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家人团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如来!”

    唐皇表情有些苍白,小如来是魔佛宗的开拓者,不亚于如来的存在。

    在东洲,魔佛宗虽然没办法跟佛门相抗衡,但是比唐氏一族还是强多了。

    东洲那么大,佛门跟魔佛宗平分天下。

    而中域跟东洲差不多,唐氏一族充其量只能占到五分之一,甚至更少。

    两方对比起来觉得话,唐氏一族肯定是比不上中域的。

    没有想到的是,小如来居然是面前这只猴子的师父!

    世人皆知,小如来对徒弟的要求异常严格,如果天赋不能跟佛子抗衡,他是绝对不会要的。

    这猴子,以妖兽的身份,被小如来收为亲传弟子,更有这金羽保命,无论从何种角度,都能看出他对于魔佛宗的重要性。

    “想对楚云出手,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大圣呲牙咧嘴,满脸都是怒容,话语之中尽是坚决。

    一时间,唐皇陷入犹豫之中。

    幽影山势力庞大,唐皇深知就算自己扛下,也得付出想象不到的后果。

    如今倒好,又多了一个魔佛宗。

    唐皇哪怕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同时得罪两大势力。

    他甚至扪心自问,为了面子死撑,至于吗?

    楚云一只手按在梵音魔鼎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还有一重身份,是秘纹师工会的长老兼任副塔主,萧氏一族得罪了我,已经被断绝所有秘纹的供应。唐皇,我想你应该能分得清轻重缓急!”

    “你威胁我?”

    唐皇眼神一瞪,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好像是有万千神魔都在咆哮。

    在他身后更是衍生出多重幻影,每一重都带着无穷巨力,结合在一起,就像是星辰坠落,恐怖无边。

    楚云完全不受影响,冷声道:“我没有威胁你,这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你信或者不信,事情就是这样。”

    “嗤!嗤嗤!”

    随着楚云话音落下,旁边的梵音魔鼎疯狂炼化着唐克文的躯体。

    围观人群中,不乏一些唐克文的子辈,他们全都表情苍白,心底恐惧的很。

    恶魔,这小子简直就是恶魔!

    他说要屠杀唐克文一整脉,绝对做得到!

    这些人脑海中升起各种念头,最终还是脸色苍白如纸,无可奈何。

    面对这样的妖孽天才,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好,很好,少年英雄,不愧是少年英雄。我们唐界已经容不下你了!立刻给我滚,带着你的家族,滚出唐界!”

    唐皇青筋毕露,愤怒咆哮,声音就像是雷霆,响彻在虚空之中,震撼人心。

    “三日时间,自然会搬出唐界。”

    楚云虽然表面上没有波澜,但心中还是有些后怕的。

    虽说自己有幽影山的背景,大圣是小如来的徒弟,但如果唐皇被彻底惹怒,不顾一切出手的话,怕是自己这些人都要交代在这儿。

    好在,唐皇足够理性,知道自己跟唐克文那一脉仇深似海,是化解不开的死仇。

    他在深思熟虑后,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表面上,是让自己家族滚出唐界,实际上,这是他做出的抉择。

    是跟自己死磕到底,力保唐克文那一脉。

    还是丢点面子,把损失降到最低。

    在面对多重压力之下,唐皇服软了。

    只不过他虽然服软,但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哼。”

    唐皇脸色铁青,拂袖而去。

    他从来没有这般丢过面子,但是比起实际的东西,损失点面子实在不算什么。

    他有一肚子窝火的气,不知道该朝谁发。

    怪唐克文擅自做决定,公报私仇,可他已经死了。

    怪楚云太过嚣张,可他分明是占了理字。

    算来算去,这事情都算不出头绪,只能是当成吃了哑巴亏。

    “轰!”

    就在这时,梵音魔鼎中黑气冲天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柱,刺破天穹。。

    所有强者都凝神闭气,看着这一幕。

    黑光逐渐散去,只见一枚丹药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之中,散发着浓郁的气息。

    “极品丹药。”

    楚云看到这枚丹药之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果不其然,由羽化境强者血肉炼制而成的丹药,就是极品丹药。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克文血肉炼制而成的,但一些人眼中还是浮起一抹渴望,这可是极品丹药,谁不想要呢?

    “送你了。”

    楚云随手一扔,将这枚丹药扔给了大圣。

    大圣为了替自己挡下唐皇的一掌,连那根金羽都动用了,可以说底牌尽出,这枚丹药就当是给他的补偿了。

    “我在魔佛宗之时,资源匮乏,极品丹药可不多见。”

    大圣见状,喜出望外,毫不犹豫的将丹药扔入嘴中咀嚼起来。

    “咯吱。”

    丹药在口中咯吱作响,令不少强者见状,都感到有些牙酸。

    几口下去,大圣那强悍的体魄,将里面蕴含着的精纯灵气吸了个一干二净,丝毫都没剩下。

    “爽!”

