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太他吗牛逼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幽影山,共有三人受到邀请函。

    王伯谦,王瑞图,以及楚云。

    得到此消息后,王伯谦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前去寻找楚云,然而却被告知楚云早在两日前就下山游历去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

    王伯谦皱了皱眉,楚云不在山上,想去找寻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大哥?”

    就在王伯谦要走的时候,远处走来一道身影,正是王瑞图。

    “瑞图,你也来了?”

    王伯谦挑了挑眉,王瑞图也来找楚云,意思非常明显。

    他也收到了邀请。

    “我这不是也为此事来找楚云的吗。”

    王瑞图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我也听说了,现在各处都在传这则消息,楚云的境地很是不妙。萧元坤所谓的英武宴,号称宴请所有年轻一辈的天骄,老一辈强者不能参与,看似合情合理,实际上完全就是针对楚云的一场阴谋!”

    “你果然也看出来了。”

    王伯谦点了点头,自己这位二弟一向孤僻,对修炼之外的事情不怎么上心,没想到他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本质。

    “楚云如果不去,定然会被千夫所指,冠以‘懦夫’‘怂货’的帽子。”

    王瑞图眼神中放出冷光:“萧元坤这一手,玩的妙啊!”

    先是将所有老一辈强者排除在外,形成规则。

    其次广邀所有年轻一辈的天骄,这是大势。

    这个时候,旁人便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对了。

    萧元坤可是请了所有天骄,怎么会是专门针对你一人呢?

    事实上,他们这些当局者,心中如同明镜一样。

    说白了,这就是阳谋。

    萧元坤的阳谋!

    你就算看穿我的伎俩,也没有办法,在舆论的压迫下,你不能不来。

    王伯谦沉默了一会,旋即开口道:“以楚云的性格,他不会不去,就算知道是陷阱,也会去的。”

    “如果不去,那就不是他了。”

    王瑞图无奈摊手:“所以我觉得,他需要我们的帮助,非常需要。”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真寻不到楚云,等宴会开启之日,我们便前去英武城,做好一切准备。”

    王伯谦的声音,越来越冷:“如果萧氏一族觉得我们幽影山好欺负,那就来试试看吧!”

    ……

    距离英武宴,只有三日时间了。

    这事情的热度一直拔高,已经成了无数武者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这个时期,如果谁不知道英武宴,那就真的太落伍了。

    有人猜测,萧元坤狼子野心,设下宴席就是专门等楚云自投罗网的。

    有人猜测,萧元坤只是单纯的想要报仇,连挑战都是光明正大,磊落的很。

    也有人说,萧元坤此举,是为了踩着楚云,登临年轻一辈第一人的位置。

    总之,各种猜测如同漫天飞舞的雪花,从未停过。

    大家猜测最多的是,楚云会不会赴宴。

    距离幽影山不远的一座城池中,各大酒楼全部爆满。

    “都说了,楚云很要面子,他把声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萧元坤都提出要跟他一对一决斗了,他能不去吗?”

    “对,他肯定去!”

    “我也觉的他会去,到时候我们去英武城看热闹,说不定能亲眼目睹一场天骄之战呢!”

    几名武者端着喝酒的碗,大声说笑着。

    在他邻桌,有人反驳道:“这明摆着是萧氏一族针对楚云的陷阱,怎么能去呢?”

    “萧氏一族跟楚云有着血海深仇,这次英武宴难道还能是单纯的喝酒论道?”

    “对啊,楚云一到,不杀起来都算是好事了!”

    “胡说八道,萧元坤的名声毕竟在那里摆着,说了一对一就是一对一。他如果敢违反自己定下的规矩,世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一位大汉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

    “呵呵,萧氏一族的人品能好到哪去,萧天辰当初就是想杀楚云全家,被提前反杀了。”

    酒楼之中,也有许多看不爽萧氏一族的武者,冷笑不已。

    “我倒认为,萧元坤不仅不会耍阴招,反而会跟楚云公平的打上一场,把新仇旧账一起算!”

    “不错,没有老一辈强者参与,他俩谁实力强,谁就说了算。”

    “你他吗可别扯了,楚云前几日刚把萧氏一族的秘纹供应给断了,你跟我讲萧元坤他不在意?”

    “对啊,他恨不得把楚云生吞活剥!”

    争论再起。

    这些人争论的很是激烈,全然没有发觉,他们谈论的“楚云”就在这儿。

    酒楼的角落里,静静坐着三人。

    楚云端着酒碗,嘴角洋溢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在他手中,把玩着一张流金雕刻的邀请函。

    大圣喝了两碗酒后,有些飘飘然,舌头也大了起来:“楚……楚云,我跟你说,这就是陷阱,你……你可不能去,你万一死在里面,她该找谁交配去啊?”

