬炼出唤灵液!”

    “可别说炼器宗师了,就算真有宗师在这里,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出精品灵兵啊!”

    不少选手面面相觑,事情越来越离谱了。

    冷康脸色铁青,嘴里不断重复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是个非常傲气的天才,从小生在冷家,骄生惯养,加上炼器天赋非常惊人,所以自幼就养成目中无人的性格。

    无论任何时候,冷康都希望自己是绝对焦点,他不允许风头被人比下去!

    “快点评判啊,这箭矢到底如何!”

    “快说啊!”

    一些观众忍不住的开始催了。

    赵衫表情有些难看:“这是货真价实的精品灵兵,而且还是精品中的精品!实话实说,就算是炼器宗师都很难达到这样的程度,更别提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出来。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的声音很是艰难,这些话他压根不想说出来,但出于职责,还是说了个清楚。

    身为一个炼器师,对灵兵应当保持最基本的敬畏。

    是好的,就是好的。

    是坏的,就是坏的。

    不能够夹杂着个人情绪去辨认。

    “这叫黑狱箭,内蕴数十种邪气,在刺入体内的瞬间能够全部爆发出来。按照品级来将,实属精品中的精品,其实就是因为材料所限罢了。想要射出这黑狱箭,至少也需要精品灵兵级别的巨弓,看你半天也蹦不出半个字,我就替你解释一下吧。”

    楚云微微一笑,满脸淡然。

    话音落下之后,赵衫的表情更难看了。

    他一个炼器大师,居然被如此质疑,放在平时,可是要直接勃然大怒的。

    但是这次,他实在找不到由头发火。

    “直接宣布首名归属吧,我没这么多时间在这儿陪你们耗。”

    楚云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对这一切看的很轻。

    “如果不是作弊,老子把剑给吞了。”

    “我……我特么把炼器的铁水喝下去!”

    “太夸张了,这连宗师都做不到啊。”

    冷康的一些跟班说话酸溜溜的,目的只有一个,怎么都不相信楚云能做到。

    面对这些人的质问,楚云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早就料到自己的手段会造成惊世骇俗的效果,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的淡定。

    “如果赵大师怀疑我,可以立刻来鉴定这精品灵兵是不是刚打造出来的,以您的水平,应该能一眼看出来吧?在竹会上,我肯定不敢偷奸耍滑,这黑狱箭确实出自我手,我也懒得在这里跟你们消磨嘴皮功夫。我是不是首名,想来大家心中已经有数了!”

    说完这些后,楚云淡然一笑,眼神很有深意的看了冷康一眼,旋即转身走下擂台。

    “哦对了,鉴定完后,记得把黑狱箭给我送回来。”

    最后这句话,气的赵衫浑身颤抖。

    以他的目力一眼就能看出,这黑狱箭距离打造出来不会超过一炷香的时间。

    就算想要否决,也没有办法,只能强忍着开口道:“首名是……”

    “等等!”

    赵衫话音未落,被冷康打断。

    只见冷康表情狰狞,浑身颤抖,嘶声吼道:“不可能,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啊,我不相信!我不信!”

    “冷少,你那骄人的炼器天赋,在我眼中连屁都不如。居然还在这里臭显摆,真是不嫌丢脸啊!”

    楚云悠悠的说道。

    这一刻,他心中极度畅快。

    塔灵说的果真不错,在他最引以为傲的领域打脸,确实比揍他一顿更爽、更痛快!

    楚云这个时候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

    但他知道,打脸还尚未结束。

    最后发放奖励之时,自己上去领奖,将所有身份一一揭穿,那才是对冷康最有力的一巴掌!

