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都是误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狼王根本不想当众承认这段关系,但是血煞教主就站在那里,气息滔天,让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就算狼王再怎么回避,都无法回避这个事实。

    血煞教主眼皮一翻,没好气的说道:“哟,这不还记着我么,没有忘本啊。”

    狼王脸庞通红,低声说道:“干爷爷这些年中都去了哪里?可让父亲一阵好找……”

    “行了,别扯那么多有的没的,我发现你这小崽子做上狼王之后,可比你老爹嚣张多了。连我的主人都敢围堵,嘿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血煞教主咧嘴一笑,随后摆手道:“让你老爹出来跟我说话!”

    狼王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干爷爷,父亲早在几十年前便驾鹤西去。他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再见您老一眼……”

    “吗的,这小崽子居然死这么快!”

    血煞教主语气有些深沉,像是想起旧事,不由得长长叹息一声。

    “对了,刚才您老说什么?主人?”

    狼王突然想到,不由得双目圆睁。

    血煞教主点头,指着楚云道:“这位,就是我的主人,但凡你要是有一点理智,就应该早早退去,不要在绝路上越走越远。”

    狼王瞳孔剧烈收缩,眼神重新落在楚云身上,目光极其复杂。

    心中更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味道。

    干爷爷失踪几百年,如今以这样的方式归来,的确无法理解。

    最让人想不通的是,他居然称呼一个小辈为主人。

    而且听他的语气,楚云似乎还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哗!”

    听到狼王跟血煞教主的对话之后,全场哗然。

    有一些资格较老的,譬如宋南,他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存在。

    但是万万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出现。

    其他的围观武者,也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狼王的干爷爷,称呼楚云为主人,这下可真的有乐子看了。

    杨欣月遥遥望着血煞教主,美眸震撼。

    这老头,居然是自己父亲的干爷爷,自己爷爷的干爹!

    对于爷爷,杨欣月的印象算不上深刻,但却很清楚,他是一位极其强势的君王,说一不二。

    他的子孙,都对他非常惧怕。

    老爷子平生,对谁都是不假辞色,但唯独对一人毕恭毕敬。

    那人,就是他的干爹,一位人称血煞教主的魔头。

    血煞教主在北疆名气很大,是一位独来独往的强者,手持血煞之旗,纵横在三大王国之间。

    他为人不善也不恶,行事很是自由,不受任何约束。

    有一次,血煞教主偶然在万军从中救下杨猛性命。

    杨猛当时只是太子,还没有登基。

    血煞教主看他有些根骨,便传授他一些武技,当然只是率性而为之罢了。

    后来杨猛成为狼王,立刻拜血煞教主为干爹,跟太上王享受同等待遇。

    自那以后,血煞教主才算是在夜狼王国安定下来了。

    ……

    “咦,那是我佛门中人吗?”

    大和尚远远看到无心教主,事实上无心教主周身散发着浓郁的金光,照耀天地万物,想不注意到他都难。

    另外几名佛门和尚循声望去,目光扫过无心教主的脸庞后,一位年长的老和尚顿时如遭雷劈般愣在原地,嘴唇不停发抖。

    “普远师叔!”

    那年老的和尚突然大哭起来,泪水肆意滴落。

    这突然而来的哭号声,把大和尚吓了一跳:“师叔,你为何这般!”

    年老的和尚法号为乱丰,乃是金刚罗汉院的大金刚罗汉,地位颇高,战力也强悍无匹。

    论起身份地位,甚至还要在那些方丈之上。

    乱丰指着远处的无心教主,老泪纵横:“普远师叔,他就是普远师叔啊。曾经我还是一名小和尚的时候,普远师叔整日让我跟着他学习佛经,还亲自传授我金刚战身,各种为我指点迷津……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没有想过,还能跟普远师叔再度重逢……”

    “普远?”

    听到这个名字后,大和尚大吃一惊。

    金刚罗汉院的上一任大金刚罗汉,不就叫普远吗?

    然而他却在几百年前,因为一次意外的走火入魔,屠掉不少无辜生灵。

    从那以后,就销声匿迹了。

    因此,金刚罗汉院数百年内再没有册封任何大金刚罗汉,直到百年前乱丰的崛起,才重新坐上了这一位置。

    大金刚罗汉,是佛门最强的炼体僧人的名号,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尊称。

    普远失踪数百年,生死不知,如今为何会在这里?

    人群中,自然不乏一些见多识广的存在。

    “这不是曾经三目族的第一强者——卫奇吗?”

