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都出来吧。

    这四个字,令在场无数强者一惊。

    他不是只有一条真龙吗,所谓的都出来吧,又是何意?

    “嗷嗷嗷!”

    一声龙吼,无尽的龙威释放而出,就像是震撼人心的乐章,在虚空之中奏响,肉眼可见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冲去,空气如同水面,掀起阵阵波澜。

    所有羽化境教主皆都感受到这股气势的冲击,不由得表情一变。

    真龙,要出来了!

    只见一条鳞片发青,身如长蛇的真龙从通道中冲出,翱翔于九天之上。

    身似蛇,角似鹿,带动缭绕的云雾,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好强!”

    宋南深吸一口气,只感觉心中庆幸无比。

    幸亏自己提前请求狼王前来,否则仅凭自己的实力,能否敌得过这条真龙还得另说。

    不过现在,连狼王都亲自到场,这小子即使插翅也难飞了!

    虚空上的双头金狼,也就是给狼王拉马车的那妖兽,看到三千出现后,顿时匍匐在地,呜呜的叫着。

    论起血脉、论起气息,真龙是妖兽中绝对的皇者!

    这双头金狼只有跪地求饶的份。

    就在这时,又有一位秃顶的一字眉老者从通道里钻出,骂骂咧咧道:“我倒要看看谁他吗这么不长眼,连主人都敢惹!”

    “在北疆,我三目族谁都不惧,容我冲锋在前,杀出一条血路来!”

    三目族的壮汉咧嘴一笑,紧随其后。

    无心教主身穿黑袍,身上透着佛光,一步登天。

    紧接着,一位又一位教主强者,从通道中钻出。

    气息强横,数量不断。

    “谁敢欺负主人?”

    “吗的,先过老子这一关!”

    “呵呵,好大的阵仗,待会老夫要找最能打的战上一通!”

    “真以为我们是吃干饭的?”

    “一群乌合之众。”

    每一个强者从地下通道中出来之后,都要大喝一声,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他们本就是桀骜不驯之辈,如今隔了数百年,才重返太乾大陆,自然高调的很。

    恨不得向全大陆宣扬,老子又回来了!

    “这,这……”

    外面所有人都看呆了,眼神呆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仅有人族强者,还有很多异族强者。

    背生双翼的翼族、双头四臂的双头人族、长有尖嘴的飞禽族……

    一位接着一位的强者,散发着恐怖绝伦的气息,从通道钻出之后,就站在真龙三千的身后,俨然一副小弟的做派。

    有些族群,分明早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如今居然还在。

    至于楚云,则是抱着肩膀站在那里。

    在他背后,乃是一条真龙,以及数十位羽化境强者。

    正所谓,战斗还未开始,先比拼的就是气势。

    这般浩瀚的阵仗,单从气势上而言,已经彻底压倒了夜狼王国这群人。

    狼王瞪大双眼,他经历过无数场战斗,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

    这么多强者,是从哪蹦出来的?

    “……”

    外面参与围堵楚云的羽化境教主,全部傻眼。

    对方的数量,怎么感觉比自己还要多?

    不仅数量上占据上风,就连综合实力上也是更强。

    还有,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好几个缺胳膊瘸腿残疾人,虽然身体残缺,但是灵气浓郁,站在虚空之上熠熠生辉,不像容易对付之辈。

    尤其是那个秃顶老头子,长着一字眉,面庞邪恶,浑身散发着滔天血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生有三只眼的壮汉,是三目族的不错,可三目族不是早就与世无争了吗?

    还有那背生双翼的家伙,很符合翼族的特征。

    居然还有身穿黑袍的和尚,怒目而视,就像是金刚一样,不好对付。

    实在是太奇葩了。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突然,狼王身旁有位太监表情大变,忍不住的大叫道:“狼王快看,那位浑身散发着血气的老人,像不像太上王的干爹?”

    太上王,是当今狼王的父亲,也是上一任狼王。

    这太监曾经服侍过太上王,见多识广,眼力见非常不一般。

    秃顶老者出来的瞬间,他就皱紧眉头,总感觉这人有些熟悉。

    突然他脑海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存在。

    太上王的干爹!

    实力恐怖无匹的血煞教主!

    血煞教主的武魂乃是血煞之旗,天级五品的强大武魂。

    肆意挥洒间,方圆数十里没有活物,无数生灵被血光吞噬,半点气息都不留下。

    当年,他还只是一个小太监,太上王在位之时,对血煞教主极其恭敬,为表心中敬意,尊为干爹。

    那时的血煞教主,乃是北疆的超级天才,最强存在之一,说不出的神采飞扬。

    因为行事桀骜不驯,树敌无数。

    但太上王却对他言听计从,不敢有任何不恭。

    传闻,血煞教主救过太上王的命,也教过太上王很多东西,所以才有这般地位。

    不管怎么说,他曾经都是一方无敌的存在。

    狼王闻言,心中顿时一凛,想也不想的望向血煞教主。

    血煞教主哼了两声,盯着狼王,抓了抓秃顶的脑门,破口大骂道:“你这小崽子的名字老夫倒是不记得了,当年在老夫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居然也继任狼王了?你那没出息的老爹呢,让他滚出来见老夫!”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狼王身躯一颤,瞳孔中闪过一抹惊恐。

    这是发自内心的惊恐。

    他在幼年时期,可被血煞教主给揍的不轻。

    那时他正处叛逆,又深得狼王宠爱,谁都不服,惹出不少祸事。

    血煞教主待在皇宫中,平时闲着没事做,就抓他来揍。

    一天揍三五次,打的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偏偏父王还不敢管,连一句劝的话都不敢说。

    这种噩梦持续了将近十年。

    血煞教主一次久出未归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真……真的是他!”

    狼王惊恐无比,后退数步,只感觉屁股生疼。

    这是看到血煞教主后的本能反应。

    他堂堂一位狼王,居然有过这般悲惨的童年,若是传出去,定然会被人笑掉大牙。

    “吗的,你是不是还想被老子揍屁股!”

    血煞教主见狼王没有反应,不由得再度大骂。

    “干……干爷爷……”

    狼王声音嘶哑,只觉羞愧难当,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作者拓跋流云说:在火车上写完最后一章,总算松了口气。没有失约。求鲜花!求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