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决出四会首名(7/10)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这次发挥堪称完美,超越自身极限,但唐诗心中非常清楚,首名依旧还是楚云的。

    “只是不知道,老师会炼制出来什么样的丹药,希望不要太惊世骇俗才好……”

    唐诗这般想着,老师的性格她是清楚的,本身就不喜欢安分,若是心情一好,炼制出一枚极品丹药,那可就真的震惊中域了。

    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出极品丹药来,就连身为裁判的袁水彤都做不到。

    袁水彤接过丹药,仔细一看,不由得眼前一亮。

    “此丹名为五行凝气丹,在精品丹药中实属不错了。我真没想到,能有选手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炼制出精品丹药来,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

    袁水彤显然对唐诗的发挥极为满意,自然嘴上免不了多夸了几句:“单论这一枚五行凝气丹来说,就算比起那些资深的炼药大师来,都不遑多让。不仅纯度够高,而且速度够快……请问,你尊师哪位?”

    说到后面,袁水彤显然已经生出爱才之心了。

    如果对方是哪位宗师之徒的话,那就算了,若不是,自己完全有机会收她为徒。

    以自己的身份实力,想来她应该不会拒绝。

    听到袁水彤这般话语,无数观众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对丹药大都是一知半解,但也从袁水彤口中所得知,唐诗做的非常不错。

    “家师一向低调,不让我向外透露她的名讳。”

    唐诗可爱一笑,很是吸引眼球。

    “原来如此,想来应该是哪位隐居山林的宗师吧,怪不得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天才。保持这种势头,以后问鼎宗师只是时间问题!”

    袁水彤点头,对此并不奇怪。

    这样的天才,若是没有老师教导,那才真是奇迹!

    观众哗然,袁水彤在中域中可是排名前三的炼丹宗师,就连她都这么夸赞,可想而知唐诗的发挥有多么精彩。

    果然,天才就是天才。

    五行凝气丹的炼制起来并不麻烦,但难就难在五行上。

    只有掌控力足够出色的炼丹师,才能完美契合五行。

    一个不契合五行的凝气丹,药效并不算强,

    看来唐诗这枚五行凝气丹不仅契合五行,而且纯度远远乎想象。

    “如果连你都拿不下首名的话,那只能说这次选手中天骄真的很多。”

    袁水彤不由得深深感慨,此刻那檀香已经快要燃烧殆尽了,其他选手应该也快要出来了。

    唐诗轻轻点头,随后闭上双眼,温养心神。

    她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炼制出五行凝气丹,算是超常发挥,心神很是疲劳,必须要用一段时间来休养生息。

    没办法,这就是过度透支精神力的后果。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断有炼丹师从房屋里面走出。

    起初,大家都是非常兴奋的将丹药交给袁水彤,甚至还有一些选手信心满满。

    可当他们听说唐诗所炼制的是一枚五行凝气丹后,脸上的笑容就彻底僵住了。

    虽然早就知道有人炼制出精品丹药,但如此巨大的差距,还是令他们感受到深深的挫败。

    能炼制出精品丹药,那基本已经是炼丹大师了。

    你一个炼丹大师跟我们共同竞赛,那谁能胜过你?

    很快,二十四位选手全部走出房间。

    除去唐诗炼制出了精品丹药外,其他选手都是上品丹药。

    压根比都不用比,结果显而易见。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唐诗就是首名。

    然而唐诗却并不这么想,她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最后一处房间:“还没出来么?”

    “还有一人没出来。”

    有眼尖的观众发现,台上仅有二十四位选手,还有一个房间始终安静。

    袁水彤扭头一看,那檀香即将燃烧殆尽。

    就在檀香即将烧完之前,房间的门被推开,楚云从其中走出。

    “又是一个蒙面的家伙,怎么近来出风头的都是蒙面人?”

    有选手心中默默地想着。

    先前的梅会、菊会、兰会,都是蒙面人拿下首名,此次不会也这么巧吧?

    楚云哈欠连天,走上前来,将手中丹药递给袁水彤。

    袁水彤并不在意,很是敷衍的低头看去。

    毕竟这房间压根连丹芒都没有,根本就没有悬念。

    然而袁水彤目光刚落在上面,就一下被吸引住了。

    这是……

    袁水彤毕竟是炼丹宗师,只是一眼就辨认出,手中丹药的名字。

    金髓丹!

    拥有强筋壮骨功效的金髓丹!

    看到这里,袁水彤不由得大吃一惊。

    金髓丹是精品丹药中较为难炼的一种,论起难度,甚至还要在五行凝气丹之上。

    孰优孰劣,只要不瞎的人都能看出。

    可是,可是这小子的房间完全没有任何声息啊,难道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炼制出来了?

    唐诗看了一眼袁水彤手中的丹药,不由得微微一笑。

    金髓丹。

    看来自己这位老师一出手,还真是非同凡响啊。

    深吸一口气,袁水彤开口道:“看来是我走眼了,没想到我们这些选手中,居然隐藏着第二位炼丹大师!”