    “我刚才就觉得眼熟,只是没敢辨认……”

    “卫奇,几百年前三目族第一强者,北疆数得上名号的超级天才之一啊!”

    “对,那时都看好他将来能进入圣山,可谁料后来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以他的天赋,进入圣山绝对没问题,只可惜性格太过暴躁,一言不合就杀人。”

    不少北疆老一辈的强者,表情皆是震撼的讨论起来。

    他们经历过那个年代,自然清楚的知道当年的三目族有多么恐怖。

    甚至不亚于三大王国的存在!

    如果不是两百年前,圣雪峰出手打压了三目族几次,恐怕以三目族的实力,早就成立第四座王国了。

    “我没看错吧,这是翼族的霍飞!”

    “那是狂涛部落上一任族长,熊不战啊!”

    “这是……”

    围观的众多强者,要不是夜狼王国的将军,要不是来自其他几域的强者。

    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他们如今一个个大呼小叫,表情呆滞,显然思维已经被彻底颠覆了。

    站在楚云身后的那群人,没有一个是良善之辈,没有一个是无名之辈!

    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曾经的一方传奇,都创造过耀眼的辉煌。

    几百年前,他们就是站在太乾大陆顶端的那批强者,如今再度出现,勾起了不少人的心中回忆。

    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全部跟随楚云呢?

    楚云到底有什么值得跟随的地方?

    这些前辈,曾经都是桀骜之辈,瞧不起任何同级别强者。

    他一个小辈,凭什么能令这么多前辈心甘情愿的臣服,尊为主人?

    一位中域的强者突然一拍脑袋,大叫道:“我明白了,这些前辈大部分都是在跟慕容苍交过手后,便不知所踪。慕容苍是上一任九方炼狱塔的掌控者,一定是他利用手段将这些前辈囚禁起来了。如今楚云继承了九方炼狱塔,这些前辈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九方炼狱塔?”

    “九方炼狱塔!”

    狼王、宋南,以及一些其他四域的强者,都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恍然大悟。

    曾经为了镇压妖族而炼制的圣品灵兵九方炼狱塔,他们自然都有所耳闻。

    慕容苍凭借九方炼狱塔,差点颠覆了整个中域。

    没想到这圣品灵兵的继承者,正是眼前的楚云!

    现场的气氛,顿时陷入诡异之中。

    狼王表情复杂,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来面对这位小时候经常揍哭自己的干爷爷。

    最终还是宋南率先按捺不住,低声叫道:“狼王,楚云在边荒城嚣张肆虐,视规矩为无物,我们如果任凭他这般放肆却不能给予制裁,王国的脸面何存?”

    狼王轻咬牙关,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宋南啊宋南,你他吗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本王的干爷爷都站在楚云那边了,本王还能怎样?

    现在根本不是顾不顾及王国脸面的问题了,如果干爷爷当着众多强者的面,再来打本王的屁股,本王的脸面又将何存?

    更别说,楚云身后站着的不仅仅是血煞教主,还有一众的超级强者。

    毫不夸张的说,这群人要真的闹起来,整个北疆怕是都要掀翻天!

    王国脸面?

    我呸!

    还是先把本王自己的脸面顾好吧!

    “干爷爷,这事情……”

    狼王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正欲开口。

    宋南毕竟是自己的兄弟,四大新王之一的靠山王。

    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死了,自己无论如何都得给个交代。

    不然,岂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

    然而他话还没有出口,血煞教主就冷哼一声,一字一顿道:“看来你这小崽子,欠缺管教了啊!”

    狼王一个激灵,似乎想起了曾经被支配的恐惧,也顾不上三七二十一了,立刻改口道:“干爷爷这是什么话,本王的意思是,这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误会。这位楚……楚兄弟……”

    “楚兄弟?你连老子的便宜都敢沾!”

    血煞教主吹胡子瞪眼,瘦小的身躯仿佛隐藏着恐怖的力量,一怒之下,天穹都在颤抖。

    自己喊楚云为主人,这小崽子却叫兄弟,不是占便宜又是什么?

    狼王眼前一黑,满脸苦涩:“老祖,全都是误会……误会……”

    老祖!

    狼王居然称呼楚云为老祖!

    楚云满脸笑容,犹如清风拂面:“既然是误会,那么说清楚就好。”

    狼王脸都绿了,这可真是丢大人了啊!

    不过也还好,这位干爷爷总归没有再当众踹自己屁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