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四羊方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云目露凶光,这四羊方尊带着沉重的气息,就如同高山压下,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狂猛力道。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再承受一击的话,自己势必要身受重伤。

    这老者乃是羽化境教主级别的存在,他手持重宝,一旦砸下,堪比陨石降落,发出震耳轰鸣。

    “我肉身虽强,但也扛不住这种程度的撞击……”

    楚云心中凛然,见到那四羊方尊再次砸下,他不敢有所保留,从空间戒指中陡然摸出一个小瓶,快速拔开瓶塞,将瓶口对着那老者。

    “轰隆!”

    一声巨响,只见从里面涌出大量森然的白色泉水,铺天盖地。

    正是死泉水。

    只听滋啦一声,虚空被硬生生撕开一条恐怖裂缝,死泉水眨眼席卷而去,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将老者笼罩在其中。

    “啊!”

    那老者只感觉浑身剧痛,像是被冰冷透体的火焰灼烧一样,跗骨的难受。

    那种万虫噬心的感觉,迫使他尖叫出声,双手一松,四羊方尊失去准头,轰然砸在楚云身旁五米处。

    大地一阵摇晃,只见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足有十多米深。

    四羊方尊稳稳的落在深坑底部,巍峨不动。

    “这是什么东西?”

    那老者疯狂的咆哮着,浑身皮肤被腐蚀、被灼烧,只是眨眼间,他一双手臂被腐蚀的就只剩下森然白骨了。

    死泉水的威力极强,只是一滴就差点将当初的自己给灭杀。

    尤其是这个小瓶中,更是存储着整个死泉所有的死泉水,换算下来,何止千百万滴?

    如此众多的死泉水加在一起,就算是教主级别的强者也只能饮恨当场!

    “好痛啊!小畜生,你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那老者疼的浑身发颤,差点昏迷过去,不由得嘶声咆哮道:“老三老四,救我!快来救我!”

    话音落下,死泉水再度腐蚀,将他两条胳膊彻底融化。

    看那趋势,居然要朝着脖子上蔓延而去了。

    “二哥!”

    正在跟大圣厮杀的两位老者见状,瞳孔瞬间收缩,忍不住的就朝着这边冲来。

    大圣猛地挥动棒子,将其中一人砸在地上,一脸的蔑视:“怎么,当我不存在?”

    楚云强忍着五脏六腑裂开的剧痛,身影一闪来到深坑中,将那四羊方尊拿起,眨眼收入空间戒指中。

    “啊啊啊啊啊啊!那是狼王的赏赐,是我家族的至宝,你居然敢……”

    小王爷看到这一幕,气的吐血,脸庞铁青。

    楚云淡然一笑,他才不管这是什么东西,反正只要是宝物,我就给你抢过来。

    易离离看的有些发懵,刚才楚云祭出的小瓶是什么,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救我,救我啊……”

    那老者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气若游丝,让人彻底听不见了。

    身材瘦削的老者,如今彻底化作一堆白骨,虽然生命气息全无,但嘴巴仍在一张一合,很是恐怖。

    死泉水逐渐从他身上滴落,涌回到了楚云的小瓶之中。

    楚云盖上瓶塞,稍一摇晃,不由得惊了一下。

    这小瓶里的死泉水,居然少了十分之一。

    看来,只要数量足够,死泉水照样能将羽化境教主给灭杀。

    这老者只是羽化境一重,就耗费了自己十分之一的死泉水,如果遇到强敌,怕是这一瓶死泉水很快就耗光了。

    不过楚云倒也不心疼,这种消耗品,本来就是要用的。

    一直不舍得用,那他的意义何在?

    当初在牟星城对付罗晓的时候,楚云一直藏着掖着,没有把死泉水暴露出来。

    若是被罗晓知道死泉水在自己身上,一定会不死不休。

    死泉水并算不上什么,但这是一个引子。

    自己拥有死泉水,则代表着当初在死泉下出手抢夺天秘玄阵册的人,正是自己。

    罗晓是不世出的秘纹天才,他非常渴求的想要得到天秘玄阵册,那东西一旦到手,他的战力将会成倍提升。

    一些以攻击杀伐手段为主的秘纹大阵,若是施展出威力来,简直不可想象。

    但是这里是北疆,就算自己祭出死泉水,也不怕别人认出来。

    “二哥!”

    那两位老者眼泪涌出,口中发出嘶吼。

    他们心中,说不出的愤怒。

    “都给我闭嘴!”

    大圣手中速度飞快,棍子一左一右抽在两位老者嘴上,将他们牙齿打掉好几颗,一嘴的血沫子。

    两位老者哇的大叫,捂住嘴巴,满脸怨毒。

    “必须要走了,要护得小王爷的周全!”