    大圣大笑一声,自口中喷出一大团精纯灵气,压迫的虚空嗤嗤作响。

    “娘亲,我们先回去。”

    楚云看了一眼仍在昏迷中的父亲,开口说道。

    现在的楚城群龙无首,而父亲又昏迷了,必须由自己站出来主持局面。

    而且自己也答应唐皇,三日之内搬走,要立即着手准备。

    楚云抱起荆冉,王思蝶搀扶着楚天阔,朝着城中走去。

    这一战,看似是楚云胜了,不仅赢了跟唐皇的博弈,而且还将始作俑者唐克文给当众炼制成了丹药。

    放眼整个中域,都没人敢这般跟唐皇说话,唯独他楚云。

    但实际上,如果可以选择,楚云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家族子弟死伤上百,父亲重伤,冉姨身亡。

    这些代价,都很惨痛。

    望着几人的背影,无数强者长吁短叹,心中感慨万千。

    唐氏一族跟楚云,这下算是彻底闹翻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少主!”

    “少主!”

    楚城内,无数楚家族人都表情愤怒,双拳攥紧。

    他们都听到了楚云跟唐皇的对话,心中也有了心理准备。

    现在他们在等,等待着楚云的决定。

    “把库房丹药全部拿出给伤者治疗,其余没有受伤的人,立刻收拾家当。三日之内,我们离开唐界!”

    楚云话语不多,但字字句句都起到了振奋人心的效果,就像是给这些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是,少主!”

    众多族人闻言,立刻忙活起来。

    他们甚至都没有问离开唐界后去哪儿,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少主的命令就代表着一切。

    楚云带着王思蝶来到父亲的宫殿中,将荆冉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之上。

    “她就是荆冉么?”

    王思蝶若有所思,当初在幽影山上,她就听楚云提起过。

    “嗯,娘亲离开之后,父亲一直都没有再娶。冉姨穷追不舍好几年,才打动了父亲的心……”

    楚云的神情有些低沉,虽然王思蝶封住了楚天阔的记忆,但在脑海深处留下来的烙印可不是那么容易清除的。

    “我明白,我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只可惜。”

    王思蝶叹了一口气,虽然跟荆冉素未谋面,但看到这一幕心中还是有些复杂。

    “冉姨为家族付出很多,这些年一直都在操劳……”

    说着说着,楚云感觉鼻子有些酸,不由得闭上眼睛,声音冰冷道:“唐克文虽然死了,但我不会放过他那一脉,斩草就要除根!”

    “咳咳咳!”

    就在这时,楚天阔突然剧烈咳嗽一番,吐出了好几口血,喷洒在了王思蝶衣衫上。

    “天阔!”

    王思蝶见状,心中一动,立刻摸出一枚丹药,塞入楚天阔嘴里。

    “我……我这是死了么?”

    楚天阔声音嘶哑的睁开眼睛,头痛欲裂,浑身都像是被砸碎一样,提不起任何力气。

    睁开眼睛后,他正好看到楚云的脸庞:“云儿。”

    “父亲,娘亲回来了。”

    楚云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对楚天阔说道。

    “你娘?”

    楚天阔一怔,有些吃惊,旋即艰难的抬起头,跟王思蝶四目相对。

    王思蝶眼眶泛红,美丽的脸庞上有着几分疲累、几分憔悴。

    楚天阔张了张嘴,一刹那,脑海中那些被封印的记忆轰然涌现,就像是时间长河倒流,一切失去的记忆都在刹那回归。

    往日的一幕幕情景,犹如过电影般显现。

    不知不觉间,楚天阔眼圈通红,泪流满面。

    “蝶儿,你回来了。”

    楚天阔嘴唇蠕动,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其中却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情感,以及二十多年的压抑。

    如果不设身处地的话,很难想象这种离别重逢的情绪。

    “以前怪我,是我对不起你们父子,现在我回来了,回来了。”

    王思蝶抱住楚天阔,钻入他的怀中。

    楚云心中感慨万千,虽然晚了二十年,但一家人终究还是团聚了。

    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比一家人团聚,更美满的了。

    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荆冉的死。

    “冉儿……”

    楚天阔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立刻站起身来,表情焦急,左顾右盼。

    他脑海中仍在回味着,荆冉毫不犹豫冲来营救自己的画面。

    “父亲,冉姨在这里。”

    楚云闭上眼睛,于心不忍。

    楚天阔神情顿时僵住,如同泥雕木塑。

    作者拓跋流云说:今天五更,大家稍安勿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