    说完,大圣还特意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易离离,眼神中带着几分醉意,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易离离有些恼怒,抬手射出一道灵气,尖刺一般刺入大圣手腕上。

    “哎哟。”

    大圣吃痛,手中的酒碗一下摔了个粉碎。

    不过酒楼实在太嘈乱,这点小插曲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楚云将酒碗放下之后,吐出一口酒气道:“当日萧瑟朗邀我前去赴宴之时,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他们到处传着消息,打着年轻一辈天骄聚会的名头,用舆论的压力来逼迫我,让我不得不去,否则就是怂货,就是废物,就是没种……”

    易离离美眸之中,露出一抹担忧:“正因为如此,你才不能去啊。”

    “不。”

    楚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伸手一把抓起酒坛,朝着嘴里灌了好几口,这才擦了擦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去!”

    “啊,你这是疯了?”

    易离离大吃一惊,伸手想要夺过楚云的酒坛:“别喝了,你都开始说胡话了。”

    楚云微微一笑:“我没有说胡话,萧元坤这般自信,想跟我一对一的单挑,我自然不会不答应!”

    “楚云,他表面上说是一对一,实际上……实际上他肯定会有埋伏的,萧氏一族都是阴险狡诈的小人,都不用萧皇出手,萧家随便几名长老在那里埋伏,你都会有生命危险!”

    大圣有些焦急,说话口齿不清。

    “恰恰相反,萧元坤的确在引我过去,但他绝不会请老一辈强者出手。”

    楚云面带微笑着分析道:“舆论是一把双刃剑,萧元坤立下各种规矩,既威胁了我,也限制了他。如果真请来老一辈强者埋伏我,那萧氏一族的名声将会彻底烂掉,没人会跟出尔反尔的家族打交道,以后的萧氏一族将会在中域被千夫所指,万众唾弃,遭到排挤,寸步难行!”

    “话是这么说,但万一他们真的豁出去呢?”

    易离离还是不放心,这种事情要拿性命去赌,实在不放心。

    “你不懂,我必须得去,我如果不去,诸多名头便会落在我身上。”

    楚云收起笑容,淡然一笑:“虽然我还未跟萧元坤打过交道,但这是一个心思细腻且可怕的家伙!”

    “咕嘟咕嘟!”

    接着,楚云又灌了自己几大口酒。

    好像真的有些喝醉了,只见楚云猛地扔掉酒坛,大笑道:“萧氏一族费尽心思,不就是想逼我过去吗。好,那我不仅要去,还要把萧元坤打到满地找牙。我要让英武宴,成为他们从今以后羞于启齿的耻辱!我要让楚云这个名字,成为他们一生的梦魇!”

    或许是这番声音太大了,整个酒楼转瞬间陷入宁静。

    不少人都将目光投来这里,很是震撼。

    楚云站在那儿,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尚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一旁的易离离,很是尴尬的坐着,无奈只能绷起俏脸,故作冷漠。

    大圣也傻眼了,左看看,右看看,到处都是激动欣喜的目光。

    “这……这不是楚云吗?”

    有一位武者猛地跳起来,激动的脸庞通红。

    “楚云,没错,他就是楚云啊!”

    “你……你们听到他刚才说了什么没有,他说要把萧元坤打的满地找牙!”

    “哈哈哈哈哈哈,太刺激了,楚云应战了!”

    “我就说嘛,楚云可不怂,面对挑衅,有求必应。”

    那些武者在短暂的沉寂过后,猛然爆发出巨大的呼声。

    作为局外人,谁胜谁负他们并不关心,只想单纯的看热闹。

    眼看距离英武宴只有三天了,楚云始终没有站出来表态,这让他们这些看热闹的,心中很是焦急。

    你说你到底应不应啊,好歹给个准话!

    没想到,楚云恰好就在这里喝酒,而且当众应下了这次挑战。

    还扬言,要让英武宴成为萧氏一族从今以后羞于启齿的耻辱!要让自己成为他们一生的梦魇!

    当众挑衅萧氏一族,这已经不是楚云第一次做了。

    但无论哪一次,都没有这次来的过瘾。

    太嚣张了,太张狂了,太霸道了,太……他吗牛逼了!

    在万众瞩目,万众期待之下,楚云不仅应战了,还是以这么嚣张跋扈的口气应的。

    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