    两位老者眼神交集,虽然心中很是愤怒,但此刻还是要冷静下来,以大局为重。

    “四羊方尊怎么办?”

    老四表情有些狰狞:“那可是狼王赏赐给王爷的东西,若是弄丢,王爷饶不了我们……”

    “顾不上这么多了,再留下去,不仅你我要死,小王爷也逃不掉。”

    老三狂吼一声,随后身影冲上前去,一把携起小王爷,带着他疯狂的朝着天际处冲去。

    老四紧随其后,再也不敢多做任何停留。

    四羊方尊虽好,但还是性命最重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怎么把他们放跑了?”

    楚云深吸一口气,体内热流调理着伤势,五脏六腑上的伤口被丝丝修复。

    “我佛慈悲,得饶人处且饶人。”

    大圣咧嘴一笑,对此毫不在意。

    这些家伙算不上强,那小王爷只有神通境六重,三位老者也只是羽化境一重罢了,就算放走,也不会有太大威胁。

    “毒牙收起来了没有?”

    楚云扭头,问易离离。

    易离离正在走神中,听到楚云问询,立刻点头:“都收起来了,一共两颗,应该够用了。”

    “好,那你赶紧回去吧,你老师的毒要紧。”

    楚云点头,准备就此分道扬镳了。

    自己跟大圣,还要继续留在北疆一段时间。

    “你们,不回去吗?”

    易离离美眸中露出惊讶,不明白楚云为什么要继续留在这里。

    “我们想留在北疆历练一段时间。”

    楚云倒也没有瞒着易离离,直接交代清楚:“帮你来拿毒牙,也只是顺手而为之罢了。”

    大圣满脸坏笑着走到易离离身旁,凑在她耳旁说道:“楚云这小子就是面冷心热,他之所以不跟你一起走,是要跟我去一起追杀那些人,这样才能避免他们反着追寻你的踪迹,找你报仇。你千万不要声张,你要是说出来,他会很没面子的……”

    楚云一头雾水,不明白大圣凑在那里说个什么劲。

    不过看他的眼神,显然就是不怀好意。

    “是这样?”

    易离离一阵恍然失神,这么多年除去她的老师外,从来没有别人这么关怀她。

    没想到,楚云表面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心思如此细腻。

    想到这里,易离离心中不知怎么地,突然鼓起勇气,蜻蜓点水般亲在了楚云脸颊上。

    随后,她飞也似的,转身就走。

    她的耳根,以及俏脸,羞得通红。

    楚云只感觉一团柔软印在脸颊上,有些湿润。

    接着,就只看到易离离的身影越来越远。

    天空中,只有一句话久久不散:“以身相许我做不到,但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有肌肤之亲。楚云,谢谢你!”

    楚云置若罔闻,嘴里不由得嘟哝了一句:“这小妮子,犯什么病啊……”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亲也不亲我嘴上,亲我脸上干嘛!

    大圣一脸贼笑,优哉游哉的从远处走来:“小子,老子给你的神助攻,如何?”

    “看你那副贱样,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楚云冷哼一声,想都不用想,大圣这厮铁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为了找个女人和你交配,我甚至不惜撒下弥天大谎,阿弥陀佛,亏我这么帮你,罪过罪过。”

    大圣气的直跳脚。

    ……

    “小王爷,先把丹药服下!”

    老三奔袭出去万里之遥后,将青年放下,伸手拿出一枚丹药,喂入他的口中。

    青年吃下丹药后,气色明显好了不少,他攥紧拳头,声音发颤道:“四羊方尊,那可是父亲的四羊方尊啊……”

    “小王爷莫要动怒,我们会把四羊方尊抢回来的……”

    老三说到这里,不由得鼻子一酸。

    二哥死得好惨,只剩下一堆尸骨。

    那小子,真是该杀,该杀啊!

    老四也是表情黯然,如果不是小王爷蛮横的出手想要抢夺狂银之蟒,二哥也不会死。

    不过说这些也没用,自己的职责是护好小王爷。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只有不死不休了。

    “等回府上后,我一定要把这些禀报父亲……绝对要把那小子抓回来,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小王爷目露阴狠怨毒,他身份娇贵,很少吃亏,如今承受这般屈辱,自然巴不得早点找回场子。

    “那小子的境界跟小王爷差不多,他手中那个玉瓶倒是一件凶器。真正棘手的不是这些,而是那只穿佛衣的猴子!”

    老三咬牙切齿,一想到那猴子,他就气得浑身哆嗦。

    一口牙齿,被那猴子一棒子打掉四五颗,满嘴是血,就连说话都漏风。

    这个仇,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