    甚至,都不用说多余的话。

    光是想一想,就痛快得很。

    “梅兰竹菊其中的梅会、竹会、菊会,你都拿下了首名,不如把兰会也拿了算了。”

    塔灵似乎知晓楚云的心思,再度推波助澜,循循善诱。

    这话一出,就像是勾人的小妖精,令楚云心痒难耐。

    原本楚云心中就有此意,闻言不由得笑道:“那还是老办法,你来帮我。”

    “我操控你的身体太费心神,大材小用。待会我随便告诉你一个配方,你将药材一股脑丢到鼎炉中,便能成丹。”

    塔灵说道。

    “这样也好。”

    楚云眼前一亮。

    他自己本身也有轻微的强迫症,反正四君子会中的三会自己都拿下首名,那不如顺手把最后的兰会也拿下。

    最后发放奖励之时,当众人发现四君子会的四位首名同属一人之后,那将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怕是整个星恒会馆,都要被掀翻吧?

    想到这里,楚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砰砰砰!”

    外面响起敲门声。

    楚云推门一看,正是赵衫。

    如今的赵衫,一脸堆笑,手里捧着黑狱箭:“宋公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有些对不住的地方,还请见谅。”

    赵衫这一会时间也想通了,楚云背后肯定站着实力超强的炼器宗师,否则年纪轻轻,谁能教他炼制出精品灵兵?

    有些前辈就喜欢隐居山林,过着低调的生活,这位“宋枉”极有可能就是那些前辈的弟子。

    后面他由仔细研究了一下黑狱箭,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以他的眼界,甚至看不出里面更高深的东西,只能看出此物非常精致,乃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说明,“宋枉”在炼器上的造诣,甚至比自己这位大师还要高。

    极有可能,已经进入宗师之境。

    想到这里,赵衫再也不敢怠慢,立刻恭敬的前来送回黑狱箭。

    顺便给人道歉,说不定能结上一份善缘。

    楚云哈哈一笑,结果黑狱箭,倒也显得大气:“赵大师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只是单纯看不惯那冷康,所以出手让他长长见识罢了。跟其他人,倒是没什么仇怨。”

    听到这里,赵衫不由得露出苦笑。

    果然,最麻烦的来了。

    自己跟冷康的父亲冷武乃是好友,面前这位得罪不起的宋公子居然是看不惯冷康才出手的。

    这两边自己哪个都不能得罪,还是继续保持中立吧。

    “冷少的确脾气坏了些,但人还是不错,非常仗义……你们若是化干戈为玉帛,或许还能成为朋友……”

    赵衫绞尽脑汁想说一些冷康的好话,发现半天都憋不出几个字来。

    这位冷少,还真是让人夸都没法夸。

    “莫要说了,他还不配跟我相提并论。”

    楚云一摆手,有些不耐烦。

    他参加竹会的目的就是打冷康的脸,化干戈为玉帛,扯淡!

    赵衫听到这里,只能继续报以苦笑。

    这话虽然狂妄了一些,但却是实打实的啊!

    如果“宋公子”是一位青年宗师的话,那冷少还真不配给人家提鞋。

    再加上背后的那些前辈,就更恐怖了。

    闲聊几句后,赵衫找理由退下了。

    楚云扭过头来,望着房间中昏迷的三人,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抱歉了各位,等到四君子会结束后,我会对你们进行补偿的。”

    昏迷最久的自然是徐文豪了,还有宋枉,以及刚刚被楚云用板砖打昏的吴长青。

    楚云利用遮天面巾,作出另一番装扮,气质截然不同,旋即举步走出长廊。

    选手席,其他选手都已经在准备了。

    只有唐诗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云心中暗道有趣,不由得走上前去,故意坐在了唐诗身旁。

    谁料唐诗突然扭头望着楚云,俏脸含嗔,目光中带着说不出的幽怨:“你到底玩够了没有啊?”

    作者拓跋流云说:作者不习惯灌水,写书经常会一口气写很多,回首才发现这一章的字数快抵得上别人两章了。从早晨七点坐在电脑前,除了晚上吃了顿饭,喝了几杯水外,一天没离开电脑。我真的努力了,可只写出五章来。老读者应该知道,我习惯每一章字数比别人多二分之一,别人一章两千字,我一章三千字,偶尔三千五,甚至四千。说起来,我真的没比别人少用功。别人更新看着多,可每天的总字数真还不如我多。这一章字数接近四千,希望大家看的开心。没完成十更的承诺,我很遗憾。明天,会继续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