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我还是空手好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子,你找杀!”

    萧元坤表情狰狞不已,楚云这番话让他尤其不能忍受。

    作为萧氏一族的大少爷,同时是天赋最强之人,从来都是他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这么对他了?

    这次英武宴,原本就是为楚云所设,目的是想把他尽早扼杀,以免成长起来会形成威胁。

    结果这小子反倒拖着棺材来了,简直就是嚣张到没有极限!

    “出来打吧,在这里施展不开。”

    楚云淡然一笑,转身走出英武楼。

    萧元坤紧随其后,身影暴掠而起,朝着楚云的身影杀去。

    “大哥,杀了这小子!”

    萧聪气急败坏,咬牙切齿。

    禹飞尘眉头一挑,也跟着赶出英武楼。

    紧接着,大量天骄都坐不住了,全都起身走了出去,这种程度的战斗他们自然不想错过。

    虚空之上,楚云跟萧元坤相隔百米,两股恐怖杀机升腾而起,互相碾压着。

    楚云嘴角挂着淡然笑意,他比起当初打败罗晓之时,要强了不少。

    境界的提升,至尊战魂的升级,加上圣品狂暴战纹在身……先前说要挑战他们所有人,并非狂言。

    “记住你先前说的话,生死不论。”

    楚云面无表情,周身杀气快速弥漫开来,整方天地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冰寒彻骨。

    “是又如何!”

    萧元坤咆哮一声,祭出武魂,那是一杆天级五品的毛笔,闪烁着灿烂金光。

    “这是金墨笔,很恐怖的武魂,能够画出各种攻势,防不胜防。”

    看到金墨笔后,唐紫仙高声提醒道。

    楚云点头,随后笑道:“无论今日有什么手段,他都必死无疑!”

    “刷!”

    萧元坤率先出手,他手中握住金墨笔,在空中一横一竖画出十字。

    那十字形成之后,如同利刃,气浪逼人,隔空朝着楚云斩去。

    楚云毫不畏惧,手臂一探,拳头攥紧,绽放出来的力道震撼天地。

    只见天空轻而易举被打碎,灵气就像是熊熊火焰一样燃烧着。

    这一拳强悍无边,似要阻断天与地的联系,打的星空都在动荡。

    “嗤!”

    金墨笔画出的十字斩被一拳击碎,拳势丝毫不减,砸向萧元坤的身躯。

    萧元坤微微吃惊,手臂飞舞,在虚空中画出一道屏障,才将这一拳堪堪挡下。

    “咔嚓。”

    屏障破碎大半,只剩余一小部分还在闪烁。

    屏障后方的萧元坤,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抹震撼之意。

    哪怕有屏障格挡,自己仍然被这股冲劲伤到了。

    这小子,难道是蛮子不成,为何力气大到这种地步?

    “快看,战斗开始了!”

    “这一拳好强,哪怕我再强十倍都挡不住。”

    “还是离远一些好,以免被波及。”

    英武城前来观战的那些武者兴奋至极,一个个飞在天穹之上,激动的看着热闹。

    楚云跟萧元坤的战斗,可谓是同年龄段最强之人的战斗,平时就算想看都看不着呢。

    一刹那,城中至少有万人腾飞而起,远远站在虚空之上观战。

    空中密密麻麻,全是武者。

    萧元坤爆喝一声,屈指一弹,正好弹在金墨笔的笔杆之上。

    那笔杆爆发出一道巨力,透穿虚空,刺向楚云的面门。

    楚云眼中冷芒闪烁,杀意如龙,抬手便是一拳:“崩天造化拳!”

    随着一股蛮荒之气散出,虚空之上大片龟纹肆虐扩张,灵气化做可怕荡漾的波纹扩散向四面八方。

    “轰!”

    萧元坤那一击还未飞出百米,便被这一拳直接砸了回来,轰隆巨响,连同萧元坤的身躯,全部飞向千米之外。

    只见他挥出的攻伐被打裂,头脑一阵发昏,撞破身后大片的天空,模样很是狼狈。

    “这……这才两招,萧元坤就接不住了?”

    “有点假啊,萧元坤这是在演戏吗!”

    “别扯淡了,这可是生死之战,换你上去你会演戏吗?”

    不少武者窃窃私语,这样的结果,他们谁都没有料到。

    “这小子太弱了吧。”

    大圣扛着几个棺材,撇了撇嘴道:“楚云小子还没怎么用力呢,他就不行了。”

    易离离表情严肃道:“不能小瞧萧元坤,他名声可不小,能被称为天赋第一人,可不仅仅只有这点本事!”