    此言一出,无数选手纷纷皆惊。

    十多万观众全都惊讶无比,这最后出来的家伙,难不成也是炼药大师?

    “这丹药……”

    袁水彤深深看了楚云一眼,旋即举起丹药道:“金髓丹,能够强筋壮骨的金髓丹,哪怕是先天残疾,服用此丹后,都能成为体魄健壮的武者。论起价值和难度,要在五行凝气丹之上!”

    “哗!”

    全场观众再次哗然。

    又是一枚精品丹药。

    还真又是一位炼丹大师啊!

    “这……不会是作假吧?譬如提前把丹药放在空间戒指中,然后当成炼制的丹药上交……”

    有一位青年,明显不服气,双眼死死盯着楚云。

    此话一出,众多选手眼神全部变的古怪起来。

    说这话,不是放屁吗?

    这丹药是不是新炼制出来的,难道袁宗师还没你懂?

    什么最难作假?

    众所周知,刚炼制出来的丹药,最难作假!

    丹药刚炼制出来,会附带一抹炉火气息,往往会持续一两个时辰,才会慢慢消散。

    这炉火气息对于丹药没有半点影响,但却能轻易的判断出它是否刚刚炼制出来的。

    这金髓丹,哪怕隔着上百米,都能嗅到上面的炉火气息。

    别说是袁水彤这样的宗师了,哪怕随便一名炼丹师都能看出,这金髓丹是刚炼制出来的!

    “袁宗师,那到底谁是首名啊!”

    有观众耐不住性子叫道。

    “对啊,到底谁是首名?”

    有人开口,紧接着众人开始起哄。

    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两枚精品丹药,到底谁更珍贵一些。

    袁水彤毫不犹豫的说道:“这金髓丹珠圆玉润,浑然天成,炼制手法乃我生平未见。别的不敢肯定,论起见识跟火候的掌控力,这金髓丹要远胜五行凝气丹!所以,首名的归属,理应是他的!”

    说完,袁水彤伸手指向楚云。

    楚云一脸悠然自得,对这结果毫不意外。

    唐诗也是翘起嘴角,低声凑在楚云耳旁说道:“恭喜你啊,史无前例的拿下四会之首。”

    楚云正准备谦虚两句,谁料唐诗接着说道:“这兰会首名本应是我的,你给我夺走了,回唐界后一定要补偿我。”

    “补偿,肉偿行吗?”

    楚云挠了挠头,开口打趣道。

    唐诗闻言,又惊又喜,只是声音中依然难言羞涩:“若是你愿意,那我吃点亏也勉强可以接受。”

    看她那样子,哪像是有半点吃亏。

    台下一些眼尖的人,将这些看在眼底,心底忍不住的泛酸。

    不仅拿下首名,而且还能跟美人这般亲近,真是羡煞旁人。

    听到袁水彤宣布首名归属后,所有观众在停顿几秒后,爆出海浪般的欢呼声。

    虽然称不上众望所归,但楚云还是给众人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赛后,丹药悉数归还。”

    袁水彤将丹药分别递回去。

    楚云拿过金髓丹,淡然笑道:“这丹药我留着没用,便赠给有缘人。”

    语罢,他随手一丢,丹药朝着人堆中飞去。

    唐诗见状,也学着他的模样,将五行凝气丹扔入人群中,再度引得观众欢呼不已。

    气度。

    这才叫气度。

    周围那些选手看在眼里,不由得心服口服。

    拿到首名,对人家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压根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怕早就欣喜若狂了。

    此次,袁水彤甚至没有询问楚云的老师是谁。

    能教出这样的弟子,她自愧不如。

    随着兰会结束,四君子会也即将落幕。

    按照规则,四会的四位首名将会站在擂台上,接受众人膜拜,而后领奖。

    菊会的奖励是一枚破碎的上古秘纹。

    梅会的奖励是得到一次请天机老人推演的机会。

    竹会的奖励是一柄铁锤——精于锻造的极品灵兵。

    兰会的奖励是三枚极品丹药。

    ……

    所有选手全部坐回选手席,跟观众一同期待着。

    鹰尊魏冉、炼丹宗师袁水彤、秘纹宗师姜维、书潜以及炼器大师赵衫,这些人也都坐在下面,满怀期待。

    观众席中,更是有数位教主强者。

    就连刘瑞阳也在等待。

    四会首名,代表着四个领域的巅峰天骄。

    无论哪一位,以后前途都将不可限量。

    给四会首名发放奖励的,正是先前表演琴棋书画的四位女子。

    她们站在台上,惊艳才绝,或婉约、或温柔、或热情……完全就是四个截然不同的美景,让人心中不由得浮起阵阵涟漪。

    只是,等了许久,都不见四会首名上台领奖。

    “咦,他们人呢?”

    “怎么还不过来?”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少观众翘首以盼,四会首名迟迟不出现,让人心中很是焦急。

    就在此时,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从长廊走出,径直走向台上。

    他模样英俊,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