    “放心,我大哥的真正本事还没施展呢,先容这小子得意一会。”

    萧聪对此倒不担心,反而冷笑连连。

    忽然远方天际涌起大片金色光辉,就如同浪潮在翻滚,惊涛骇浪般的滂沱压力将诸天压碎,冲击的天地精气嗤嗤作响。

    萧元坤浑身被金光覆盖,就像是金色战甲一般,将浑身全部护住,说不出的威风凛凛。

    只见他手中的金墨笔长了一倍有余,握在手中,居然像是一把金色光剑。

    如今的萧元坤,脸上带着冰冷的狞笑,卷土重来。

    “听说你对刀剑很有研究,并且融合了刀剑之意,让我瞧瞧!”

    萧元坤将金墨笔当成长剑,反手刺出。

    看似简陋的一招,实际上蕴含着三十六种变化,长剑尽头闪烁着森然之意,连虚空都被轻易洞穿。

    在萧元坤身后,浓郁的剑意像是潮水一般扩散而出,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更加神武。

    他的武魂分明是金墨笔,然而此刻却能施展出剑意!

    也就是说,他把金墨笔当成法剑,练出了剑意!

    楚云一惊,有些震撼。

    他见过不少天姿绰约的对手,倒是没有一人能像是萧元坤这样,冲破武魂本身束缚的。

    分明是一支笔,却以此练出剑意,这在以前是闻所未闻的奇迹!

    “剑意!”

    “他居然是一名剑客。”

    “不对啊,他的武魂不是一杆笔吗?”

    无数天骄全都变色,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心底尽是震撼。

    面对这一剑,楚云胸腔之中豪情万丈,即使你变化多端又如何,在我面前还不是死路一条。

    楚云反手将水月剑握住,不由得冷笑道:“既然你想比拼剑意,那我就单纯以剑意对你!”

    话音落下之后,楚云手中的剑光暴涨几分,形成各种剑气。

    “咻咻咻!”

    单纯的剑气,涌出体外,迎向萧元坤。

    不得不说,萧元坤对于剑意的理解,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他的剑,看似朴素,实际上蕴含多种变化,每一种变化都能带来无限可能,多种变化交织在一起,让人防不胜防。

    可以说他将金墨笔化成剑后,也足矣跻身太乾大陆顶尖剑客之列。

    哪怕碰到以剑入道的老一辈强者,他都可以不惧。

    只可惜,今日他遇到了楚云。

    楚云修炼大衍刀剑术,在意的造诣上,不仅远超萧元坤,而且远超太乾大陆所有人。

    跟楚云比拼刀意剑意,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楚云这几剑,就像是针线一样,在天地间勾勒出优美的山水之画。

    他将在大衍刀剑术里的所有感悟融入剑中,可以说在这一刻,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人!

    “变!”

    萧元坤大喝一声,剑气主动产生变化,剑光不仅速度加快,而且威力暴涨。

    这是他激发所有剑意之后,威力最强的一招!

    两人剑法碰撞在一起,剑气就像是倾盆暴雨,轰轰落下。

    数不尽的精气将两人同时淹没,只见萧元坤蕴含多种变化的剑气在刹那间崩溃,陡然释放出无穷的能量气息,朝外炸去。

    “轰!”

    一声巨响,楚云后退数步,负剑而立。

    他的表情毫无变化,因为以大衍刀剑术去跟对方比拼,胜了根本就不值得兴奋。

    一道黑影从气浪中飞出,连续在空中摔了好几次,每一次都将虚空冲碎。

    萧元坤身上中了好几股力道,每股力道爆发出来后,都会将他的身躯弹飞。

    只见他的身躯在虚空中不断翻滚,连续砸了几十次,这才堪堪停下。

    “噗!”

    萧元坤站定身形后,还未有任何表情,先痛苦的吐出一口鲜血。

    他浑身上下的金色战意碎掉,衣衫褴褛,身上无数剑伤炸裂,各种伤痕触目惊心,血肉模糊。

    “我……在剑意上,居然败给了你!”

    萧元坤显然很是不服气,他瞳孔暴睁,怒不可遏。

    可以说,他从没有想过这种结局。

    萧元坤性格很傲,以金墨笔作剑修出剑意后,他便有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尤其在剑意方面,他感觉自己已经臻至化境,整个太乾大陆无人是对手。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自信的跟楚云比拼剑意。

    没想到,败的一塌糊涂。

    “很不服吗?”

    楚云淡然一笑,旋即摇头道:“刚才那只是单纯的剑意罢了,我还没有施展出刀意,更没有施展出刀剑之意。也就是说,我只用了三成不到的领悟,就破掉了你毕生的骄傲,你没什么可不甘心的。”

    “噗!”

    听到楚云的讥讽之后,萧元坤脸庞快速变色,张口又吐了鲜血。

    “你的境界,还没有强到碾压我的程度,凭借着三脚猫的剑法,就敢对我叫嚣,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

    楚云收起水月剑,故作大度道:“用刀用剑都算我欺负你,我还是空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